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寶積經卷第三十九

    大唐三藏法師玄奘奉 詔譯

  菩薩藏會第十二之五如來不思議性品第四之三

爾時佛告舍利子。云何菩薩摩訶薩。於如來不思議無畏。信受諦奉心志清淨無惑無疑。倍復踊躍深生歡喜發希奇想。舍利子。如來應正等覺。有四種不思議無畏。由成就是四無畏故。如來應正等覺。於大眾中自稱我處大仙尊位。正師子吼轉大梵輪。一切世間沙門婆羅門。諸天魔梵。不能如法而轉。舍利子。何等名為四無所畏。舍利子。如來應正等覺成就無上智力故。於大眾中自稱我是正等覺者。此中諸天世間。不見有能於如來前立如是論。汝於此法非正等覺。舍利子。云何如來名正等覺。舍利子。如來能於一切諸法。平等正覺無非平等。若凡夫法。若諸聖法。若諸佛法。若諸學法。若無學法。若獨覺法。若菩薩法平等平等。若世間法。若出世間法。若有罪無罪。有流無流。有為無為。如是等一切諸法。如來悉能平等正覺。是故名為正等覺者。舍利子。云何名為平等之性。舍利子。諸見自體與彼空性其性平等。諸相自體與彼無相其性平等。三界自體與彼無願其性平等。生法自體與彼無生其性平等。諸行自體與彼無行其性平等。起法自體與彼不起其性平等。貪性自體與彼無貪其性平等。三世自體與彼真如其性平等。無明有愛自體與明解脫其性平等。生死流轉自體與彼寂靜涅槃其性平等。如是舍利子。如來能於一切諸法平等正覺。是故如來名正等覺

復次舍利子。此如來無畏不可思議。又以大悲而為方便。真如平等。真性如性。非不如性。不變異性。無覆藏性。無怖畏性。無退屈性。無違諍性。由如是故光顯大眾。能令悅豫遍身怡適。心生淨信踊躍歡喜。舍利子。世間眾生無有能於如來無畏起違諍者。何以故。由如來無畏不可為諍故。如性平等處法界性。流布遍滿諸世界中無能違害。舍利子。如如來無畏於一切甚深微細雜可知法。能正等覺。如是如來安住大悲。種種言音種種法門。為彼有情開示妙法。若能依此修遠離行速盡苦際。若諸含識實非大師自稱大師。非正等覺稱正等覺。以如來不思議無畏故悉皆映奪。令彼眾生傲慢摧碎逃迸遠避。舍利子。如來無畏不可思議無邊無際。譬如虛空。若有欲求如來。無畏邊際者。不異有人求空邊際。舍利子。諸菩薩摩訶薩聞如來說是不思議無畏已。信受諦奉清淨無疑。歡喜踊躍發希奇想。舍利子是名第一正等覺無畏。由如來成就此無畏故。於大眾中正師子吼轉大梵輪。乃至一切世間所不能轉。復次舍利子。如來應正等覺。成就無上智力故。於大眾中自稱我今諸流已盡。此中諸天世間。無能於如來前如法立論。汝有如是諸流未盡。舍利子。云何如來流盡之性。舍利子。如來於欲流中心善解脫。永斷一切貪行習氣故。如來於有流中心善解脫。永斷一切瞋行習氣故。如來於無明流中心善解脫。永斷一切癡行習氣故。如來於見流中心善解脫。永斷一切煩惱行習氣故。以是因緣故說。如來諸流已盡。舍利子。如是說法依世俗故非為勝義。於勝義中無有一法住聖智前。可遍知可永斷可修習可作證者。何以故。舍利子。所言盡者未嘗不盡性究竟盡。不由對治說名為盡。如實性盡。如實性盡故無法可盡。無法可盡故即是無為。以無為故無生無滅。亦無有住。是故說言如來出世。若不出世常住法性常住法界。即於其中聖智慧轉。雖如是轉無轉無還。舍利子。由是法門故無有諸流。亦無流盡而可得者。如是如來住大悲已。為諸有情說流盡法

