思益梵天所問經卷第三

    姚秦龜茲國三藏鳩摩羅什譯

  談論品第七(丹菩薩無二品第十二)

爾時思益梵天白佛言。世尊。是文殊師利法王子在此大會而無所說。佛即告文殊師利。汝於此會所說法中可少說之。文殊師利白佛言。世尊。佛所得法寧可識不。佛言。不可識也。世尊。是法可說可演可論不。佛言。不可說。不可演。不可論。世尊。若是法不可說。不可演。不可論者。則不可示。爾時思益梵天謂文殊師利。汝不為眾生演說法乎。文殊師利言。梵天。法性中有二相耶。梵天言。無也。文殊師利言。一切法不入法性耶。梵天言然。文殊師利言。若法性是不二相。一切法入法性中。云何。當為眾生說法。梵天言。頗有說法亦無二耶。文殊師利言。若決定得說者聽者。可有說法。亦無有二。文殊師利。如來不說法耶。文殊師利言。佛雖說法不以二相。何以故。如來性無二故。雖有所說而無二也。梵天言。若一切法無二。其誰為二。文殊師利言。凡起貪著我故分別二耳。不二者法性終不為二。雖種種分別為二。然其實際無有二相。梵天言。云何識無二法。文殊師利言。若無二可識則非無二。所以者何。無二相者不可識也。梵天。二即是識業。不可識法佛所說也。是法不爾如所說。何以故。是法無文字故。文殊師利。佛所說法終何所至。文殊師利言。佛所說法至無所至。梵天言。佛所說法不至涅槃耶。文殊師利言。涅槃中可得至耶。梵天言。涅槃無來處。無至處。文殊師利言。如是佛所說法至無所至。梵天言。是法誰聽。答言。如所說。梵天言。云何如所說。答言。如不識不聞梵天言。誰能聽如來如是法。答言。不漏六塵者。梵天言。誰能知是法。答言無識。無分別。無諍訟者。梵天言。云何比丘名多諍訟。答言。是好是惡此名諍訟。是理是非理此名諍訟。是垢是淨此名諍訟。是善是不善此名諍訟。是持戒是毀戒此名諍訟。是應作是不應作此名諍訟。以是法得道。以是法得果此名諍訟。梵天。若於法中有高下心貪著取受。皆是諍訟。佛所說法無有諍訟。梵天。樂戲論者無不諍訟。樂諍訟者無沙門法。樂沙門法者。無有妄想貪著。梵天言。云何比丘隨佛語隨佛教。答言。若比丘稱讚毀辱其心不動。是名隨佛教。若比丘不隨文字語言。是名隨佛語。又比丘滅一切諸相。是名隨佛教。不違於義。是名隨佛語。若比丘守護於法。是名隨佛教。不違佛語。是名隨佛語。梵天言。云何比丘能守護法。答言。若比丘不逆平等。不壞法性。是名能守護法。梵天言。云何比丘親近於佛。答言。若比丘於諸法中。不見有法若近若遠。是名親近於佛。梵天言。云何比丘給侍於佛。答言。若比丘身口意無所作。是名給侍於佛。梵天言。誰能供養佛。答言。若不起福業。不起無動業者。梵天言。誰能見佛。答言。若不著肉眼。不著天眼。不著慧眼。是名能見佛。梵天言。誰能見法。答言。不逆諸因緣法者。梵天言。誰能順見諸因緣法。答言。不起平等。不見平等所生相者。梵天言。誰得真智。答言。不生不滅諸漏者。梵天言。誰能隨學如來。答言。不起不受不取不捨諸法者。梵天言。誰名正行。答言。不墮三界者。梵天言。誰為善人答言。不受後身者。梵天言。誰為樂人。答言。無我無我所者。梵天言。誰為得脫。答言。不壞縛者。梵天言。誰為得度。答言。不住生死不住涅槃者。梵天言。漏盡比丘盡何事耶。答言。若有所盡不名漏盡。知諸漏空相隨如是知。名為漏盡。梵天言。誰為實語。答言。離諸言論道者。梵天言。誰為入道。答言。凡夫有入聖道行者。知一切有為法無所從來無所從去。則為入道。梵天言。誰能見聖諦。答言。無有見聖諦者。所以者何。隨所有見皆為虛妄。無所見者乃名見諦。梵天言。不見何法名為見諦。答言。不見一切諸見名為見諦。梵天言。是諦當於何求答言。當於四顛倒中求。梵天言。何故作如是說。答言。求四顛倒。不得淨。不得常。不得樂。不得我。若不得淨是即不淨。若不得常是即無常。若不得樂是即為苦。若不得我是即無我。梵天一切法空無我。是為聖諦。若能如是求諦。是人不見苦。不斷集。不證滅。不修道。梵天言。云何名修道。答言。若不分別是法是非法。離於二相。名為修道。以是道求一切法不得。是名為道。是道不令人離生死至涅槃。所以者何。不離不至乃名聖道

