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寶積經卷第十一

    西晉三藏竺法護譯

  密跡金剛力士會第三之四

密跡金剛力士。復謂寂意菩薩。何謂為如來心祕要。其業清淨。所以因緣一切諸天子所生。以一識慧。壽八萬四千劫。又其神識不轉不變。以為餘識乃至定意還得壽命。從彼終沒。因其所行受身而生。如是寂意。如來從其夜得成佛道。至滅度日。於其中間。如來無疑亦不迴轉。心無思行。心無遊行。心無不堅。心無所合。心無所散。心無亂。心無移。心無遊。心無護。心無寂。心無失時。心無迷。心無求理。心無暗。心無生。心無喜。心無怯。心無住。心無。心無想。心無望。心無求想。心無消滅。心無所觀。心無御識。心無住處。心無觀他。心目無睹。耳無所聽。無鼻口身。心無想念。意不倚色。無聲香味細滑。心不依法。心無樂處。心不非樂。心不住內亦不住外。心不入法。心不越慧。心不觀過去。心不觀當來。心不觀現在。心如來聖。心清淨巍巍。其心不造罪福之業。於一切法慧無罣礙。而普示現已。心清淨不見他人心不清淨。其所見者亦無所觀。若所觀者。亦無妄想。察無放逸。睹所觀見。亦無馳騁。觀有所見。永無所見。如來所見。不肉眼視。不天眼睹。不慧眼察。不法眼看。不佛眼觀。不合天耳聽。不合觀他心。不雜念識過去世事。不依神足而為變化。不倚所有。諸漏已盡。於一切法悉無合會。應於諸法無所罣礙。其無吉祥。無有眾業。永無所行。其慧所住。猶若本無。皆知一切眾生心行。十種力業四無畏慧十八不共諸佛之法。是亦若斯。進退無業。捨心意識。不離如來三昧定住。普造一切諸佛道事。一切諸法慧無罣礙。悉無所著。猶如寂意。如來至真化如來像。其化如來。無心意識身口意。其行所在至真示現。隨時能作佛事。化亦無想。亦無求念。如是寂意。道心如斯。猶如來化等無有異。其所化者所念無念。無身口心。因緣進退。目睹見之。皆作佛事。亦無所有。所謂化者悉無所行。諸法如化。如來解是。成最正覺。已成正覺。如來慧識不住五陰。無十八種。亦無諸入。不住內外。無善無不善。無現世。無度世。無有漏無不漏。無塵勞諍訟之厭。不住無為有數無數。無有三世去來今行。周旋往反。不住有為有所觀察也。不住無為觀也。其慧亦如是。悉無所住。如來至真處於一切眾生志性。顯仁慈慧。無所傷害。救濟危厄。寂意當知。是如來祕要。若有所入。其所班宣無不普達。又有寂意。如來祕要不可限量。所宣祕密不可得底。密跡金剛力士說如來祕要品時。無央數諸佛世界六反震動。其大光明照於十方。睹於十方無量佛土。天雨眾花。箜篌樂器不鼓自鳴。無央數人皆發無上正覺道意。不可計菩薩。逮得無所從生法忍。不可限人逮得柔順法忍。倍復不可計菩薩得一生補處。德本淳淑。以是因緣故。十方所在諸佛國土。各各在諸佛世尊。於賢劫中。眾菩薩等淨修梵行。是諸菩薩以法供養。皆各散花。奉事貢上密跡金剛力士。其所散花化成花蓋。承佛威神。是諸花蓋一切咸來。在於佛所。而繞佛及密跡金剛力士。三匝普覆眾會。又其寶蓋住虛空中。當於佛上從寶蓋。