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寶積經卷第六十五

    北齊三藏那連提耶舍譯

  菩薩見實會第十六之五夜叉授記品第十

爾時復有八億夜叉。見諸阿修羅伽樓羅龍女龍王鳩槃荼乾闥婆等。供養如來聞授記已。欣喜踊悅皆得稱心。生希有心得未曾有。知佛世尊智慧無盡最尊最勝無所罣礙不可思議。復更得聞法門次第。於佛世尊作導師想。復於佛所作無盡慧想。彼諸夜叉知佛智慧無有盡已。於佛正法生愛樂心。彼於佛法甚愛樂已。為供養故。發勤精進。亦以偈讚曰

 我等今讚利世者  以佛智力具足故
 無盡無量如大海  故人師子身無等
 須彌可得知輕重  虛空可得知廣狹
 如來所有智慧力  一切不能得測量
 知諸眾生敬信心  是故應受皆已度
 於其度者知所趣  故佛無比亦無等
 隨彼所修善惡界  一切生處受其身
 知彼根信所應受  故佛無比亦無等
 貪欲惡行瞋恚行  及以癡行佛悉知
 憍慢嫉妒亦如是  故佛無比亦無等
 眾生於此多所失  如來善知彼業道
 世尊知彼甚捷利  故佛無比亦無等
 善逝善見諸世間  隨其方面所失者
 及以語言所喪失  世尊見彼悉無餘
 於六道中幾時住  隨彼多少所受苦
 及其所受種種身  世尊一切悉知見
 隨其煩惱力所起  造作方便及與業
 隨業所受種種苦  導師一切悉了知
 隨其所求解脫道  於佛法中已出家
 精勤修學聖道已  盡諸煩惱佛悉知
 於佛法中有凡夫  雖得出家不知義
 誹謗明人微妙法  世尊亦復善見彼
 彼諸誹謗正法人  業行所得眾苦惱
 隨其地獄久近住  如來亦能具足知
 於佛深得敬信已  出家受持正法藏
 觀察諸法皆悉空  斷除一切諸有道
 不願一切諸趣身  觀察此身猶如幻
 知諸音聲亦如響  堅住道者佛亦知
 讚歎無等大導師  我今所得福德聚
 以此福德願成佛  亦願眾生成自然 

爾時世尊知夜叉眾深心信已。現微笑相。爾時慧命馬勝比丘。以偈問曰

 人中師子所現笑  唯願說其笑因緣
 一切諸佛非無因  而現微笑人中月
 今此大眾皆懷疑  以見導師微笑故
 唯願世尊除其疑  皆令此眾得欣喜
 今於佛所得信者  及知微妙正法者
 其心堅固不動者  願佛宣說令彼聞
 此諸大眾皆懷疑  一切瞻仰如來面
 今日當有何等事  唯願世尊斷彼疑
 今日誰現大神力  今日誰發大精進
 今日佛共誰親友  於此大眾願顯現
 善哉牟尼愍世間  唯願斷除諸疑惑
 天人大眾若得聞  今日必當大欣喜 

爾時世尊以偈答慧命馬勝曰

 善哉馬勝汝所問  今當大利諸世間
 由汝能問笑因緣  故歎汝善解我意
 我今盡當答彼義  汝當一心專諦聽
 知諸夜叉心意已  我為世間現微笑
 夜叉諸眾心敬信  以知菩提寂滅故
 歎佛真實功德已  發心趣向大菩提
 為知諸法空寂故  除遣一切所有相
 於諸趣中願捨已  發心趣向大菩提
 以禪定力知諸陰  但是世諦不取著
 不著諸有如蓮花  發心趣向大菩提
 於諸有中障礙事  彼見空故不為縛
 知佛菩提無上已  彼等能修菩提行
 諸生老死皆悉空  此即無上菩提道
 知法自性空寂已  能得安隱大菩提
 知陰自性空寂已  寂靜菩提性亦難
 所修菩提行亦空  此智能知非凡了
 能觀智慧性自空  所觀境界皆寂滅
 知者亦空知是已  是人能修菩提道
 當知空亦性自空  相願亦復無體性
 若有人能如是知  是人能修真實行
 天人大眾聞是已  心生欣喜獲利益
 一切於佛敬信已  心住菩提寂靜句
 今此殊勝供養已  夜叉之眾心清淨
 此諸智者捨鬼道  於善趣中久受樂
 彼於未來多億佛  以神通力一念中
 於多佛土修供養  即於佛所獲得忍
 於諸世界不起相  智者能以神力往
 觀此世間猶如化  智者遊行無所著
 此等勇猛供諸佛  當得無上大菩提
 亦得無上淨佛土  其中當度無量眾
 彼等當成世間解  一切同號無邊智
 名聞十方壽千劫  寂滅智慧壽命等
 彼等所有聲聞眾  猶如靜夜諸星宿
 彼悉易得大菩提  一切無有苦難事
 天人大眾聞是已  為於菩提心踊悅
 其心堅固發精勤  以精進力持諸行 