爾時有摩訶羅梵天子。名曰等行。問文殊師利。何謂優婆塞歸依佛歸依法歸依僧。答言。優婆塞。不起二見。不起我見不起彼見。不起我見不起佛見。不起我見不起法見。不起我見不起僧見。是名歸依佛歸依法歸依僧。又優婆塞。不以色見佛。不以受想行識見佛。是名歸依佛。優婆塞。於法無所分別。亦不行非法。是名歸依法。若優婆塞。不離有為法。見無為法。不離無為法見有為法。是名歸依僧。又優婆塞。不得佛。不得法。不得僧。是名歸依佛歸依法歸依僧

爾時等行菩薩問文殊師利言。是諸菩薩發菩提心者。為趣何所。答曰。趣於虛空。所以者何。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同虛空故。等行言。云何菩薩名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答言。若菩薩知一切發非發。一切法非法。一切眾生非眾生。是名菩薩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爾時等行菩薩白佛言。世尊。所言菩薩。菩薩者。為何謂耶。佛言。善男子。若菩薩於邪定眾生發大悲心。於正定眾生不見殊異。故言菩薩。所以者何。菩薩不為正定眾生。不為不定眾生故發心。但為度邪定眾生故。而起大悲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故言菩薩

(爾時等行菩薩白佛言下丹為名字義品第十三)爾時菩提菩薩白佛言。世尊。我等亦樂說所以為菩薩。佛言便說。菩提菩薩言。譬如男子女人受一日戒無毀無缺。若菩薩如是從初發心。乃至成佛。於其中間常修淨行。是名菩薩。堅意菩薩言。若菩薩成就深固慈心。是名菩薩。度眾生菩薩言。譬如橋船渡人不倦無有分別。若心如是。是名菩薩。斷惡道菩薩言。若菩薩於諸佛國投足之處。即時一切惡道皆滅。是名菩薩。觀世音菩薩言。若菩薩眾生見者。即時畢定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又稱其名者得免眾苦。是名菩薩。得大勢菩薩言。若菩薩所投足處。震動三千大千世界及魔宮殿。是名菩薩。無疲倦菩薩言。若琲e沙等劫為一日一夜。以是三十日為一月。十二月為歲。以是歲數。若過百千萬億劫。得值一佛。如是於琲e沙等佛所行諸梵行修集功德。然後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記。心不休息無有疲倦。是名菩薩。導師菩薩言。若菩薩於墮邪道眾生生大悲心。令入正道不求恩報。是名菩薩。須彌山菩薩言。若菩薩於一切法無所分別。如須彌山一於眾色。是名菩薩。那羅延菩薩言。若菩薩不為一切煩惱所壞。是名菩薩。心力菩薩言。若菩薩以心思惟一切諸法。無有錯謬。是名菩薩。師子遊步自在菩薩言。若菩薩於諸論中。不怖不畏得深法忍。能使一切外道怖畏。是名菩薩。不可思議菩薩言。若菩薩知心相不可思議。無所思惟分別。是名菩薩。善寂天子言。若菩薩能於一切天宮中生。而無所染。亦不得是無染之法。是名菩薩。實語菩薩言。若菩薩有所發言常以真實。乃至夢中亦無妄語。是名菩薩。喜見菩薩言。若菩薩能見一切色皆是佛色。是名菩薩。常慘菩薩言。若菩薩見墮生死眾生。其心不樂世間諸樂。欲自度己身。亦度眾生。是名菩薩。心無礙菩薩言。若菩薩於一切煩惱眾魔而不瞋礙。是名菩薩。常喜根菩薩言。若菩薩常以善根自滿其願。亦滿他願。所作皆辦。是名菩薩。散疑女菩薩言。若菩薩於一切法中不生疑悔。是名菩薩。師子童女菩薩言。若菩薩無男法無女法。而現種種色身。為成就眾生故。是名菩薩。寶女菩薩言。若菩薩於諸寶中不生愛樂。但樂三寶。是名菩薩。毘舍佉達多優婆夷言。若菩薩有所得者則無菩提。若不得一切法。不生一切法。不滅一切法。是名菩薩。跋陀婆羅居士言。若菩薩眾生聞其名者。畢定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名菩薩。寶月童子言。若菩薩常修童子梵行。乃至不以心念五欲。何況身受。是名菩薩。忉利天子。曼陀羅花香菩薩言。若菩薩持戒熏心。常流諸善法香不流餘香。是名菩薩。作喜菩薩言。若菩薩喜樂三法。謂供養佛演說法教化眾生。是名菩薩。思益梵天言。若菩薩所見之法皆是佛法。是名菩薩。彌勒菩薩言。若菩薩眾生見者。即得慈心三昧。是名菩薩。文殊師利法王子言。若菩薩雖說諸法而不起法相。不起非法相。是名菩薩。網明菩薩言。若菩薩光明能滅一切眾生煩惱。是名菩薩。普花菩薩言。若菩薩見諸如來滿十方世界。如林花敷是名菩薩。如是諸菩薩各各隨所樂說已