出如是比好妙音聲。唯然世尊。賢劫菩薩遣我等來。供養大聖及密跡金剛力士。奉法供養及班宣是如來至真不可思議所說祕要。皆佛威變之所為也。爾時一切諸來眾會。聞說是法。欣然大悅皆共叉手。咸禮稽首密跡金剛力士。益加恭敬。現若干變。宣說是言。我等世尊。為得善利。獲無極慶。乃逮得見密跡金剛力士。值聞如來不可思議祕要言教。若有眾生。得致聞是經典之要。而信樂者。以近道業不懷狐疑。未曾猶豫入佛訓誨。則當觀之。為不退轉。當至無上正真道也。時佛嗟歎密跡金剛力士言。善哉善哉快說是言。誠如宣意。復告寂意菩薩。大士。如來功勳甚奇真諦。四無所畏。是經典者。如密跡金剛力士所可諮嗟。快說至訓。斯諸正士。諸佛尊法道慧巍巍如是。其聞是法。不恐不怖心不懷懼。解義所趣。若復受持能諷誦學。廣為人說不久受決。當作是觀。疾逮無上正真之道。成最正覺。爾時彼眾會場地。正其中間。於世尊前。地尋時劈裂。深六十八百千由旬。自然出水渧大如車釭。上虛空中高至梵天。灑三千大千世界。佛告寂意。汝寧見此其大渧水上虛空中。灑乎三千大千世界地乎。對曰已見。天中之天。唯然大聖。垂愍唯說何所先瑞。佛告寂意。仁當知此。今斯水渧地無思想無所裂壞。水自然出。諸法師等亦復若斯。若以受持是經至要。住如上教而奉行法。皆當裂壞六十二見眾邪疑網。逮得於此不可盡明法辯才之慧。斯諸正士為諸眾生。快說正法普悅眾心。又寂意。知是經典者。盡脫眾惡三塗之難乎。時賢者舍利弗。前白佛言。今賢劫中諸菩薩眾。在於十方諸佛世界淨修梵行。云何於是密跡金剛力士。期諸菩薩後成佛時。皆當手執金剛侍從後乎。佛言。且止舍利弗。是不可思議。諸天世人得聞是言。將無怪惑。菩薩所行或能不信。舍利弗復白佛言。若有學人殖眾德本。當信樂之。我等咸當受如來命。佛言。汝寧見此密跡金剛力士住侍佛後乎。答曰已見。佛言。以神通力本願所致。常當供養諸菩薩眾。於賢劫中當成佛時。密跡力士常應侍之。亦如侍我也。是舍利弗。密跡金剛力士。皆於賢劫諸菩薩眾常當侍衛。賢劫諸佛以神通力。皆是本宿自在誓願。佛言。舍利弗。正使三千大千世界一切眾生將來成佛。皆當須侍。得佛道時亦執金剛悉衛侍後。而自示現。雖爾變化。又此正士神足之德。建立聖威未曾損耗。舍利弗。寧見彌勒菩薩。今密跡金剛力士常侍其後。答曰已見。世尊。以是之故承佛聖旨。從古以來未曾聞斯。佛告舍利弗。常侍彌勒汝等不見也。亦在他方諸佛國土諸菩薩來。天帝釋梵及四天王。見密跡金剛力士侍於彌勒菩薩之後。又時其餘賢劫之中彌勒菩薩及餘菩薩化作億百千垓諸菩薩眾。皆在其後而侍化人。開度眾生。以是正士所建立威。不可思議神足威變巍巍如是。具足眾德六通慧力。不可限量。於是寂意菩薩謂密跡金剛力士曰。豈能屈意班宣如來修勤苦行。莊嚴道樹降伏魔官。而轉法輪造立至諦。仁者所明具說意旨。密跡金剛力士謂寂意曰。其功德勳不可限量。假使住命一劫稱其至德。不能具宣講論意旨。承佛威神粗舉其要。又曰寂意。菩薩所行。不以一事修勤苦行。菩薩行法為外異學。欲濟危厄故示現義。各以隨宜從其身行。多少明宣顯其威儀。因而得化外學眾邪。