復次舍利子。如來無畏不可思議。復以大悲而為方便。真如平等。真性如性。非不如性。不變異性。無覆藏性。無怖畏性。無退屈性。無違諍性。由如是故光顯大眾。能令悅豫遍身怡適。心生淨信歡喜踊躍。舍利子。世間眾生無有能於如來無畏起違諍者。何以故。由如來無畏不可為諍故。真如平等處法界性。流布遍滿諸世界中無能違害。如是不可思議無量無數無有邊際。妙法成就。由如來大悲熏心。為諸眾生說流盡法。欲令永斷彼諸流故。舍利子。如來無畏不可思議無邊無際。譬如虛空。若有欲求如來無畏邊際者。不異有人求空邊際。舍利子。是諸菩薩摩訶薩聞如來說是不思議無畏已。信受諦奉清淨無疑。乃至發希奇想。舍利子。是名第二流盡無畏。由成就此無畏故。如來於大眾中正師子吼。自稱我處大仙尊位轉大梵輪。乃至一切世間所不能轉

復次舍利子。如來應正等覺。成就無上智力故。於大眾中唱如是言。我說障法決定能障。此中諸天世間。無能於如來前如法立論。汝說如是障法不能為障。舍利子。云何名為能障礙法。舍利子。謂有一法能為障礙。何等一法。謂心不清淨。復有二法能為障礙。謂無慚無愧。復有三法能為障礙。謂身惡行語惡行意惡行。復有四法能為障礙。由貪欲故行所不行。由瞋恚故行所不行。由愚癡故行所不行。由怖畏故行所不行。復有五法能為障礙。謂殺生不與取欲邪行妄語飲酒。復有六法能為障礙。謂不恭敬佛菩提。不恭敬法。不恭敬僧。不恭敬律儀。不恭敬三摩地。不恭敬建立施設。復有七法能為障礙。謂慢勝慢勝上慢增上慢邪慢下慢我慢。復有八法能為障礙。何等為八。謂邪見邪思邪語邪業邪命邪勤邪念邪三摩地。復有九法能為障礙。何等為九。謂於我身去來今世作不饒益生惱害事。於我所愛去來今世作不饒益生惱害事。我所不愛於去來今而作饒益生惱害事。復有十法能為障礙。謂十不善道。是故略說。是十種法能為障礙。為欲止息寂靜永斷如是障礙法故。如來為諸有情敷演正法。舍利子。乃至一切違罪作意相應諸結。若由諸法住愛味觀。顛倒相應違背出離。愛見執著於有味著。有所依事身語意業。彼一切相如來了知皆是障礙。既了知已。如實說為能障礙法。復次舍利子。此如來無畏不可思議。以大悲為方便。真如平等。真性如性。非不如性。無變異性。無覆藏性。無怖畏性。無退屈性。無違諍性。由如是故光顯大眾。能令悅豫遍身怡適。心生淨信踊躍歡喜。舍利子。世間眾生無有能於如來無畏起違諍者。何以故。由如來無畏不可為諍故。如性平等處法界性。流布遍滿諸世界中無能違害。如是無量無數。不可思議。無與等者。不可宣說。妙法成就。而如來大悲熏心。為諸有情說障礙法。欲令止息寂靜永斷彼障法故。舍利子。如來無畏不可思議無邊無際。譬如虛空。若有欲求如來無畏邊際者。不異有人求於空際。舍利子。是諸菩薩摩訶薩。聞如來說是不思議。無畏如虛空已。信受諦奉清淨無疑。乃至發希奇想。舍利子。是名第三說障法無畏。由如來成就此無畏故。於大眾中正師子吼轉大梵輪。乃至一切世間所不能轉