爾時佛告等行菩薩。若菩薩能代一切眾生受諸苦惱。亦復能捨一切福事與諸眾生。是名菩薩

  論寂品第八

爾時思益梵天問等行菩薩言。善男子。汝今以何行為行。答言。我以隨一切有為法眾生行為行。又問。隨一切有為法眾生。以何為行。答言。諸佛所行。是隨一切有為法眾生行也。又問。諸佛以何為行。答言。諸佛以第一義空為行。又問。凡夫所行諸佛亦以是行。有何差別。等行言。汝欲令空中有差別耶。答言不也。等行言。如來不說一切法空耶。答言然。是故梵天。一切法無有差別。是諸行相亦復如是。所以者何。如來不說諸法有差別也

爾時思益梵天問文殊師利言。所言行行為何謂耶。答言。於諸行中有四梵行。是名行處行。若人離四梵行。不名行處行。能行四梵行是名行處行。梵天若人成就四梵行。雖於空閑曠野中行。是名行處行。若不成就四梵行。雖於樓殿堂閣金銀床榻妙好被褥於此中行。不名行處行。亦復不能善知行處相。又問。菩薩以何行知見清淨。答言。於諸行中能淨我見。又問。若得我實性。即得實知見耶。答言然。若見我實性。即是實知見。譬如國王典金藏人因已出用知餘在者。如是因知我實性故。得實知見。又問。云何得我實性。答言。若得無我法。所以者何。我畢竟無根本。無決定故。若能如是知者。是名得我實性。又問。如我解文殊師利所說義。以見我故即是見佛。所以者何。我性即是佛性。文殊師利。誰能見佛。答言。不壞我見者。所以者何。我見即是法見。以法見能見佛。又問。頗有無所行名為正行耶。答言有。若不行一切有為法。是名正行。又問。云何行名為正行。答言。若不為見故行。不為斷。不為證。不為修故行。是名正行。又問。慧眼為見何法。答言。若有所見不名慧眼。慧眼不見有為法不見無為法。所以者何。有為法皆虛妄分別。無虛妄分別。是名慧眼。無為法空無所有。過諸眼道。是故慧眼亦不見無為法。又問。頗有因緣正行比丘不得道果耶。答言有。正行中無道無果無行無得。無有得果差別。梵天。無所得故乃名為得。若有所得。當知是為增上慢人。正行者無增上慢。無增上慢則無行無得。又問。得何法故名為得道。文殊師利言。若法不自生不他生。亦不眾緣生。從本已來常無有生。得是法故說名得道。又問。若法不生為何所得。答言。若知法不生即名為得。是故。佛說若見諸有為法不生相。即入正位。又問。何等名為正位。答言。我及涅槃等不作二。是名正位。又行平等故。名為正位。以平等出諸苦惱故。名為正位。入了義中故。名為正位。除一切憶念故。名為正位。爾時世尊讚文殊師利言。善哉善哉。快說此言。誠如所說。說是法時。七千比丘不受諸法漏盡心得解脫。三萬二千諸天遠塵離垢得法眼淨。十千人離欲得定。二百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五百菩薩得無生法忍