  緊那羅授記品第十一

爾時復有八億緊那羅眾。大樹緊那羅王以為上首。見諸阿修羅伽樓羅龍女龍王鳩槃荼乾闥婆夜叉等。供養如來及聞授記已。甚生希有未曾有心。作是思量。此實希有未曾有事。以其眾生不可得故。無命者故。無生者故。無有人故。無摩那婆故。無養育故。無壽者故。無有我故。亦無我所故。以諸陰故名為眾生。一切諸陰亦不可得。以其界故名為眾生。一切諸界亦不可得。以有入故名為眾生。一切諸入亦不可得。以有業故得有果報。而彼行業亦不可得。無上菩提亦不可得。一切菩薩亦不可得。一切諸佛亦不可得。世尊雖爾而復與諸菩薩授記。以何義故。如來與諸菩薩授記示其名號。顯現業報說其當來。菩薩大眾復顯諸佛神通之力。又復說於正法之力。亦復顯現莊嚴佛土。宣說眾生有業有報。又復說於清淨佛剎。示顯菩薩遊諸佛國從一佛土至一佛土。復演菩薩往彼供養。亦說供養殊勝神變。又列供具微妙希有。又復說於經若干劫當得作佛。其佛住世經若干劫。其佛當有若干聲聞。彼佛滅後正法住世經若干劫。何故如來捨諸眾生入般涅槃。爾時大樹緊那羅王。生此疑已。與八億緊那羅眾。從座而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向佛。以偈問曰

 我等聞佛所記已  甚生疑惑大智慧
 既說授記復言空  我於二說不能解
 既說空寂離自性  法界平等無變動
 而復如來受供養  此事云何眾中月
 佛既說於無有生  而復說發菩提心
 於無量智二種說  此言祕密我不解
 云何言滅不可得  而人師子說有死
 唯願如實為記說  除斷我疑令無餘
 云何佛說猶如幻  又復顯示生天中
 於釋師子如是說  此祕密教我不解
 佛說諸法無所依  而復說依善知識
 此是世尊祕密語  我實不解人中雄
 云何說於無所堪  復教眾生修諸業
 降伏怨敵天中尊  祕密之說我不解
 云何佛說性自空  復言觀空得解脫
 我今於此不能解  願無邊智斷我疑
 云何佛說事盡滅  復說諸法性寂滅
 我今唯願無等等  開顯此等祕密說
 云何端正修伽陀  顯示諸法如虛空
 而愚癡人毀謗法  死必墮於大地獄
 大雄睇■悀揤D  又復說於諸餘趣
 既言此等由作業  復道無有作業者
 不可勝者所宣說  種種差別不可知
 我今於此生疑惑  唯願世尊見除斷
 既言善業無可集  復說修行得菩提
 沙門法王如是說  此亦我等不能解
 云何說法不可盡  而言謗者罪可畢
 無量智慧願開示  我於是中大有疑
 如來既說真際法  復言顛倒及施等
 無翳淨眼滅罪者  此義唯願為我說
 餘無有能為我等  宣釋如是所疑事
 唯有如來能斷除  是故我敬一切智 

