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寶積經卷第六十九

    北齊三藏那連提耶舍譯

  菩薩見實會第十六之九廣果天授記品第二十二

爾時八億廣果諸天。見諸阿修羅伽樓羅龍及龍女鳩槃茶乾闥婆夜叉緊那羅摩[目*侯]羅伽。訶羅伽闍天。四天王天。三十三天。夜摩天。兜率陀天。化樂天。他化自在天。梵摩天。光音天。遍淨天等。供養如來聞授記已。欣喜踊躍。皆得稱心。入一一法門。從一一法門見無量法門。於一切法門。得無量辯不斷辯相應辯解脫辯無著辯無礙辯微細辯甚深辯種種辯美妙辯相續辯。於諸辯才皆悉知已。於如來所敬信尊重。而作是言。世尊。有陀羅尼名無量門。若有菩薩修集是陀羅尼者。當知得彼不斷辯等。於一切境界中心不迷惑。是諸境界無有一法非陀羅尼。是菩薩摩訶薩得是陀羅尼時。於諸法中悉得陀羅尼解辯才無礙。若菩薩住是無量法門陀羅尼時。於五陰入十二入入十八界。入於諸根。入四諦。入十二因緣。入於眾生入及非眾生。入於有入非有。入於取相入非取相。入於依入非依。入於空入於我。入於相入非相。入於願入非願。入於有為入無為。入如是一切處。得不壞辯才。是菩薩於陰入中得陀羅尼。所謂色陰者即非成就。何以故。無有少色法得成就者。何以故。地地界性非成就。如是水火風界性亦非成就。何以故。地性離故。若法無體性是名非成就。如是水火風性自離故。以法無體性。是故非成就。如是色非成就。以非成就故。不可說名過去現在及以未來。何以故。色非有法故。是故不可得。若色不生者即是不滅。以不生滅故。即不可說。復有如是說。所有過去色現在未來色。此等和合名為色陰。其色體性亦不可得。何有過去現在未來。是故色陰非是可說。受想行識亦復如是。是故陰入即是陀羅尼入。以陀羅尼入故。陰不可得。以陰不可得故。陀羅尼亦不可得。以陀羅尼入不可得。唯是但名但用但假。但是世俗。但是言說。但是施設。非陰非色亦非色入。亦非陀羅尼體性可得。何以故。所謂陰等非是作法。以非作法故。無有積聚。以積聚故。得名為陰。譬如世間多物積聚。假名城屋舍宅殿堂。重閣樓闕窗牖欄楯。城壁女牆卻敵寮孔。周迴具足名之為城。彼色性即不可得無有積聚。以無積聚故。即便無色亦無色陰。受想行識亦復如是。性不可得無有積聚。以無積聚故。即便無識亦無識陰。彼諸陰入應如是知。彼眼入者是誰入。謂苦入。何者是眼謂清淨四大所造色名為眼。何等是四大。謂清淨地界水火風界。彼淨地界性自離故。以法體不可得。彼即非成就。如是清淨水火風界體性自離。以法體不可得。彼即非成就。如是眼入非成就。是故不可說言過去現在未來。何以故。眼入非物。以非物故不生不滅。若不生滅者即是不可說。如是眼不生滅。入亦不生滅。以不生滅故。即是不可說。應當如是知。唯是但名但用但假。但是世俗但是言說。彼名名體亦離自性。何以故。無有一法得名為眼名為入名為苦。以名不可得。是故眼入亦不可得。以眼不可得即是陀羅尼入。是陀羅尼入亦不可得。何以故。性自離故。但名但用但假施設世俗言說。如是以眼入入得陀羅尼。得陀羅尼已便得辯才。當知耳鼻舌身意色聲香味觸法亦皆如是。於彼界入得陀羅尼眼。眼體不可得界體不可得。何以故。眼離眼性故。界離界性故。以法體不可得。