復次舍利子。如來應正等覺成就無上智力故。於大眾中唱如是言。我說聖出離所修能正盡苦道。若諸有情修習此道必定出離。此中諸天世間。無能於如來前如法立論。汝所說道不能出離。舍利子。云何名為聖出離道。舍利子。所謂一正趣道。能令眾生畢竟清淨。復有二法。能令眾生畢竟出離。謂奢摩他及毘缽舍那。復有三法能令出離謂空無相無願解脫之門。復有四法能令出離。謂緣身生念緣受生念緣心生念緣法生念。復有五法能令出離。謂信根勤根念根三摩地根慧根。復有六法能令出離。謂念佛念法念僧念戒念捨念天。復有七法能令出離。所謂念等覺支擇法等覺支。勤等覺支。喜等覺支。安息等覺支三摩地等覺支捨等覺支。復有八法能令出離。所謂聖八支道。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勤正念正三摩地。復有九種悅根本法能令出離。所謂悅喜安息樂三摩地如實智見厭及離欲解脫。復有十法能令出離。謂十善業道。如是如來為諸有情如實開示離聖出行。舍利子。乃至一切所有正善菩提分法。或戒聚相應。或三摩地聚慧聚解脫聚解脫智見聚相應。或聖諦相應。如是名為能出離行。又舍利子。能出離者。所謂正行。言正行者。於此法中無有一法。若增若減若來若去。若取若捨。何以故。非行正行者行一種覺。若能如實知見諸法皆不二性。是則名為聖出離行。舍利子。此如來無畏不可思議。以大悲為方便。真如平等。真性如性。非不知性。無變異性。無覆藏性。無怖畏性。無退屈性。無違諍性。由如是故光顯大眾。能令悅豫遍身怡適。心生淨信踊躍歡喜。舍利子。世間眾生無有能於如來無畏起違諍者。何以故。由如來無畏不可為諍故。如性平等處法界性。流布遍滿諸世界中無能違害。如是聖出離行。無量無數。不可思議。無與等者。不可宣說妙法成就。而如來大悲熏心。為諸眾生開示演說聖出離行。若有眾生如實解了修行正道。必能出離速盡諸苦。舍利子。如來無畏無邊無際。譬如虛空。若有欲求如來無畏邊際者。不異有人求於空際。舍利子。諸菩薩摩訶薩聞是如來不思議無畏已。信受諦奉清淨無疑。乃至發希奇想。舍利子。是名第四說聖出離道無畏。由如來成就此無畏故。於大眾中正師子吼轉大梵輪。一切世間沙門婆羅門。諸天魔梵。不能如法而轉。舍利子。如來如是四種無畏無邊無際。譬如虛空。一切眾生不能得盡其邊際者。諸菩薩摩訶薩聞如來如是不思議無畏如虛空已。信受諦奉清淨無疑。倍復踊躍深生歡喜發希奇想。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頌曰

 自然正覺悟  諸法平等性
 故遍見如來  說名正等覺
 若諸凡夫法  及學無學法
 最勝獨覺法  佛法悉平等
 一切世間法  及諸出世法
 善不善不動  涅槃路平等
 若空若無相  若離諸願樂
 無生無有為  悉見平等性
 覺平等性已  如所應宣說
 解脫諸有情  大牟尼無畏
 已解脫三有  復開示解脫
 諸人天聖尊  顯第二無畏
 最勝覺障法  習不證解脫
 非清淨下劣  不具諸羞愧
 未嘗有身護  及以語意護
 貪瞋癡怖畏  害命損他財
 行邪欲妄語  飲酒不恭敬
 七慢八邪支  悉非解脫處
 九惱害多過  十不善業道
 不如理思惟  愚癡無解脫
 顛倒修諸行  執虛妄放逸
 佛知說障法  是第三無畏
 清淨門無量  修習證菩提
 佛自然通達  說趣甘露法
 乃至諸所有  眾多妙善法
 助清淨菩提  最勝所稱讚
 若善修習已  不證諸解脫
 必無有是處  十力者誠言
 若如理思惟  息廣大煩惱
 觀諸法平等  善修習聖行
 不執著諸相  是法及非法
 解脫諸憂怖  大淨者所說
 善知種種法  虛廓如淨空
 又如幻如夢  解脫諸有海
 若放逸造業  輪迴諸有趣
 大悲愍眾生  欲令證解脫
 十力牟尼尊  處生死化法
 是第四無畏  清淨等虛空 

如是舍利子。是名如來不思議無畏。菩薩摩訶薩信受諦奉清淨無疑。乃至發希奇想。爾時佛告舍利子。云何菩薩摩訶薩。於如來不思議大悲。信受諦奉。乃至發希奇想。舍利子。諸佛如來大悲常轉。何以故。諸佛如來不捨一切眾生故。於一切時為成熟一切眾生故。當知大悲常起不息。舍利子。此如來大悲如是無量。如是不可思議。如是無等等。如是無邊。如是不可說。如是猛利。如是久遠。隨諸眾生乃至如來一切語業。於是大悲亦難宣說。何以故。猶如如來證得菩提。不可思議。如是如來於諸眾生大悲發起。亦復如是不可思議。舍利子。云何如來證得菩提。舍利子。猶如來入如是無根無住故證得菩提。舍利子。何等為根。何等為住。有身為根。虛妄分別為住。如來於此二法平等解了。是故說言。猶如如來入無根無住故。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一切眾生不能解了。如是二法如來於彼發起大悲。我今定當開示令其解了。如是無根無住法故

