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寶積經卷第九十九

    元魏三藏法師佛陀扇多譯

  無畏德菩薩會第三十二

如是我聞。一時婆伽婆住王舍大城耆闍崛山中。與五百比丘眾俱。菩薩摩訶薩無量無邊。復有八千菩薩摩訶薩而為上首。皆得三昧及陀羅尼。善入空無相無願三解脫門。善巧諸通得無生法忍。所謂

彌樓菩薩。大彌樓菩薩。常入定菩薩。常精進菩薩。寶手菩薩。常喜根菩薩。跋陀波羅菩薩。寶相菩薩。羅[目*侯]菩薩。釋天菩薩。水天菩薩。上意菩薩。勝意菩薩。增上意菩薩摩訶薩。八千人等而為上首

爾時婆伽婆。依王舍城住。若王王子。諸婆羅門。長者居士。尊重讚歎而供養佛。爾時世尊。具有無量百千萬眾。恭敬圍遶而為說法

爾時尊者舍利弗。尊者大目犍連。尊者大迦葉。尊者須菩提。尊者富樓那彌多羅尼子。尊者離波多。尊者阿濕卑。尊者優波離。尊者羅[目*侯]羅。尊者阿難。如是等無量聲聞。於其晨朝整衣持缽。入王舍城從家至家。如法乞食更無餘緣。時諸聲聞如是乞食。漸漸遂到阿闍世王所住宮殿。至王所已。卻立一面默然而住。不言乞食及不乞食

爾時阿闍世王。有女名無畏德。端正無比。無匹無雙無並無類。成就最勝殊妙功德。年始十二。在其父王堂閣之上。著金寶屐彼處而坐。時無畏德。見諸聲聞不起不迎。默然而住。不共問答。不迎不禮不讓床座。阿闍世王。見無畏德默然而住。即告之言。汝豈不知。此等皆是釋迦如來上足弟子成就大法也。世間福田耶。以為愍念諸眾生故。而作乞食。汝今既見。何故不起不迎不禮。不共相問彼不讓坐。汝今者睹見何事故。而不起迎

爾時無畏德白父王言。不審大王。頗見頗聞。轉輪聖王見諸小王。而起迎不。王言不也。復言大王。頗見頗聞。師子獸王見野干時。為起迎不。王言不也。復言大王。頗見頗聞帝釋天王。迎餘天不。大梵天王。有曾禮敬餘天眾不。王言不也。復言大王。頗見頗聞。大海之神禮敬江河池等神不。王言不也。復言大王頗見頗聞。須彌山王。禮敬諸餘小山王不。王言不也。復言大王。頗見頗聞。日月光神。有曾禮敬螢火虫不。王言不也。女言大王。如是菩薩。發心趣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轉輪聖王。以大慈悲初發心已。云何禮敬離大慈悲小乘聲聞。大王。頗見已求無上正真正覺之道。師子獸王。而禮小乘野干人耶

大王。頗有已求大梵道處。而發進者。而當親近微少善根聲聞人耶

大王。頗有欲到大智之海。欲求善知大法之聚。而求牛跡聲聞人耶。以彼從他聞音聲故。大王。頗有欲至佛須彌山。為求如來無邊色身。而欲更求小芥子中空三昧力。諸聲聞人而禮敬耶

大王。頗有得聞諸佛如來。功德智慧如日月光。如是聞已方乃禮敬諸聲聞人螢火虫耶。以諸聲聞唯能自潤自照。從他聞聲而得解故

大王。佛入涅槃。尚不禮敬諸聲聞人。何況今者世尊在世。何以故。大王。若有親近聲聞人者。是人即發聲聞之心。若人親近緣覺人者。是人即發緣覺之心。若有親近正真正覺。即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無畏德女。如是說已。以偈報父阿闍世言