爾時思益梵天白佛言。世尊。是文殊師利法王子。能作佛事大饒益眾生。文殊師利言。佛出於世。不為益法故出。不為損法故出。梵天言。佛豈不滅度無量眾生。仁者亦不利益無量眾生耶。文殊師利言。汝欲於無眾生中得眾生耶。答言不也。梵天。汝欲得眾生決定相耶。答言不也。梵天。汝欲得諸佛有出生相於世間耶。答言不也。梵天。何等是眾生為佛所滅度者。梵天言。如仁所說義。無生死無涅槃。文殊師利言。如是。諸佛世尊。不得生死不得涅槃。佛諸弟子得解脫者。亦不得生死不得涅槃。所以者何。是涅槃是生死。但假名字有言說耳。實無生死往來滅盡得涅槃。又問。誰能信是法耶。答言。於諸法中無貪著者。又問。若貪著者於何貪著。答言。貪著虛妄。梵天。若貪著是實者終無增上慢人。以貪著虛妄故。行者知之而不貪著。若不貪著則無有流。若無有流則無往來生死。若無往來生死是則滅度。又問。何故說言滅度。答言。滅度者。名為眾緣不和合。若無明不和合諸行因緣。則不起諸行。若不起諸行。是名為滅。不起相是畢竟滅。得是道故則無生處。如是名為四聖諦

(爾時下丹為如來二事品第五)爾時等行菩薩謂文殊師利言。如汝所說皆為真實答言。一切言說皆為真實。又問。虛妄言說亦真實耶。答言。如是。所以者何。是諸言說皆為虛妄。無處無方。若法皆虛妄。無處無方。是故一切言說皆是真實。善男子。提婆達語。如來語。無異無別。所以者何。一切言說。皆是如來言說。不出如故。一切言說有所說事。皆以無所說故。得有所說。是故一切言說皆等。文字同故。文字無念故。文字空故。等行言。如來不說凡夫語言賢聖語言耶。文殊師利言然。以文字說凡夫語言。亦以文字說賢聖語言。如是善男子。諸文字有分別是凡夫言說是賢聖言說耶。等行答言。不也。文殊師利言。如諸文字無分別。一切賢聖亦無分別。是故賢聖無有言說。所以者何。賢聖不以文字相。不以眾生相。不以法相。有所說也。譬如鍾鼓眾緣和合而有音聲。是諸鍾鼓亦無分別。如是諸賢聖善知眾因緣故。於諸言說無貪無礙。等行言。如佛所說。汝等集會當行二事。若說法若聖默然。何謂說法。何謂聖默然。答言。若說法不違佛。不違法。不違僧。是名說法。若知法即是佛。離相即是法。無為即是僧。是名聖默然。又善男子。因四念處有所說。名為說法。於一切法無所憶念。名聖默然。因四正勤有所說。名為說法。以諸法等不作等不作不等。名聖默然。因四如意足有所說。名為說法。若不起身心名聖默然。因五根五力有所說。名為說法。若不隨他語有所信。為不取不捨故。分別諸法一心安住。無念念中解一切法。常定性斷一切戲論慧。名聖默然。因七菩提分有所說。名為說法。若常行捨心無所分別。無增無減。名聖默然。因八聖道分有所說。名為說法。若知說法相如筏喻。不依法。不依非法。名聖默然。善男子。於是三十七助道法。若能開解演說。名為說法。若身證是法。亦不離身見法。亦不離法見身。於是觀中不見二相不見不二相。如是現前知見而亦不見。名聖默然。又善男子。若不妄想著我。不妄想著彼。不妄想著法有所說。名為說法。若至不可說相。能離一切言說音聲。得不動處入離相心。名聖默然。又善男子。若知一切眾生諸根利鈍。而教誨之。名為說法。常入於定心不散亂。名聖默然。等行言。如我解文殊師利所說義。一切聲聞辟支佛無有說法。亦無聖默然。所以者何。不能了知一切眾生諸根利鈍。亦復不能常在於定。文殊師利。若有真實問。何等是世間說法者。何等是世間聖默然者。則當為說諸佛是也。所以者何。諸佛善能分別一切眾生諸根利鈍。亦常在定。佛告文殊師利。如是如是。如等行所說。唯諸佛如來有此二法