復次舍利子。夫菩提者其性寂靜。何等名為寂靜二法。舍利子。於內為寂於外為靜。何以故。眼性是空離我我所。如是耳鼻舌身意意性是空離我我所。若如是知名之為寂。如實了知眼性空已不趣於色。乃至如實了知意性空已不趣於法。若如是知名之為靜。一切眾生於此寂靜二法不能解了。如來於彼發起大悲。我今定當開示令其解了。如是寂靜二法故

復次舍利子。我證菩提自性清淨。云何名為自性清淨。舍利子。菩提之性體無染污。菩提之性與虛空等。菩提之性是虛空性。菩提之性同於虛空。菩提虛空平等平等究竟性淨。愚癡凡夫不覺如是自性清淨。而為客塵煩惱之所染污。一切眾生於是自性清淨不能解了。如來於彼發起大悲。我今定當開示令其解了。如是自性清淨故

復次舍利子。我證菩提無入無出。何等名為入出二法。舍利子。所言入者名執諸法。所言出者名不執諸法。如來明見無入無出平等法性。猶如如來明見無遠及無彼岸。何以故。以一切法性離遠及彼岸故。能證是法故名如來。一切眾生於此無入無出法性不能覺了。如來於彼發起大悲。我今定當開示令其覺了。如是無入無出法故

復次舍利子。我證菩提無相無境。何等名為無相無境。舍利子。不得眼識名為無相。不觀於色名為無境。乃至不得意識名為無相。不觀於法名為無境。舍利子。無相無境眾聖所行。何等所行。謂在三界愚癡凡夫。於眾聖所行不能行故。於無相無境不能覺了。如來於彼發起大悲。我今定當開示令其覺了。如是無相無境法故

復次舍利子。言菩提者非去來今。三世平等三相輪斷。何等名為三相輪斷。舍利子。於過去世心無顧轉。於未來世識無趣向。於現在世意無起作。是心意識無有安住。不分別過去。不執著未來。不戲論現在。一切眾生不能覺悟。三世等性三輪清淨。如來於彼發起大悲。我今定當開示令其覺悟。如是三世三輪平等清淨故

復次舍利子。我證菩提無為無性。何故名曰無為無性。舍利子。是菩提性非眼識所識。乃至非意識所識。言無為者無生無滅。亦無有住。三相永離故名無為。舍利子。知無為性當覺有為。何以故。諸法自性即是無性。夫無性者即體無二。一切眾生。不能覺悟此無性無為故。如來於彼發起大悲。我今定當開示令其覺悟。如是無性無為故

復次舍利子。我證菩提無差別跡。何故名為無差別跡。舍利子。真如法性二俱名跡。性無別異性無安住名無差別。諸法實際名之為跡。性無動搖名無差別。諸法空性名之為跡。性不可得名無差別。諸法無相名之為跡。性不可尋名無差別。諸法無願名之為跡。性無發起名無差別。無眾生性名之為跡。即體性無名無差別。是虛空相名之為跡。性不可得名無差別。其性無生是名為跡。其性無滅名無差別。其性無為是名為跡。性無行住名無差別。為菩提相是名為跡。其性寂靜名無差別。為涅槃相是名為跡。其性無生名無差別。舍利子。一切眾生不能覺悟無差別跡。如來於彼發起大悲。我今定當開示令其覺悟。如是無差別跡故

復次舍利子。言菩提者不可以身證。不可以心證。何以故。身性無知無有作用。譬如草木牆壁琢石之光。心性亦爾。譬如幻事陽焰水月。若能如是覺悟身心是名菩提。舍利子。但以世俗言說假名菩提。菩提實性不可言說。不可以身得。不可以心得。不可以法得。不可以非法得。不可以真實得。不可以非真實得。不可以諦得。不可以妄得。何以故。由菩提性離言說故。亦離一切諸法相故。又以菩提無有形相用通言說。譬如虛空無有形處故不可說。舍利子。如實尋求一切諸法皆無言說。何以故。由諸法中無有言說。於言說中亦無諸法。一切眾生不能覺悟如是諸法理趣。如來於彼發起大悲。我今定當開示諸法理趣令其覺悟。如是諦實義旨故