爾時世尊聞大樹緊那羅王等問諸疑已。以偈答曰

 汝言說空復授記  於此二事不能解
 諸法若是不空者  佛不為其說授記
 以何因緣如是說  諸法若有體性者
 一切常住不可轉  彼應不減亦不增
 諸法體性本自空  猶如平正清淨鏡
 能現一切諸色像  如是當知一切法
 法界無有變異相  汝於一切供養物
 一一諸分當觀察  何等分中而有相
 法界常住無變異  智者應當如是觀
 諸凡夫人悉迷惑  無智慧故不能解
 汝言佛說無有生  復說發心為難解
 汝等今當一心聽  十力所說祕密義
 凡夫沒溺生死河  亦復繫心著彼處
 心常懷於想顛倒  故受生死諸苦惱
 從本已來未聞法  我若為彼定說者
 凡夫愚人於此法  轉復增長諸疑惑
 彼聞菩提勝利益  其心專注於彼果
 其心又復生味著  自然勝智無能過
 汝言無滅復有死  此二我今不能知
 於此一心應諦聽  我當為汝真實說
 為彼計常諸眾生  是故如來說於滅
 琩ˊ悁閉珧I壞  無有一法是常者
 汝言諸法猶如幻  復言生天懷疑者
 學人凡夫善趣等  是法不定故如幻
 如汝所言無有依  復言依止善知識
 欲求棄捨依止故  善友為說無所依
 汝言畢竟無堪能  復言有作我不解
 當觀車為眾分成  亦觀車有所作事
 若復有人著於我  亦復取於我所為
 我為是等說無堪  雖復如是非無作
 汝言一切性自空  復疑觀空得解脫
 顛倒愚癡無智者  不能了知體性空
 從於妄想分別生  虛妄攀緣故被縛
 為化如是眾生故  善逝說於性非有
 如汝所說事盡滅  一切諸法性亦滅
 迷惑無智諸眾生  妄分別故生渴愛
 譬如渴者見陽焰  以憶想故增長渴
 愚人復為虛妄害  於無所有起分別
 渴者妄生見水想  陽焰之處水本無
 妄想所害諸眾生  於諸不淨起淨想
 愚癡凡夫愛所縛  彼穢惡中性無淨
 譬如陽焰似水相  彼中體性實無水
 如是身中無淨色  身色亦復性非淨
 愚癡凡夫顛倒見  妄作淨想而被縛
 雖說諸法如虛空  亦說謗者墮地獄
 愚人聞之生怖畏  智者雖聞心安隱
 世間體性自空寂  愚癡無智起我想
 彼等若聞性空教  怖畏不得更受生
 彼等毀謗妙空法  皆由計著我見故
 如人繫縛於虛空  是無智人墮地獄
 我本所說諸善趣  及為世間說餘道
 說有作業而不失  亦奪其執有作者
 一切諸趣猶如夢  我為汝說如是知
 夢中無有去來相  顛倒見者著去來
 我既演說有作業  十方推求無作者
 譬如猛風吹諸樹  其樹相觸則火出
 其風及樹不作念  言謂我等能出火
 雖復如是而火生  當知有業無作者
 汝言福德無積聚  復云善得菩提果
 我今真實為汝說  汝當專諦至心聽
 譬如世人得長壽  其命至於百餘歲
 然彼歲數無聚積  一切緣集亦如是
 汝言諸法無有盡  復言我說業可畢
 觀空法者無有窮  隨世法故業有盡
 我雖說有實際法  顛倒亦非實際外
 顛倒愚癡眾生輩  不能了知真實際
 緊那羅王當諦聽  為具智慧勤進者
 一切諸相皆一相  所謂無相應當知
 若能解入於一字  我為智者說菩提
 一切諸法皆無作  此說阿字總持門
 一切菩薩之所行  無邊之相我已說
 此亦能入一切法  所謂阿字總持門
 一切諸法皆寂滅  示阿字門令得入
 樹緊那羅應當知  此亦阿字總持門
 一切諸法無分別  入此法門已宣說
 緊那羅王應當知  此亦阿字總持門
 一切諸法無自性  示阿字門令得入
 樹緊那羅應當知  此亦阿字總持門
 一切諸法無有邊  以阿字門說諸法
 緊那羅王應當知  此亦阿字總持門
 盡無盡法我已說  應說一切法無盡
 一切十方諸如來  已說無盡總持門
 一切諸法無有門  物無有故現非有
 此亦即是總持門  由是能入阿字門
 於諸不可思議法  諸佛依實能顯示
 樹緊那羅應當知  此亦阿字陀羅尼
 一切諸法無所趣  我為智者說菩提
 此亦即是總持門  是阿字門應當入
 一切諸法無有來  若不修者則不得
 此亦是其總持門  是阿字門應當入
 諸法假名皆當有  推其自性不可得
 此亦是其總持門  是阿字門應當入
 一切諸法無自性  推其自性不可得
 此亦是其總持門  是陀羅尼佛所說
 一切諸法不可得  以法自性無故然
 此亦是其總持門  是阿字門應當入
 樹緊那羅應當聽  一切諸法離思念
 此亦是其總持門  是陀羅尼善逝說
 諸佛世尊已顯示  法無實故無障礙
 此亦是其總持門  當入阿字陀羅尼
 一切諸法無障礙  無有能障諸法者
 此亦是其總持門  入阿字門我已說
 一切諸法無有生  智者當知唯一相
 彼一切法無生者  當知是法無有名
 一切諸法無有生  其生本來不可得
 此亦是其總持門  是阿字門應當入
 若法無實無生者  不可睹見不可示
 諸法自性不可得  是故無有能見者
 一切諸法無有比  是故一相無有相
 譬如虛空無有等  一切諸法亦復然
 一切諸法無增減  非一非二非焦惱
 亦非是冷復非熱  以非有故不可見
 無有曲相及直相  亦復無有明闇相
 亦無見聞諸相等  是無所有陀羅尼
 非是諂曲非正直  無有卷舒諸相等
 亦無瞋恚及欣喜  復無起作與寂滅
 無有入相及出相  無進無退無來往
 亦復無眠及無寤  離覺知相應當知
 非是其眼復非盲  無有能見及暗障
 亦無開相及閉相  非是調伏非不調
 非是掉動及止息  亦非世間非涅槃
 非是真實非虛妄  如是當知佛境界
 為欲調伏世間故  斷除汝疑我無疑
 第一義中無人能  除斷一切他疑網 