爾時須菩提白佛言。世尊。我親從佛聞。汝等集曾當行二事。若說法。若聖默然。世尊。若聲聞不能行者。云何如來敕諸比丘行此二事。佛告須菩提。於汝意云何。若聲聞不從他聞。能說法能聖默然不。須菩提言。不也。須菩提。是故當知一切聲聞辟支佛。無有說法無聖默然。爾時文殊師利謂須菩提言。長老須菩提。如來了知眾生八萬四千行。汝於此中有智慧。能隨其所應為說法不。答言不也。今須菩提。能入觀一切眾生心三昧。住是三昧。通達一切眾生心心所行。自心他心無所妨礙不。答言不也。須菩提。如來於眾生八萬四千行。隨其所應為說法藥。又常住定平等相中。心不動搖。而通達一切眾生心心所行。須菩提。是故當知。一切聲聞辟支佛不及此事。須菩提。或有眾生多婬欲者。以觀淨得解脫。不以不淨。唯佛能知。或有眾生多瞋恚者。以觀過得解脫。不以慈心。唯佛能知。或有眾生多愚癡者。以不共語得解脫。不以說法。唯佛能知。或有眾生等分行者。不以觀淨不以不淨。不以觀過不以慈心。不以不共語。不以說法得解脫者。隨其根性以諸法平等。而為說法使得解脫。唯佛能知。是故如來。於諸說法人中為最第一。禪定人中亦最第一。爾時須菩提問文殊師利。若聲聞辟支佛不能如是說法。不能如是聖默然者。諸菩薩有成就如是功德。能說法能聖默然不。答言。唯佛當知。於是佛告須菩提。有三昧名入一切語言心不散亂。若菩薩成就此三昧皆得是功德。爾時文殊師利謂等行菩薩。善男子。為眾生八萬四千行故。說八萬四千法藏。名為說法。常在一切滅受想行定中。名聖默然。善男子。我若一劫。若減一劫。能說是義。是名說法相。是聖默然相。猶不能盡。於是佛告等行菩薩。善男子。乃往過去無量無邊不可思議阿僧祇劫。時世有佛。號曰普光。劫曰名聞。國名喜見。彼國嚴淨。豐樂安隱天人熾盛。其地皆以眾寶莊嚴。柔軟細滑。生寶蓮花一切香樹。充滿其中常出妙香。善男子。喜見國土有四百億四天下。一一天下縱廣八萬四千由旬。其中諸城縱廣一由旬。皆以眾寶校飾。一一城者有一萬五千聚落村邑。而圍遶之。一一聚落村邑無量百千人眾充滿其中。彼時人民所見色像。心皆喜悅無可憎惡。亦悉皆得念佛三昧。是以國土名曰喜見。若他方世界諸來菩薩皆得快樂。餘國不爾。善男子。其普光佛。以三乘法為弟子說。亦多樂說如是法音。汝等比丘當行二事。若說法。若聖默然。善男子。爾時上方醫王佛土。有二菩薩。一名無盡意。二名益意。來詣普光佛所。頭面禮足。右遶三匝。恭敬合掌。卻住一面。時普光佛。為二菩薩廣說淨明三昧。所以名曰淨明三昧者。若菩薩入是三昧即得解脫。一切諸相及煩惱著。亦於一切佛法。得淨光明。是故名為淨明三昧。又前際一切法淨。後際一切法淨。現在一切法淨。是三世畢竟淨。無能令不淨。性常淨故。是以說一切諸法性常清淨。何謂諸法性淨。謂一切法空相。離有所得故。一切法無相相。離憶想分別故。一切法無作相。不取不捨。無求無願。畢竟離自性故。是名性常清淨。以是常淨相。知生死性即是涅槃。涅槃性即是一切法性。是故說心性常清淨。善男子。譬如虛空。若受垢污無有是處。心性亦如是。若有垢污無有是處。又如虛空。雖為煙塵雲霧覆翳。不明不淨。而不能染污虛空之性。設染污者不可復淨。以虛空實不染污故。還見清淨。凡夫心亦如是。雖邪憶念起諸煩惱。然其心相不可垢污。設垢污者不可復淨。以心相實不垢污性常明淨。是故心得解脫。善男子。是名入淨明三昧門。彼二菩薩聞是三昧。於諸法中得不可思議法光明。爾時無盡意菩薩白普光佛言。世尊。我等已聞入淨明三昧門。當以何行行此法門。佛告無盡意。善男子。汝等當行二行。若說法。若聖默然。時二菩薩從佛受教。頭面禮佛足。遶三匝而出。趣一園林。自以神力化作寶樓於中修行。時有梵天名曰妙光。與七萬二千梵俱來至其所。頭面禮足。問二菩薩。善男子。普光如來說言。汝等比丘集會當行二事。若說法。若聖默然。善男子。何謂說法何謂聖默然。二菩薩言。汝今善聽。我當少說。唯有如來乃通達耳。於是二菩薩。以二句義為諸梵眾廣分別說。時七萬二千梵皆得無生法忍。妙光梵天得普光明三昧。是二菩薩。於七萬六千歲。以無礙辯力答其所問。不懈不息分別二句。互相問答而不窮盡。於是普光佛。在虛空中作如是言。善男子。勿於文字言說而起諍訟。凡諸言說皆空如響。如所問答亦如是。汝等二人皆得無礙辯才及無盡陀羅尼。若於一劫若百劫。說此二句辯不可盡。善男子。佛法是寂滅相第一之義。此中無有文字不可得說。諸所言說皆無義利。是故汝等。當隨此義勿隨文字。是二菩薩聞佛教已。默然而止。佛告等行。以是當知。菩薩若以辯才說法。於百千萬劫若過百千萬劫。不可窮盡。又告等行。於意云何。彼二菩薩豈異人乎。勿造斯觀。無盡意者。今文殊師利是。益意菩薩者。今汝身是。妙光梵天者。今思益梵天是