現身最勝尊豪難逮。所行勤苦甚不可及。示現菩薩威儀禮節。一切外學眾邪異業。所不能逮。菩薩在彼。住一章句解無量義。或現上方。或現日月。周旋往反。或現神通飛行仙人隱處。或現儒林國師居士。或現宗長聖帝四王。或現帝釋梵天轉輪聖王。或以自現行不具足。或現其身臥荊棘上。或現臥[麥*弋]草上。或臥土上。或現所臥。或畏。或無所畏。或現臥處。或現坐食果。或現弊衣。或臥泡上。或現赭衣。或現裸形所共遊居。或現服食猶孝子睒。或現惡食。或現食豆穀。或現食麻米。或現食蘿菔若芋蕪菁。或以食餔若食菜茹。或食荊棘。或服葉花實。或現食棗果。或能一食。或再食。或現常食。或現七日一食。或現十五日一食。或有一月一食。或服一渧蘇。或服一渧油。或服一渧蜜。或服一渧水。或服一渧乳。或現不食。或現常住。或現常坐。如是寂意。是及餘行不可稱計威儀禮節。是為菩薩所現苦行。菩薩所現勤苦之行。具足六年。不但一行威儀禮節。行若干種示現具足。復以超是堅固勤修精進。又諸眾生不見如來若干品威儀禮節。亦不能知菩薩所為。若有眾生能修行道。如其所行。舉動進止威儀禮節。以是開化使得度脫。若見菩薩威儀禮節。乃能睹之。菩薩所行觀無妄想。是為菩薩所行勤苦。具足開化六十垓人三百萬諸天人民。皆入道業。爾時菩薩行微妙業。又菩薩行在於所生。坐寶挍露高閣之臺。而示現生無眾患難。永得安隱三昧常定。而反示現六年苦行。復見起去。彼時諸天求於法樂。若志經典不慕世俗。住菩薩邊無有異業。唯班宣法是為菩薩。時有菩薩名曰法種。好樂大乘入于大哀。復有法典。名入不可思議法門。又號普攝。降伏眾邪一切諸魔。入苦難慧永獲大安。密跡金剛力士謂寂意菩薩。菩薩勤行竟六年已。輒如所現精進威儀。從其坐起。於尼連閑靜河邊。順示從世故。到閑靜流河水際。洗身清淨度河水去。往至他處而獨立焉。有彌迦女名善蔭搆千頭牛而取其乳。展轉相飲取後淳湩。用作湩糜。在釜跳上數十丈。女怪所以。梵志占之。臨成佛者乃應服耳。時女齎往詣菩薩所。及六萬天龍鬼神揵沓和等。各各齎食奇異甘膳。詣菩薩所各自啟曰。唯願垂愍受是供養。于時菩薩受善蔭彌迦女乳糜服食。亦取一切六萬天龍鬼神揵沓和妻飯。示現皆食。諸來施者各各自見。獨受其食不見他人。他人亦不知之。時一一人各念言。菩薩獨念取我供食。當逮無上正真之道成最正覺。以是喜悅發大道意。應時得立不退轉地。是為名曰受供膳食。開化眾生故現六年勤苦行業。密跡金剛力士謂寂意曰。是為菩薩隨其世俗受供而食。使身氣力充備安和。往詣樹下。又有地神名善地天子。告諸天子及餘地行天神。持地不動莫令肅震。斷眾愛欲及諸結著菩薩。已到於樹王下。嚴淨其地次第諸施。歡然三千世界自然清淨。散花燒香。香水灑地。迦留跡天持花鬼神下其天宮。住虛空中。見菩薩欣然雨種種華。其四天王與其眷屬。至四方域。以紫磨金網縵妙帳。周遍覆蓋三千佛土。以供養佛。天帝釋梵前有大神足。莊嚴如意。諮嗟三千世界。忉利天焰天各紫磨金帳而挍露之。紺琉璃帳覆三千大千佛土供養。兜率天珠校露帳挍飾。供養如來巍巍堂堂。及諸天王微妙甚好如紫磨金。其心大悅供養如來。雨好真珠。