彼即非物。以非物故即非成就。非成就者不生不滅。以不生滅故。彼即非過去非現在非未來。但名但用但假但世俗但言說但施設。彼名離名自性。乃至施設亦離施設自性。若法無自性不可得者。即是非物。以非物故即非成就。非成就者即非生滅。以不生滅故。彼即非過去非現在非未來。若於三世所不攝者。彼名即非相亦非想。非用非假。非有為非可說。非來非去。非可為他說非可顯示。非可知非可識。非黑非白。非窟宅離窟宅故。非至非可至故。非得非可得故。非證非可證故。非凡夫亦非凡夫地。非聲聞亦非聲聞地。非緣覺亦非緣覺地。非菩薩亦非菩薩地。非佛亦非佛地。非地亦非非地。此即是真如不異如非非如。寂滅無相但用但假。謂如來者但世俗故說名如來。非第一義有如來也。何以故。彼法不可得故無如來。於彼界入。應當入如是眼耳鼻舌身意界法界意識界。如是一切餘界亦應知。應當如是廣入法界。世尊。彼法界說言陰時。而不壞彼法界本性。說言入時說言界時。說言四諦時。說言十二因緣時。亦不壞本法界體性。彼法界隨所說處。一切諸法建立名字。皆不壞彼法界體性。世尊。譬如地界隨其所在作異名字。而不壞彼本地界性。世尊。如是法界隨其所在作異名字。亦復不壞法界本性。如是水火風界亦復如是。世尊。譬如虛空隨其所在差別異用。而不壞彼虛空體性。世尊。如是法界隨其所在差別名用。而不壞彼法界體性。世尊。入諸根時即是入法界。言諸根者。所謂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男根女根命根。樂根苦根喜根憂根捨根。信根精進根念根定根慧根。未知欲知根。知根知己根。彼眼眼體不可得根。根體不可得。何以故。是眼離眼自性故。以法無體性彼即非物。以非物故即非成就。非成就者彼即不生。若不生者即是不滅。以不生滅故。不可說言彼是過去現在未來。若於三世中不生滅者。彼即非眼亦非眼根。云何有用應。如是知。世尊。譬如空拳虛誑無物。但有名字乃至言說。於第一義中空拳。亦無如是眼及眼根。猶如空拳虛妄非實而現虛相誑惑凡夫。但有名字乃至言說。於第一義。眼及眼根俱不可得。如是世尊得一切智已。為度眾生故說名為根。彼等諸根於第一義。性自離故根體皆空。其法體空者用亦虛妄。非有非實誑惑凡愚。離自性故不生不滅。不生滅者不得說言彼是過去現在未來。若於三世中無者彼即無名無相。非可說非可為他說。非生非可生。非已知非當知。非已聞非當聞。非識非可識。非已證非當證。非已得非當得。非已見非當見。非已到非當到。何以故。彼非有故。世尊。譬如有人於其夢中受樂喜笑囈語遊戲。是人爾時從寐寤已憶念夢中受樂遊戲。念已求之不見不得。何以故。彼人夢中受樂喜笑囈語遊戲。尚自無實何況寤時。若見若得無有是處。世尊。如是諸根猶如夢中受樂遊戲實不可得。如是一切諸法體性亦不可得。以不可得故。不可說言彼是。過去現在未來。若於三世中不可得者。彼即不可說。一切諸根當如是知。世尊。若入法界即入一切法。入一切法即是入法界。世尊。入四諦法即是入法界。何等為四。謂苦集滅道。世尊。亦說一切諸法皆悉是空。非眾生。非命。非福伽羅。非想非相。我等於此法中無有疑慮。世尊。以無眾生故亦復無苦。何以故。眾生無處苦諦亦無。以無苦故集諦亦無。何以故。無如是因而無果者