  仂行品第九(丹無此品幅末爾時文殊師利下為得聖道品第十六(夾註幅末當今本紙左十九行))

爾時等行菩薩白佛言。未曾有也。世尊。諸佛菩提為大饒益如所說行精進眾生。世尊。其懈怠不能如說行者。雖值百千萬佛。無能為也。當知從勤精進得出菩提。爾時文殊師利謂等行菩薩。善男子。汝知菩薩云何行名勤精進。答言。若菩薩能得聖道。名勤精進。又問。云何行能得聖道。答曰。若於諸法無所分別。如是行者。能得聖道。又問。云何名得聖道已。答曰。若行者於平等中見諸法平等。是名得聖道已。又問。平等可得見耶。答言。不也。所以者何。若平等可見則非平等。思益梵天謂文殊師利。若行者於平等中不見諸法。是名得聖道已。文殊師利言。何故不見。思益言。離二相故不見。不見即是正見。又問。誰能正見世間。答言。不壞世間相者。又問。云何為不壞世間相。答言。色如無別無異。受想行識如無別無異。若行者見五陰平等如相。是名正見世間。又問。何等是世間相。答言。滅盡是世間相。又問。滅盡相復可盡耶。答言。滅盡相者不可盡也。又問。何故說言世間。是滅盡相。答言。世間畢竟盡相。是相不可盡。所以者何。已盡者不復盡也。又問。佛不說一切有為法是盡相耶。答言。世間是盡相終不可盡。是故。佛說一切有為法是盡相。又問。何故數名有為法。答言。以盡相故名有為法。又問。有為法者為住何所。答言。無為性中住。又問。有為法無為法有何差別。答言。有為法無為法文字言說有差別耳。所以者何。以文字言說言是有為是無為。若求有為無為實相。則無差別。以實相無差別故。又問。何等是諸法實相義。答言。一切法平等無有差別。是諸法實相義。又問。何等為義。答言。以文字說令人得解故名為義。所以者何。實相義者不如文字所說。諸佛雖以文字有所言說。而於實相無所增減。文殊師利。一切言說皆非言說。是故佛語名不可說。諸佛不可以言相說故。又問。云何得說佛相。答言。諸佛如來不可以色身說相。不可以三十二相說相。不可以諸功德法說相。又問。諸佛可離色身三十二相諸功德法。而說相耶。答言不也。所以者何。色身如。三十二相如。諸功德法如。諸佛不即。是如。亦不離如。如是可說佛相。不失如故。又問。諸佛世尊得何等故號名為佛。答言。諸佛世尊通達諸法性相如故。說名如來正遍知者

  志大乘品第十(丹大乘行品第十七)