復次舍利子。言菩提者無取無藏。何等名為無取無藏。舍利子。了知眼故名無所取。不觀色故名曰無藏。舍利子。如來證是菩提無取無藏故。不取於眼。不藏於色。不住於識。乃至不取於意。不藏於法。不住於識。雖不住識。而能了知一切眾生心之所住。云何了知。謂諸眾生心住四法。何等為四。一切眾生心住於識。心住於受。心住於想。心住於行。如來如是如實了知住與不住。一切眾生不能覺悟無住實際。如來於彼發起大悲。我今定當開示令其覺悟。如是無住實際法故。復次舍利子。言菩提者空之異名。由空空故菩提亦空。菩提空故諸法亦空。是故如來如其空性覺一切法。不由空故覺法空性。由一理趣智故覺法性空。空與菩提性無有二。由無二故不可說言。此是菩提。此是空性。若有二者則可言說。此為菩提。此為空性。以法無二無有二相。無名無相無行。畢竟不行亦不現行。所言空者遠離取執。勝義諦中無法可得。由性空故說名為空。如說太虛名為虛空。而太虛性不可言說。如是空法說名為空。而彼空性不可言說。如是悟入諸法實無有名假立名說。然諸法名無方無處。如名詮諸法。此法無方無處亦復如是。如來了知一切諸法從本已來無生無起。如是知已而證解脫。然其實性無縛無脫。諸癡凡夫不能覺悟此菩提性。如來於彼發起大悲。我當開示令其覺悟。如是菩提之實性故

復次舍利子。菩提之性與太虛等。然太虛性無等不等。菩提亦爾無等不等。猶如諸法性無真實。不可說等及不平等。如是舍利子。如來覺悟一切諸法。其性平等無不平等。如實覺悟無有少法。可為平等及不平等。如是如來如實智量窮諸法量。何者名為如實智耶。謂知諸法本無而生生已離散。無主而生無主而散。若生若散隨眾緣轉。此中無有一法若轉若還及隨轉者。故說如來為斷諸徑說微妙法。一切眾生不能覺悟斷諸徑法。如來於彼發起大悲。我當開示令其覺悟。如是斷諸徑法故

復次舍利子。言菩提者。即是如句。何等名為如句之相。舍利子。如菩提相諸色亦爾。同彼真如無有退還而不遍至。受想行識亦復如是。如彼真如無不遍至。舍利子。如菩提相同彼真如。四大之性亦復如是。如彼真如無有退還而不遍至。如菩提性同彼真如。眼界色界及眼識界。乃至意界法界及意識界亦復如是。如菩提相但假施設。一切諸法蘊界處等但假施設。亦復如是。知如是相名為如句。又舍利子。如來一切如實覺悟不顛倒覺。猶如前際中後亦爾。何以故。前際無生。後際無趣。中際遠離。如是一切名為如句。如是一句一切亦爾。如是一切一句亦爾。非如性中一性多性而是可得。一切眾生不能覺悟此之如句如來於彼發起大悲我當開示令其覺悟如是真如法句故

復次舍利子言菩提者。名入於行及入無行。何等名為行及無行。舍利子。發起善法名之為行。一切諸法即不可得名為無行。住不住心名之為行。無相三摩地解脫門名為無行。舍利子。所言行者稱量算數觀察於心。言無行者過稱量等。云何名為過稱量等。以一切處無有諸識作用業故。舍利子。所言行者謂於是處觀察有為。言無行者謂於是處證於無為。愚癡凡夫不能覺悟入行非行。如來於彼發起大悲。我當開示令其覺悟。如是入行非行法故

復次舍利子。夫菩提者無流無取。云何名為無流無取。舍利子。離四流性故曰無流。何謂為四。離欲流性。離有流性。離無明流性。離見流性。舍利子。離四取性故名無取。何等為四。離欲取性。離有取性離見取性。離戒取性。舍利子。如是四取皆由無明。而為盲闇愛水隍池之所擁閉。由執我故受蘊界處。如來於中如實了知。我取根本自證清淨。亦令眾生證得清淨。舍利子。如來既證是清淨故。於諸法中無所分別。何以故。舍利子。由此分別起不如理思惟。此但如理相應故不起無明。不起無明故不能發起十二有支。若不發起十二有支此即無生。若無生者此即決定。若決定者此即了義。若了義者此即勝義。若勝義者即無人義。無人義者即不可說義。不可說義者即緣起義。諸緣起義者即是法義。諸法義者即如來義。舍利子。若能如是觀緣起者即是觀法。若觀法者即觀如來。如是觀者離真如外無有所觀。此中云何有所有耶。謂相及緣。如是二法。若能觀察無相無緣。即真實觀如來。覺悟如是諸法平等故平等。愚癡凡夫不能覺悟此無流無取性。如來於彼發起大悲。我當開示令其覺悟。如是無流無取性故