 譬如人至海  而取一文錢
 我見諸聲聞  所行亦如是
 至大法海已  捨大乘寶聚
 而起狹劣心  修行小乘道
 如人親近王  出入無障礙
 從王乞一錢  彼人徒親王
 敬心近輪王  從乞百千財
 潤無量貧窮  是名善親王
 如人求一錢  聲聞亦如是
 不求真解脫  而取小涅槃
 若起狹劣心  自度不度他
 猶如小醫師  唯自治己身
 譬如大醫王  療治眾多人
 善起慈悲心  得恭敬名稱
 彼醫得世利  以達醫方故
 自度不度他  智者不恭敬
 如善巧醫王  通達眾方已
 救無量千億  病苦諸眾生
 彼醫得世間  恭敬及名稱
 發菩提心者  普治煩惱病
 大王蓖麻林  花香影不妙
 聲聞如蓖麻  不救世發心
 如至樹王所  多眾得利益
 諸菩薩亦爾  能益一切眾
 不以秋陽焰  能竭諸小水
 至於大海已  能潤無量眾
 聲聞道狹劣  猶如牛蹄跡
 不能滅眾生  所有諸煩惱
 非上諸小山  而現金色身
 唯昇須彌山  悉見金色身
 大王諸菩薩  亦如須彌山
 以彼住世故  世間得解脫
 皆是一色身  一切智具足
 聲聞智不爾  其猶如朝露
 不能潤於世  以不證法故
 如地多增長  潤益無量眾
 聲聞如花露  菩薩如大雨
 親近得大法  如海之潤勢
 猶如躑躅花  無彼微妙香
 男女所不樂  唯喜蔔花
 如求青蓮花  花香甚奇妙
 躑躅如聲聞  彼智不潤眾
 猶如薝蔔花  諸菩薩亦爾
 愍念眾生故  能化眾生眾
 大王頗曾知  何者大奇特
 一人在曠野  如利多人是
 若欲善安隱  度無量眾生
 應發菩提心  勿取二乘道
 世間曠野中  能濟失道眾
 如彼善導師  諸菩薩亦爾
 大王頗曾見  小筏度大海
 唯乘彼大舶  能度無量眾
 大王聲聞筏  菩薩如大舶
 修道法薰已  令渡飢渴海
 大王頗曾見  乘驢堪入陣
 唯見乘象馬  鬥戰便得勝
 聲聞如驢乘  菩薩如龍象
 降魔坐道樹  度無量眾生
 猶如夜虛空  見諸星不現
 滿月顯現故  能照閻浮提
 聲聞如星宿  菩薩如滿月
 愍念眾生故  示現涅槃道
 不以螢火光  能令有所作
 日光照閻浮  令作種種事
 聲聞如螢火  不能多利益
 佛具解脫光  愍念一切眾
 不以野干聲  能令獸王恐
 唯有獅子王  一吼飛鳥落
 大王諸聲聞  不發菩提心
 不為益眾生  除一切煩惱
 大王見此故  不發聲聞心
 既發大心已  云何得發小
 大王善得身  能發無上心
 救拔一切眾  棄捨小乘道
 善得世間身  復得世間利
 善來在世間  而發無上心
 悕求無上道  救拔諸眾生
 若能自他利  彼人善可歎
 亦得世名稱  及得究竟道
 以是故我今  不禮敬聲聞 

爾時阿闍世王。語無畏德女言。汝大我慢。云何而見諸大聲聞。而不奉迎。女言大王。勿作此語。大王亦慢。云何不迎王舍城內諸貧窮者

王語女言。彼非我類我云何迎。女言大王。初心菩薩亦復如是。一切聲聞緣覺非類。王語女言。汝豈不見諸菩薩等。皆悉禮敬一切眾生。女言大王。菩薩為度憍慢瞋惱諸眾生等。令彼得起迴向之心。是故禮敬一切眾生。為長眾生諸善根本。是故菩薩禮敬眾生。而諸聲聞無瞋恨心。又復不能增長善根。大王。假使百千諸佛如來。為說妙法。而彼所得戒定三昧。無有增益。大王。聲聞如琉璃。菩薩如寶器。大王。譬如瓶滿。天降雨時而不受一滴。如是大王。諸聲聞等。假使百千諸佛如來。為說妙法而無受潤。不能增益戒定慧等。亦不能令眾生發心至一切智。大王。譬如大海能受諸河及雲雨等。何以故。以大海是無量器故。大王。諸大菩薩摩訶薩等。演說法時。隨所聞者得大福利。增長一切諸善根本。何以故。以諸菩薩皆是無邊言說器故