於是等行菩薩白佛言。世尊。何謂菩薩發行大乘。爾時世尊。以偈答言

 菩薩不壞色  發行菩提心
 知色即菩提  是名行菩提
 知色菩提然  等入於如相
 不壞諸法性  是名行菩提
 不壞諸法性  則為菩提義
 是菩提義中  亦無有菩提
 正行第一義  是名行菩提
 愚於陰界入  而欲求菩提
 陰界入即是  離是無菩提
 若有諸菩薩  於上中下法
 不取亦不捨  是名行菩提
 若法及非法  不分別為二
 亦不得不二  是名行菩提
 若二則有為  非二則無為
 離是二邊者  是名行菩提
 是人過凡夫  亦不入法位
 未得果而聖  是世間福田
 行於世間法  處中如蓮華
 遵修最上道  是名行菩提
 世間所行處  悉於是中行
 世間所貪著  於中得解脫
 菩薩無所畏  不沒生死淵
 無憂無疲惓  而行菩提道
 斯人能善知  法性真實相
 是故不分別  是法是非法
 行於佛道時  無法可捨離
 亦無法可受  是名菩提相
 一切法無相  猶若如虛空
 終不作是念  是相是可相
 善知世所行  遍知方便力
 能充滿一切  眾生之所願
 常住於平等  護持佛正法
 一切無所念  是則如來法
 若有佛無佛  是法常住世
 能通達此相  是名護持法
 諸法之實相  了達知其義
 安住於此中  而為人演說
 行於甚深法  魔所不能測
 是人於諸法  無所貪著故
 願求諸佛慧  亦不著願求
 是慧於十方  求之不可得
 諸佛慧無礙  不著法非法
 若能不著此  究竟得佛道
 其諸樂善人  布施轉高尊
 捨一切所有  而心不傾動
 諸法不可捨  亦復不可取
 一切世間法  根本不可得
 能知一切法  非施非捨相
 是名大施主  於法無所見
 是等諸菩薩  不計我我所
 是故行施時  不生貪惜心
 諸所有布施  皆迴向佛道
 布施及菩提  不住是二相
 無作無起戒  當住於此中
 亦不作是念  我住是持戒
 智者知戒相  不生亦不作
 是故戒清淨  猶若如虛空
 觀身如鏡像  言說如響聲
 心則如幻化  不以戒自高
 其心常柔軟  安處寂滅性
 悉除一切惡  通達於善法
 持戒及毀戒  不得此二相
 如是見法性  則持無漏戒
 已度忍辱岸  能忍一切惡
 於諸眾生類  其心常平等
 諸法念念滅  其性常不住
 於中無罵辱  亦無有恭敬
 若節節解身  其心終不動
 知心不在內  亦復不在外
 身怨及刀杖  皆從四大起
 於地水火風  未曾有傷損
 通達於此事  常行忍辱法
 菩薩行如是  眾生不能動
 勇猛勤精進  堅住於大乘
 是人於身心  而無所依止
 雖知生死本  其際不可得
 為諸眾生故  莊嚴大誓願
 法無決定生  何許有滅相
 本際不可得  為顛倒故說
 法性不可議  常住於世間
 若能知如是  不生亦不滅
 菩薩念眾生  不解是法相
 為之勤精進  令得離顛倒
 諸佛常不得  眾生決定相
 而彼弘本願  當觀精進力
 思惟一切法  知皆如幻化
 不得堅牢相  觀之如虛空
 從虛妄分別  貪著生苦惱
 為斯開法門  令得入涅槃
 為彼行精進  而不壞於法
 離法非法故  常行真精進
 是等行遠離  了達無諍定
 獨處無憒鬧  常畏於生死
 樂住於閑居  猶如犀一角
 遊戲諸禪定  明達諸神通
 心常住平等  處空閑聚落
 威儀無變異  睄眯髂I定
 信解常定法  及寂滅無漏
 其心得解脫  故說常定者
 自住平等法  以此導眾生
 不違平等行  故說常定者
 志念常堅固  不忘菩提心
 亦能化眾生  故說常定者
 常念於諸佛  真實法性身
 遠離色身相  故說常定者
 常修念於法  如諸法實相
 亦無有憶念  故說常定者
 常修念於僧  僧即是無為
 離數及非數  常入如是者
 悉見十方佛  一切眾生類
 而於眼色中  終不生二相
 諸佛所說法  一切能聽受
 而於耳聲中  亦不生二相
 能於一心中  知諸眾生心
 自心及彼心  此二不分別
 憶念過去世  如琲e沙劫
 是先及是後  亦復不分別
 能至無量土  現諸神通力
 而於身心中  無有疲倦想
 分別知諸法  樂說辯無盡
 於無央數劫  開示法性相
 智慧度彼岸  善解陰界入
 常為眾生說  無取無戲論
 善知因緣法  遠離二邊相
 知是煩惱因  亦知是淨因
 信解因緣法  則無諸邪見
 法皆屬因緣  無有定根本
 我見與佛見  空見生死見
 涅槃之見等  皆無是諸見
 無量智慧光  知諸法實相
 無闇無障礙  是行菩提道
 是乘名大乘  不可思議乘
 悉容受眾生  猶不盡其量
 一切諸乘中  是乘為第一
 如是大乘者  能出生餘乘
 餘乘有限量  不能受一切
 唯此無上乘  能悉受眾生
 若行此無量  虛空之大乘
 於一切眾生  無有慳吝心
 虛空無有量  亦無有形色
 大乘亦如是  無量無障礙
 若一切眾生  乘於此大乘
 當觀是乘相  寬博多所容
 無量無數劫  說大乘功德
 及乘此乘者  不可得窮盡
 若人聞是經  乃至持一偈
 永脫於諸難  得到安隱處
 敬念此經者  捨是身已後
 終不墮惡道  常生天人中
 於後惡世時  若得聞是經
 我皆與授記  究竟成佛道
 若住此經者  佛法在是人
 是人在佛法  亦能轉法輪
 若人持是經  能轉無量劫
 生死諸往來  得近於佛道
 若能持是經  精進大智慧
 是名極勇猛  能破魔軍眾
 我於燃燈佛  住忍得受記
 若有樂是經  我授記亦然
 若人於佛後  能解說是經
 佛雖不在世  為能作佛事 