世尊。以無集故滅諦亦無。何以故。無集諦故亦無斷集。以無滅故道諦亦無。何以故。無有是道不斷集者

世尊。道果者謂是滅諦。彼煩惱不可得斷。煩惱滅亦不可得。以滅不可得故道亦不可得。無有如是道而無其果。此四聖諦但是分別虛妄非有。以非有故。不可說言過去現在及以未來。若於三世中不可得者。彼即非生非滅。非相非想。非設非可設。非示非可示。非顯非可顯。非語言非可語言。非言辭非可言詞。非說非可說。非見非可見。非知非可知。非識非可識。非測非可測。非達非可達。非到非可到。非得非可得。非聞非可聞。非見非可見。非對非可對。非證非可證。非白非黑。非明非暗。非去非來。非淺非深。非清非濁。非畏非安。非縛非解。非憎非愛。非煩惱非清淨。非智非非智。非路非非路。非壞非非壞。非攝受非非攝受。非生死非非生死。非可得非不可得。非眾生非非眾生。非命非非命。非壽者非非壽者。非我非非我。非物非非物。非空非不空。非相非非相。非願非不願。非依非不依。非有為非無為。非斷非常。非邪非正。非實非妄。非妄想非非妄想。非處非非處。非宅非非宅。非知非不知。非捨非修。非生死非涅槃。非覺非不覺。非凡夫境界。非聲聞境界。非緣覺境界。非菩薩境界。非佛境界。非境界非非境界。非作非不作。如是入諦即是入法界。入法界已即得陀羅尼。得陀羅尼已即得辯才。入十二因緣即是入法界。無明緣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六入緣觸。觸緣受。受緣渴愛。渴愛緣取。取緣有。有緣生。生緣老死憂悲苦惱。是眾苦大聚。如是無明滅則行滅。乃至憂悲苦惱滅眾苦大聚滅。世尊。彼無明無明體不可得。何以故。性自離故。若法無體性彼即非物。以非物故即非成就。非成就者非生非滅。非生滅者即非過去非現在非未來。若於三世中不可得者。無名無形無相無想亦非差別。唯是但名但假但用但世俗但言說。為教化一切凡夫眾生故。彼無明於第一義實不可得。不可得者即非差別用亦不可說。世尊。若是但名乃至但施設。彼即非實唯是虛妄。言說分別覺觀非定。但是戲論。彼無明若無自性者。云何能生行。無明無故行亦不生。以不生故。彼即不老不病不死不流轉即不生。何以故。若不生者云何有老。以無老故乃至不生。若不生不死者。即是一切過現未來諸佛菩提。但世俗名字非第一義。所言無明即是菩提。當知諸有支亦復如是。如是入十二因緣。當知即是入於法界。世尊。如來不生。一切諸法亦不生。是故一切法即是如來。如來不滅。一切諸法亦不滅。是故一切法即是如來。世尊。如來無相。一切諸法亦無相。是故一切法即是如來。略而言之。如是無相不可得。非垢非淨非愛非憎。法界不可識。亦復不可知。世尊。真如者即是如來。一切諸法即是真如。是故一切法即是如來。世尊。實際者即是如來。一切諸法即是實際。是故一切法即是如來。世尊。隨所法中即有如來。於其法中即有一切法。是故一切法即是如來。世尊。若有人言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彼諸眾生是計著見。何以故。如來不二。菩提亦不二。不二者不能覺寤於不二。世尊。若復有人作如是言。如來轉於無上法輪。彼諸眾生是執著見。何以故。如來非進退。世尊。若復有人作如是言。如來滅度無量眾生。彼等一切皆是執見。何以故。一切諸法實無眾生。是故無有得滅度者。世尊。若復有人作如是言。如來利益無量眾生。彼等一切是取著見。何以故。如來不為利益眾生。亦復不為不利眾生出現於世。世尊。若復有人於未來世作如是言。如來捨壽。彼諸眾生皆是執見。何以故。法界無攝受亦無捨故。世尊。若復有人作如是言。如來入於無餘涅槃界。彼諸眾生是計著見。何以故。法界非生死亦非涅槃。世尊。若復有人於我所說法。能決定知者。彼諸眾生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皆不退轉。世尊。假使法界有其變異。是諸善男子善女人能如是信者。必定當覺無上菩提無有變退。爾時八億廣果諸天。於世尊所演說自己所證法已。頭面禮足右繞三匝卻住一面。合掌而立異口同聲以偈讚佛