爾時阿闍世王。聞女語已默然而住。爾時尊者舍利弗。作如是念。此無畏德女。得大辯才而能如是無盡言說。我於今者前至其所。少少問之。我且問之。汝得忍不。作是念已前問女言。汝今為住聲聞乘耶。答言不也。汝今為住緣覺乘耶。答言不也汝今為住大乘心耶。答言不也。舍利弗言。若如是者為住何乘。而能如是師子吼耶。女答尊者舍利弗言。若使我今有所住者。則不能作師子吼也。我無所住。是故我能作師子吼。而舍利弗作如是言。為住何乘。如舍利弗所證得法。彼法豈有乘分別耶。此是聲聞緣覺之乘。至大乘耶。舍利弗言。汝聽我說。我所證法。無乘非乘差別之相。以一相故。所謂無相。無畏女言。尊者舍利弗。若法無相。云何可求。舍利弗言。無畏德女。諸佛之法與凡夫法。有何勝負差別之相。女語尊者舍利弗言。空與寂靜有何差別。舍利弗言。無差別也。無畏德言。舍利弗。如空寂靜無有差別勝負之相。諸佛之法與凡夫法。無有勝負差別之相。又舍利弗。亦如虛空能受諸色而無差別。諸佛之法與凡夫法。無有差別亦無異相

爾時尊者大目犍連。語無畏德女言。汝見佛法與聲聞法有何差別。而見如是諸大聲聞。不起奉迎。不與詶對不讓床坐。無畏德女。答目連言。假使星宿。遍滿三千不能照了。聲聞亦爾。以入定智而能照知。若不入定則不覺知。大目連言。若不入定則不能知眾生之心。女言目連。佛不入定而於琲e沙等世界。如應說法度諸眾生。善知心故。何況微少星宿光明諸聲聞耶。此是諸佛如來勝事。又大目連。一切聲聞。頗有能知幾世界成幾世界壞。大目連言。不能知也。女言目連。聲聞頗知幾數諸佛已入涅槃幾數諸佛未來當入幾數諸佛現在今入。目連答言。不能知也。女言目連。聲聞頗知幾數眾生多貪欲者。幾數眾生多瞋恚者。幾數眾生多愚癡者。幾數眾生等分行者。目連答言。不能知也。女言目連。聲聞頗知幾數眾生受聲聞乘。幾數眾生受緣覺乘。幾數眾生受於佛乘。目連答言。不能知也。女言目連。聲聞頗知幾數眾生聲聞度之。幾數眾生緣覺度之。幾數眾生佛能度之。目連答言。不能知也。女言目連。聲聞頗知幾數眾生。在於定聚。是正見者。幾數眾生住邪定聚。目連答言。不能知也。女言目連。唯有如來正真正覺。如實善知諸眾生界。而為說法。如是之事非諸聲聞緣覺境界。況餘眾生。目連。當知此是如來殊勝之事。如來具得一切智故。一切聲聞緣覺所無

時無畏女。復語尊者大目連言。世尊常記大目犍連。於神通中最為第一。目連神通。能知能至香象世界。知彼世界一切諸樹。皆出上妙栴檀香不。目連答言。今始得聞彼世界名。云何能往至彼世界。目連問女。彼佛何名。而在彼處世界說法。女即答言。彼佛號曰放香光明如來應正遍知。在彼說法。目連語女。今者云何得見彼佛。時無畏女。不起于座不動威儀。而作誓願。若使菩薩初發心時。能過一切聲聞緣覺。以此誓願。願彼放香光明如來現身於此。令諸聲聞緣覺。見彼香象世界。及嗅上妙栴檀香樹。時無畏女發此誓已。於是放香光明如來。從身放光。以放光故。時諸聲聞。皆得見彼香象世界。及佛菩薩諸眾圍遶。羅網隱身為眾說法。彼所說法此處悉聞。佛神力故。復得嗅彼諸樹微妙栴檀之香。彼世界佛作如是言。如是如是。如無畏女之所說也。菩薩如是初發心時。已過聲聞緣覺境界。說此法時。彌勒菩薩摩訶薩。白佛言。世尊。彼妙樹香何因緣來。佛言彌勒。是無畏女共諸聲聞。如法論議及發誓願。彼佛知已。故以神力。現如是香及彼世界。而彼上妙栴檀之香。遍此三千大千世界。時無畏女語目連曰。若見如是不可思議諸勝功德。而能發起狹劣小乘聲聞之心。唯自度者。當知善根甚為微少。誰見成就無量功德菩薩之事。而不發於菩提之心。目連。頗知彼佛世界去此幾何。答言不知。女言目連。乘諸神通。經百千劫能知能見。彼佛世界無有是處。譬如一切竹葦叢林不可算數。過如是等諸佛世界。方乃有彼香象世界