佛說是偈時。五千天子皆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二千菩薩得無生法忍。十千比丘不受諸法漏盡心得解脫。三萬二千人遠塵離垢。於諸法中得法眼淨

  行道品第十一(丹發菩提心品第十八)

爾時文殊師利法王子白佛言。世尊。如我解佛所說義。若有人發菩提願。是為邪願。所以者何。諸有所得悉皆是邪。若計得菩提而發願者。是人諸所作行皆為是邪。所以者何。菩提不在欲界。不在色界。不在無色界。菩提無有住處。不應發願。世尊。譬如有人願得虛空。寧得虛空不。佛言。不也。世尊。菩薩亦復如是。發同虛空相菩提之願。即是發虛空願。菩提出過三世非是受相。不可願也。若菩薩起二相。發菩提心作是念。生死與菩提異。邪見與菩提異。涅槃與菩提異。是則不行菩提道也

爾時思益梵天謂文殊師利。菩薩云何行名菩提行。答言。若菩薩行一切法而於法無所行是名行菩提行。所以者何。出過一切所行。是行菩提。又問。云何出過一切所行。是行菩提。答言。離眼耳鼻舌身意諸緣相。是名出過一切所行又問。出過有何義。答言。不出過平等。所以者何。一切法平等即是菩提。又問。云何是發菩提願答言。當如菩提。又問。云何為菩提。答言。菩提非過去非未來非現在。是故菩薩應以三世清淨心發菩提願。梵天。如過去未來現在法。從本以來常不生。不生故不可說。如是發願無所發願。是發一切願。所以者何。以是行道能得薩婆若。又問。何故說言薩婆若。答言。悉知一切真智慧故名薩婆若。又問。何等是真智慧。答言。無變異相。如眾生無變。異相真智慧亦無變異相。又問。云何是眾生相。答言。假名字畢竟離是眾生相。如是相則無變異。名眾生與菩提異。是為變異。如菩提相眾生亦爾。是故無變異。菩提不可以餘道得。但以我平等。故菩提平等。眾生性平等無我故。如是可得菩提。是故菩提無有變異。所以者何。如虛空無變異相。一切諸法亦無變異相

爾時思益梵天謂文殊師利。如來是實語者。能說如是法。文殊師利言。如來於法無所說。何以故。如來尚不得諸法。何況說法。思益言。如來豈不說諸法是世間是出世間。是有為是無為耶。文殊師利言。於汝意云何。是虛空可說可分別不。思益言。不也。文殊師利言。今說虛空名字。以所說故有生有滅耶。思益言。不也文殊師利言。如來說法亦復如是。不以說故諸法有生有滅。如此說法是不可說相。亦以此法有所教誨。是無所教誨。所以者何。如說法性不說法性亦如是。是故說一切法住於如中。是如亦無所住

思益梵天所問經卷第三

 

 

 

 

 

 

 

 

 

 

 

 

 

 

 

| 佛教如來宗 | 台灣論壇 | 電子書下載 | 法師 Wiki | 陀羅尼 | 佛教 | 弘憶論壇 | 

 

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