復次舍利子。夫菩提者。其性清淨無垢無執。云何名為清淨無垢及以無執。舍利子。空故清淨。無相故無垢。無願故無執。又舍利子。無生故清淨。無作故無垢。無取故無執。又舍利子。自性故清淨。遍淨故無垢。光潔故無執。又舍利子。無戲論故清淨。離戲論故無垢。戲論寂靜故無執。又舍利子。真如故清淨。法界故無垢。實際故無執。又舍利子。虛靜故清淨。無礙故無垢。空寂故無執。又舍利子。內遍知故清淨。外不行故無垢。內外不可得故無執。又舍利子。蘊遍知故清淨。界自體故無垢。處損減故無執。又舍利子。過去盡智故清淨。未來無生智故無垢。現在法界住智故無執。舍利子。如是清淨無垢無執之性同趣一句。言一句者謂寂靜句。諸寂靜者即極寂靜。極寂靜者即遍寂靜。遍寂靜者名大牟尼。舍利子。猶如太虛菩提亦爾。如菩提性諸法亦爾。如諸法性真實亦爾。如真實性國土亦爾。如國土性涅槃亦爾。故說涅槃諸法平等。亦名究竟。無邊際相故無有對治。離對治相故。如是諸法本來清淨無垢無執。舍利子。如來於是色無色等一切諸法。如實覺悟觀有情性。遊戲清淨無垢無執。發起大悲。我今定當開示令其覺悟。如是清淨無垢無執法故

復次舍利子。如是如來不可思議大悲。不由功用任運常轉。流布遍滿十方世界無有障礙。舍利子。如來大悲不可思議。無邊無際猶如虛空。若有欲求如來大悲邊際者。不異有人求於空際。舍利子。是諸菩薩摩訶薩聞如來不思議大悲同虛空已。信受諦奉清淨無疑。乃至發希奇想。爾時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頌曰

 諸佛證菩提  無根無所住
 如佛所證已  為諸眾生說
 諸佛證菩提  寂靜極寂靜
 觀眼等內空  色等外空性
 有情不覺悟  寂靜極寂靜
 如來知句義  於彼起大悲
 菩提性光潔  清淨等虛空
 是眾生不了  於彼起大悲
 諸佛證菩提  無去來取捨
 是眾生不了  於彼起大悲
 諸佛證菩提  無相無境界
 眾聖之所行  非愚夫所履
 諸凡夫不知  雖知不明達
 如來於彼類  興起於大悲
 無為之自性  無生亦無滅
 於彼亦無住  三輪長解脫
 愚夫不能覺  諸有為自性
 於彼起大悲  開如是理趣
 菩提非身證  亦不由心證
 身自性無知  心如幻事等
 愚夫不能覺  身心自體性
 於彼起大悲  開如是妙理
 諸佛自然證  廣大勝菩提
 安坐樹王下  觀察含靈性
 登上生死輪  循環種種趣
 如來見彼已  興猛厲大悲
 憍慢之所壞  見網矬鬈q
 於苦生樂想  無常起常想
 計我眾生  命者見所壞
 如來觀彼已  興猛厲大悲
 一切眾生性  覆障於癡膜
 無有慧光明  如重雲掩日
 如來見彼已  興猛厲大悲
 以無垢智光  當為彼明照
 既入諸惡趣  常迷失正道
 或墮地獄趣  畜生鬼趣中
 過去佛已知  導開前正路
 今佛見彼已  興猛厲大悲
 佛知一切法  真如及實性
 清淨等虛空  證成真解脫
 諸眾生不知  如是淨妙法
 如來見彼已  興猛厲大悲 

如是舍利子。是名如來不思議大悲。諸菩薩摩訶薩聞是不可思議大悲已。信受諦奉清淨無疑。倍復踊躍。深生歡喜。發希奇想

大寶積經卷第三十九

 

 

 

 

 

 

 

 

 

 

 

 

 

 

 

| 佛教如來宗 | 台灣論壇 | 電子書下載 | 法師 Wiki | 陀羅尼 | 佛教 | 弘憶論壇 | 

 

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