 敬禮善逝知法者  那羅延力大導師
 憐愍一切勝牟尼  方便示現於真實
 既自了知一切法  如實顯示諸世間
 稽首無量功德身  智慧最勝無上士
 如是真實微妙法  聖說相應無有異
 世尊無等大醫王  能令眾生法眼淨
 敷演八種真聖路  為得無上大菩提
 歸敬無量功德身  智慧最勝無上士
 顯示菩提正直道  畢定趣向大涅槃
 獲得無等勝菩提  寂滅安隱最堅固
 度脫多億那由他  輪迴生死苦眾生
 頂禮無量功德身  智慧最勝無上士
 觀察五陰悉空無  陰體畢竟不可得
 彼陰即體離諸觀  唯誑愚惑癡眾生
 凡夫於此悉被縛  猶如獼猴膠所粘
 智者於斯得解脫  遊行無礙如空風
 諸界即體性自空  一切智人如是說
 彼空亦空無自性  究竟求之不可得
 凡夫於此皆被縛  都由不知真實性
 智者觀察得解脫  於其三界無所著
 諸入無體自空寂  一切智人如是說
 猶如空拳虛非實  誑惑愚癡眾生輩
 凡夫妄起取著心  皆由於法生疑惑
 墜落生死皆喪壞  猶如商人沒巨海
 彼等諸根性自空  畢竟推求不可得
 譬如鏡中現面像  其像無實畢竟空
 凡愚無智於此著  正由不知真實法
 猶如眾鳥入羅網  亦如淵中所釣魚
 眾生無體離生相  依真求之不可得
 譬如壁上彩畫像  究竟無實眾生性
 凡夫無智而取著  皆由不知真實義
 智者觀彼得解脫  猶如卵生出於[穀-禾+卵]
 因緣生法悉無常  皆悉空寂離攀緣
 譬如夢中所受樂  非實誑惑癡凡夫
 愚無智慧為彼縛  由不思量妄分別
 智人觀察得解脫  猶如飛鳥出籠網
 如佛功德不思議  一切諸法亦如是
 諸法無相如牟尼  法體寂滅如涅槃
 諸法無依如如來  於其三界不取著
 是故所有成佛者  皆由得知此義故
 諸法無怖如世尊  不起自身及他想
 諸法難思如導師  唯佛能知導群生
 法無分別如善逝  非是凡夫心所行
 是諸如來妙境界  唯佛大聖能了知
 若有無智作是言  佛證無等大菩提
 若復有人作是言  世尊已轉妙法輪
 若復有人作是言  善逝已度那由眾
 彼悉為見之所縛  皆由不知真實性
 若人謂佛如是說  殺害行陰及與命
 若言十力入涅槃  利益無量眾生已
 彼人一切皆執見  入於魔羅之所縛
 不能解知真如法  以不知故不知佛
 若有善知是非者  彼皆能知大導師
 當獲無上功德聚  成佛憐愍於世間
 斯即真如無變易  一切諸法離疑惑
 人中無上最勝尊  我等已知如是義
 如是廣果諸天眾  咸皆於法得盡知
 對佛導師自演說  現己內心淨信解
 一切欣喜無疑慮  各自見已當
 此是如來微妙法  彼即自受導師記 

爾時世尊知廣果諸天深信具足於佛法中決定無疑。欲令大眾種善根故。而現微笑。爾時慧命馬勝以偈問世尊言

 智慧導師功德山  非是無因而現笑
 我從善逝親自聞  世尊現笑必有因
 如來示此微笑相  令眾皆受清涼樂
 天人修羅大導師  唯願演說笑因緣
 今見如來從面門  所現微笑甚清涼
 此諸眾會悉懷疑  一心瞻仰如來面
 大悲最勝人中上  願說希有微笑因
 世間若得從佛聞  決定必除疑惑心
 世尊彼等諸天眾  咸皆演說自授記
 以何功德獲何果  願說成佛神通事
 開演微妙梵音聲  唯願普斷諸有疑
 一切大眾聞佛說  皆悉踊悅甚欣喜
 斯等合掌皆一心  淨信瞻仰恭敬住
 佛子天眾各思惟  悕求無上大菩提
 是諸眾會有疑惑  唯願如來為除斷
 必當得力知是非  具足成就一切智
 得聞如來八種音  天眾靡不皆喜悅
 當得護持如來教  隨順正法如說行
 觀察知彼天心已  無上大智願解說
 以是大眾生欣喜  於佛法中得信解
 今於導師願得聞  天眾過去所修行
 若蒙如來解說已  所願皆悉得滿足
 廣果諸天如法行  必得成就一切智
 當度世間諸群生  顯示真如法體性 