爾時彼佛卷攝光明。既攝光已。香象世界及彼如來忽然不現

爾時尊者摩訶迦葉。謂無畏言。汝曾見彼香象世界及彼如來應正遍知耶。女即答言。大迦葉。如來可見不。如佛所說。若以色見我及以聲求我。彼盡行邪道不能見如來。以諸如來體即是法身。佛法非可見聞。云何可知見。隨何方便眾生樂者。佛則示現無障礙身。住方便故。然大迦葉謂我言曰。見彼世界及見彼佛等正覺不。我見彼佛非肉眼見。以非肉眼所睹色故。非天眼見。以無受故。非慧眼見。以離想故。非法眼見。離諸行故。非佛眼見。離識睹故。大迦葉。我見如來。亦如尊者迦葉所見。以滅無明愛見心故。大迦葉。我見彼佛。亦如尊者迦葉所見。又復亦見我我所等。迦葉言女。若法永無。云何而起無明及愛及我我相。所有眾生不可見故。女言大迦葉。如是一切諸法永無。彼云何見。大迦葉言。若一切佛法畢竟是無。云何可見。女言大迦葉。見諸佛法增長義不。大迦葉言。我尚不知諸凡夫法。何況佛法。無畏女言。是故尊者大迦葉。彼法不成就。云何有斷續而不證者見。大迦葉。諸法永無不可示現。是故大迦葉。一切法皆無。若法本無。云何可見彼清淨法界。大迦葉。若欲見淨如來。彼善男子善女人。應淨自心。時大迦葉。語無畏言。云何善淨自心。女言大迦葉。如自身真如及一切法真如。若信彼者不作不失。如是見自心清淨故。迦葉問言。自心以何為體。女言空為體。若證彼空信自身故。即信真如空。以一切法性寂靜故

爾時尊者大迦葉。語無畏女言。汝從何佛聞如是法。而得正見。如佛所說發正見者。有二因緣。從他聞法。及內思惟。女言大迦葉。藉彼外聲。聞外聲故後內思惟。大迦葉。菩薩大士。不假他說不假音聲。云何而言住於寂滅。迦葉言。女隨所聞法而觀察故。名為觀行。時大迦葉。復問女言。菩薩云何內自思惟。女言大迦葉。若共諸菩薩說法同事。而不起眾生相。菩薩如是內觀。是故名為成就內觀。大迦葉。一切諸法。具足本際及中後際。以一切法真如體故。一切法現在真如體故。若是觀者是菩薩。名為成就內觀應知。迦葉言女。云何安此諸法。女言大迦葉。如是應作。如彼真如見。無縛無解。大迦葉言。云何而見名曰正見。女言大迦葉。若離二邊見故。不作非不作。如是見而不見。是名正見。大迦葉。法者唯有名字。而離名字故。以永不證故。時大迦葉。復問女言。云何得自見。無畏女言。如尊者大迦葉所見。大迦葉言。我不見自身及見我所。女語尊者大迦葉言。應當如是見一切法。以無我我所故。說此法時。尊者須菩提心大歡喜。語無畏女言。善得大利。而能成就如是辯才。時無畏女。即語尊者須菩提言。須菩提。法有可得有不可得。而可求耶。而語我言善得辯才。我有此辯。若我說無有所覺知。若內若外則有辯才。時須菩提。即語女言。何所證。何所得法。而有如是快妙辯才。女即答言。不自知故。不從他知。所得善法及不善法差別之相。如是知法。不見染淨有漏無漏。有為無為。世間出世間。及凡夫法。以不見故。以彼法體是佛佛法。而得佛法而不見佛。須菩提。若如是者。無所覺見有此辯才。須菩提言。云何辯才。女言須菩提。如仁所得如是除滅。女語尊者舍利弗言。如彼法體無聞無得。而有所說。女語尊者須菩提言。法體可住不。復可增減不。而能有此辯才。時須菩提。即語女言。若證無漏及法。無有差別。及無辯說。以彼法體不可說故。女語尊者須菩提言。於一切法。云何而生如是念言。善得其利。得如是辯。須菩提言女。以得辯故說。為不得故說。女語尊者須菩提言。信如佛說一切諸法如響不耶。須菩提言。我信此事。女言。影響為有辯才無辯才耶。須菩提言。以內聲故。而有外響。女言須菩提。以緣有聲而有彼響。彼響為有何性相耶。然彼響聲無有性相。何以故。若以緣生彼無生義。須菩提言。一切法緣生。無畏女言。一切諸法體性不生。須菩提言。若一切法體性如是畢竟無者。云何如來作如是說。琲e沙等諸佛當成正覺。女言。法界為可生不。須菩提言。不可生也。無畏女言。諸佛如來。一切皆是法界性相。須菩提言。不見一切諸法界也。無畏女言。諸有所說言語無漏。而說琲e沙等諸佛當得正覺。此言何趣。何以故。法界不生不滅故。一切說非說。以畢竟淨故。以彼非事不可言說。離於實際。須菩提言。汝甚奇哉。既是在家。而能如是善巧說法。復有如是無盡辯才。無畏女言。須菩提。菩薩無有取以不取聞以不聞。若在家若出家而有辯才。何以故。以心淨故而令智顯。以智顯故而顯辯才。女語尊者須菩提言。今可善說菩薩之行。須菩提言。汝說我聽。無畏女言。須菩提。菩薩成就八種法行故。不得言在家出家。何等八法。須菩提。一者菩薩。得身清淨定信菩提。二者成就大慈大悲而不捨眾生。三者成就大慈悲故。善巧世間一切諸事。四者能捨身命分。及成就方便善巧。五者善巧無量發願。六者成就般若波羅蜜行。離一切見故。七者大勇猛精進。以修諸善業而無厭足故。八者得無障智。以得無生法忍故。須菩提。菩薩成就如是八法故。不得言在家出家。隨何威儀住菩提中。無有障礙