爾時大樹緊那羅王。聞佛說於總持之門。心大欣喜。既欣喜已發勇猛心。即時化作八億重閣。此諸重閣或在樹上。或蓮花上。或在山上。皆是七寶之所莊嚴。彼諸重閣。皆以種種眾寶之蓋種種寶幢。而用莊嚴。復以種種寶花旒蘇。種種雜色繒綵旒蘇。而為莊飾。爾時大樹緊那羅王。并及八億緊那羅眾持香山中所有水陸一切諸花。以散佛上。既散佛已。一一各昇七寶重閣。遶佛三匝。復以水陸所有諸花。重散如來復遶三匝。爾時大樹緊那羅王。及與八億緊那羅眾。從重閣下復遶三匝。頂禮佛足一心合掌。瞻仰世尊目不暫捨。卻住一面。思念如來過去現在無量功德。爾時世尊知大樹緊那羅王及八億眾深心樂欲。現微笑相。爾時慧命馬勝比丘。以偈問曰

 善逝非是無緣笑  天人所供如實說
 眾睹佛笑悉懷疑  眾見最勝如初月
 妙色世尊誰今日  於無二法起勝慧
 我於今日懷疑惑  唯願人尊除我疑
 誰於佛法得淨心  如來由彼現微笑
 唯願如來為記說  言說中勝斷我疑
 是時一切諸大眾  若聞佛說皆欣喜
 願除彼等諸疑惑  如佛所教皆能行
 是故最勝兩足尊  除斷疑惑為記說
 願為緊那羅王等  及為一切諸眾生 

爾時世尊復以偈頌答馬勝言

 善哉馬勝知時問  我今為汝分別說
 由汝問故我顯示  眾人當得佛功德
 汝當清淨專一心  聽希有事勿亂意
 所謂善逝最勝智  無有障礙大知見
 緊那羅王設疑問  為利一切諸眾生
 我今說彼當來果  諦聽我當斷汝疑
 樹緊那羅八億等  王及臣民諸眷屬
 是等於我供養已  從此命終生天上
 此已後九億劫  流轉在於人天中
 具足修習五神通  得智自在心自在
 彼於那由他佛剎  是人師子遭化生
 身處天宮而不動  琩禪悅安隱樂
 彼於九十千萬劫  在於人天流轉已
 各各自於佛剎中  皆得成於無上道
 其劫號曰常照曜  於彼劫中成佛道
 此皆一生補處人  彼智慧者當得佛
 彼佛國土無一人  非是修行成熟者
 皆是一生補處人  無求聲聞二乘者
 一切皆是大菩薩  為世明者悉生彼
 悉是一生補處人  後當皆得成佛道
 彼土諸大菩薩眾  安住弘誓大願中
 我於無量諸佛剎  皆悉修治令清淨
 彼菩薩願甚廣大  於長夜中善思量
 以其清淨信樂心  各自修治已佛剎
 彼諸佛土妙莊嚴  遠離一切諸煩惱
 其地遍有諸宮林  解脫一切諸惡道
 所有諸過及八難  彼佛國土悉皆無
 既修清淨佛剎已  眾生便即易調伏
 如是世尊天中天  為緊那羅說授記
 彼時一切諸大眾  聞已心皆大欣喜 

大寶積經卷第六十五

 

 

 

 

 

 

 

 

 

 

 

 

 

 

 

| 佛教如來宗 | 台灣論壇 | 電子書下載 | 法師 Wiki | 陀羅尼 | 佛教 | 弘憶論壇 | 

 

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