爾時世尊即以偈答慧命馬勝曰

 善哉馬勝汝知時  今者問我正是宜
 我為廣果諸天輩  於此大眾現微笑
 今當為汝分別說  咸皆一心共諦聽
 所現微笑因緣義  汝及大眾悉得聞
 如來具足一切智  觀察因緣有三種
 二足德聚正觀已  而現微笑示世間
 有樂住於涅槃者  少智微淺願聲聞
 復有樂住默然者  志求辟支佛菩提
 復有樂求世導師  成佛大力那羅延
 我觀彼等深信已  隨所樂欲而度脫
 為求聲聞示現者  當知是其最下笑
 應當知我中品笑  為求辟支而示現
 馬勝當知此上笑  為諸天眾授佛記
 我說此三解笑因  所謂最下及中上
 善解世間勝導師  而作微笑現瑞相
 佛知眾生欲三乘  願樂求證於聖果
 為求聲聞現笑者  微笑光明從足沒
 為求辟支所示現  當知笑光入臍輪
 為受無上十力者  其光從佛頂上入
 馬勝汝今應當知  微笑因緣有三種
 我向所現微笑光  彼光於我頂上沒
 當知先所現微笑  悉為無上菩提記
 我今當更為汝說  微笑復有三種因
 善哉馬勝及大眾  一心靜意俱諦聽
 前現微笑為佛者  其光即從頂上入
 有光少時住身腰  須臾沒者為辟支
 我現微笑放光明  暫時在於足前住
 斯光隨乘而變現  當知此為聲聞人
 今復更說微笑因  馬勝諦聽有三種
 導師所放諸光明  出已圍繞於十力
 其光既出皆疏散  還復速聚繞身腰
 漸漸轉復更增廣  亦還右繞於如來
 有光初停後廣大  漸漸右繞於我身
 彼光悉遍世尊形  與身俱等無有異
 其光莊嚴佛身相  暉赫猶如真金聚
 牟尼所放微笑光  當知此光記剎土
 有光出已猶如蓋  於上遍覆世尊身
 有光如花空中住  其光照曜於導師
 彼光一切皆右旋  三匝圍繞如來身
 當知此光記壽命  出世大智現斯瑞
 斯等三種微笑光  善逝隨根差別現
 馬勝汝今應當知  此是三種微笑因
 世間導師所現相  善知眾生深信樂
 今於如來教法中  汝等聞此得除疑
 是諸廣果天眾等  其數滿足有八億
 廣說微妙正法門  各於異剎得成佛
 壽命具足無有量  經由多劫住於世
 是故如來現斯瑞  廣大光明五種色
 此諸天眾於過去  三十有六僧祇劫
 常得值遇諸世尊  親承供養習諸善
 又復經於三十六  阿僧祇劫廣修行
 斯等大士住世間  供養如來未曾倦
 思惟救度眾生故  數數勤修供養佛
 供養世尊應其宜  悕求無上大菩提
 彼諸天眾未來世  當得作佛那羅延
 成妙牟尼功德山  其劫號曰勝金幢
 是諸如來各自住  清淨莊嚴國土中
 彼佛同號日光輪  具足無量功德聚
 一一如來各住世  經於無量那由劫
 此諸善逝所集眾  無量無邊不可數
 一一導師成佛時  所有聲聞弟子輩
 十力住經那由劫  算數彼眾不可盡
 若有算師悉共聚  亦算彼眾不能盡
 當時所有諸菩薩  倍多於彼聲聞眾
 皆悉發心住佛乘  願得當成一切智
 於其清淨國土中  悉當成佛具十力
 是諸菩薩所修行  皆如本師無有異
 彼諸如來滅度後  正法興顯久住世
 經於十二那由劫  為諸佛子所護持
 此諸佛法熾盛時  有發無上菩提心
 其數過於琲e沙  皆悉勤修菩薩行
 彼諸善逝滅度已  所有一切聲聞眾
 斯眾皆悉得涅槃  過於大海諸沙數
 如是彼諸佛正法  具足興顯於世間
 饒益無量諸眾生  彼教如法大興盛
 如是聞佛所說已  一切大眾皆信解
 必當得成佛世尊  廣能利益諸群生
 是時眾會悉欣喜  頭面禮拜如來足
 無等恭敬於善逝  如法供養天人師
 是故踊躍發精進  猶如有人救頭燃
 常應親近善知識  勤修般若波羅蜜
 此是見實勝進行  汝等比丘應修習
 當成無上二足尊  功德如山利世間 

大寶積經卷第六十九

 

 

 

 

 

 

 

 

 

 

 

 

 

 

 

| 佛教如來宗 | 台灣論壇 | 電子書下載 | 法師 Wiki | 陀羅尼 | 佛教 | 弘憶論壇 | 

 

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