爾時尊者羅[目*侯]羅。語無畏女言。此言乃是不淨言說。汝蹈寶屐復坐高床。而能如是。共諸聲聞往復論義。汝豈不聞。為不病者不得說法。及不得為高床座人。而說法耶。時無畏女。即語尊者羅[目*侯]羅言。頗如實知淨不淨耶。尊者羅[目*侯]羅。是世間淨不。羅[目*侯]羅言。無淨不淨。無畏女言。如來制戒隨而受行。而犯彼戒為淨不淨。若復有人不犯彼戒。非淨不淨。無畏女言。且止且止。勿作是說。若如說法。若如制戒而修行者。彼說不淨。羅[目*侯]羅。以彼證得無漏法故。彼則無有犯。以不犯彼亦無有淨與不淨。何以故。以諸聲聞。過諸說法。過諸制戒。如來為諸聲聞學者。來於三界為彼故說。而彼聲聞已過三界。以是義故說過不過。諸界如是。以彼不能覺知戒故。說淨不淨。而虛空者唯有言說。唯智力見。是故得說淨不淨也。羅[目*侯]羅言。淨與不淨有何差別。無畏女言。譬如真金遠離諸垢。作莊嚴具及不作者。色何差別。羅[目*侯]羅言。無有差別。無畏女言。淨與不淨唯有名字。以為差別。無餘差別。何以故。一切法性離一切垢。無染無著。女語尊者羅[目*侯]羅言。坐高廣床不應說法。一切菩薩。坐於草敷勝坐高床。勝於聲聞在於梵天。羅[目*侯]羅言以何義故。女言羅雲。頗見菩薩。坐於何座而得菩提。羅[目*侯]羅言。坐於草座。女言。菩薩坐於草座。所有三千大千世界。釋梵護世四天王等。及餘天子。乃至阿迦尼吒天等。悉來禮拜合十指爪掌。至菩薩所禮菩薩足。羅[目*侯]羅言。如是如是。時無畏女。問羅雲言。成就如是法。菩薩而坐草座。勝於坐彼高廣大床。及勝聲聞在於梵天

爾時阿闍世王。語無畏女言。汝可不知此是釋迦如來之子。於學戒中最為第一耶。時無畏女。語父王言。且止大王。勿作是說。言羅[目*侯]羅是如來子。大王。頗見頗聞以不。師子之王生野干不。王言不見。女言大王。頗見頗聞。轉輪聖王禮敬諸餘小王以不。答言不見。女言大王。如是如來師子之王。轉大法輪聲聞圍遶。大王。若依王法而說。何者是為如來真子。則應答言諸菩薩是。是故大王。不得說言。如來有子如來無子。若說如來有真子者。應言若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是如來子。說此法門時。阿闍世王宮內二萬諸女。發菩提心。二萬天子滿足彼法。聞此女師子吼已。發菩提心。王復語言。此是過去未來現在諸佛之子。離諸煩惱學聲聞戒云何真子。爾時彼諸天子。以花散佛遍王舍城。以為供養。無畏女故。時無畏女下彼床已。然後禮敬諸大聲聞。而施種種微妙飲食。若舐若嗅若唼。如法供養。彼諸聲聞供養已訖。作如是言。不審尊者諸大聲聞。何故晨朝離如來所而來至此。應聽法已然後乞食。尊者且去。我正爾間須臾到彼。無畏德女。於晨朝時。共阿闍世王并女之母。及王舍城無量人眾。導從圍遶。至如來所禮如來足。卻坐一面。彼諸聲聞。亦至佛所禮佛足已。卻坐一面

爾時尊者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此無畏德女。如是奇哉。得大福利。佛語尊者舍利弗言。此無畏女。已於過去九十億佛。發菩提心。於彼佛所種諸善根。為求無上佛菩提故。舍利弗言。世尊。此女能轉女身不耶。佛言舍利弗。汝見彼女。豈是女耶。汝今不應作如是見。何以故。以是菩薩發力故。示現女身為度眾生。於是無畏德女。作是誓言。若一切法非男非女。令我今者現丈夫身。令一切大眾悉皆睹見。說此語已。即滅女身現丈夫身。昇於虛空高七多羅樹。住而不下

爾時世尊。即語尊者舍利弗言。汝舍利弗。見彼無畏德菩薩不。在於虛空住而不下。舍利弗言。已見。世尊。佛言舍利弗。此無畏德菩薩。復過七千阿僧祇劫。得成正覺。號曰離垢如來應正遍知。彼佛世界名曰光明。佛壽百劫。正法十劫。純菩薩僧三萬。不退轉菩薩。彼佛世界淨琉璃地。八道莊嚴蓮花所覆。無有一切諸惡道名。天人充滿。舍利弗。如兜率天。受微妙樂及勝法味。彼諸天子受如是樂

爾時無畏德菩薩母。號日月光。與阿闍世王俱。合十指爪掌住至佛所。白言世尊。我得大利。我於九月懷娠此子。然此善男子。今作如是大師子吼。我今迴此善根。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過此已後。於彼離垢光世界。而成無上正真正覺。於是佛告尊者舍利弗言。舍利弗。汝今見不。答言已見。佛言舍利弗。此月光女。捨是身已。生忉利天號曰光明增上天子。若彌勒菩薩得菩提時。是彼見王上足之子。於彼供養彌勒佛已。便即出家。彼見王子。於彌勒佛所說之法。初中後說盡能持。次第皆見賢劫諸佛。悉得供養。如是漸次供養佛已。然後於彼離垢如來得菩提時。得作大王。具足七寶。號曰持地。彼見王子。供養如是諸如來已。亦乃得成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號曰遍光如來應正遍知。具足成就佛之世界。如上所說

爾時月光夫人。歡喜踊躍。即脫價直百千兩金妙寶瓔珞。而供養佛。語大王已。受五百正戒具修梵行

爾時無畏德菩薩。在如來前作如是言。以此誓願因緣力故。令我未來得菩提時。諸菩薩亦皆被法服。一切化生。以此誓願因緣故願令如來猶如年少八臘比丘。無畏德菩薩。如是現身。說此語已。被正法服。即成比丘具足威儀

爾時無畏德菩薩。語自父王阿闍世言。大王。一切諸法皆如是。即時忽化生相。離諸分別所起之相。無諸顛倒。大王。還即此時復現女身。王見不也。王言已見。而我非以色身相見。我今現見比丘身已。復見女身。佛問王言。何者是實。大王。應當作如是學住一切法中。正見一切亦生煩惱所燒故。以不達法力故。以不達故。於非疑處而生疑悔。當應數數親近如來及文殊師利童子菩薩。以彼菩薩威德力故。而令大王得受悔過

爾時世尊。告阿難言。汝受持此無畏德菩薩受記法門。讀誦勿忘。阿難。若有善男子善女人等。具足七寶。施滿三千大千世界諸佛如來。若復有人。能受持此無畏德菩薩受記法門一句一偈。聞已受持。得福過彼。何況具足若讀若誦廣為人說如法修行。如來說此無畏德菩薩受記法門時。月光夫人無畏德母。并諸天龍阿修羅等。聞佛說已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大寶積經卷第九十九

 

 

 

 

 

 

 

 

 

 

 

 

 

 

 

| 佛教如來宗 | 台灣論壇 | 電子書下載 | 法師 Wiki | 陀羅尼 | 佛教 | 弘憶論壇 | 

 

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