化善天王。以明月珠光明晃耀。白玉銀帳。演其和音流布十方。令三千世界莫不悅豫。乃至諸天清淨眾寶威神。無量無垢顯明。他化自在天化作一帳眾寶合成。普奉事佛。諸天龍神。阿須倫。迦樓羅。真陀羅。摩休勒。各以神足聖力示現莊嚴。修治一切欲界。力士謂寂意。爾時有大梵天王。名曰威神自在。主三千世界極尊無量。其菩薩行往睹佛樹。又是天王告諸梵天。諸仁當知是菩薩大士。於過去佛。修治正行殖眾德本。稽首歸命無數諸佛。大願不動堅強意固。志不患厭。皆興一切諸菩薩行。奉修諸度所度無極。悉於其地而得自在。志性普和善修清淨。盡入一切眾生根本。皆通一切如來祕要悉度魔事。其眾德本不依仰人。為諸如來。善修建立無上道法。為大導師救濟眾生。班宣經典。一切眾生合一勇猛拔乎魔境。永無魔業曉了道法。為大醫王療眾生病。服解脫冠為大法王。演智慧光無極聖帝。不為世俗八法所拘。猶如蓮華不著塵水。執持諸法未曾忽忘。猶如江海智不可限。如須彌山不可動搖。淨洗其心如水洗垢。終不自大常行謙下。如明月珠去冥眾濁。於一切法而得自在。積眾德本。猶如梵天天上第一。往詣樹下降伏眾魔。逮得無上正真之道。為最正覺。具足諸佛十種力四無所畏十八不共諸佛之法。轉大法輪為師子吼。充滿一切潤以法施。欲淨一切眾生道眼。攝取諸法。棄外邪業九十六種。具足本願。好見諸佛十方境界。大聖威德遊得自在。第一諸度所濟無極。汝等仁者。常當謙恪恭諸菩薩。於是自在梵天。於諸天前說是頌曰

 清淨正行  決上妙法  愍傷世間
 哀及諸天  天中之天  天人中尊
 大聖今往  詣佛樹下  當降伏魔
 及與官屬  逮得正覺  成一切智
 已樂備悉  最正覺業  便復以轉
 正法之輪  大智無窮  大師子吼
 可悅一切  眾生之心  以清淨故
 致妙法眼  導師往詣  於佛樹下
 降棄眾魔  消外異學  皆悉具足
 本宿誓願  正覺法身  所見無倦
 其時導師  往詣佛所  善哉一切
 皆共和同  當好莊嚴  三千界地
 是以校飾  於其欲界  色無色界
 莊嚴如是  善哉梵天  其心仁和
 此三千國  一切嚴淨  如是欲界
 以清淨好  所見供養  復過於彼
 名香木[木*蜜]  眾花順義  斯寶光明
 鼓眾伎樂  其有睹者  莫不欣喜
 而梵天王  普三千界  從梵天王
 至迦尼吒  各各梵天  平生清淨
 在虛空中  神尊復尊  有天中天
 見淨復淨  六十億載  諸天來會
 為於菩薩  嚴金剛場  下諸天花
 而雨供養  眾香香水  以用灑地
 眾寶妙床  施設諸座  嚴淨校飾
 佛樹下坐  我等導師  一切諮嗟
 隨所安處  令其清淨 

時密跡金剛力士謂寂意菩薩。時菩薩往而坐樹下。於其足底生千輻相。從出光明。其光遍照斯佛國土。靡不周至。一切地獄畜生餓鬼。一切眾人苦惱休息。又大光照黑耳地獄。時黑耳地獄蒙世尊光。歡喜踊躍眾雲集焉。於時諸天咸說頌曰

 紫磨金色光  從天中眉出
 來照我等身  令心中欣然
 我值過去佛  睹見好瑞應
 大雄必不疑  佛定出世間
 善哉雜飾鬘  香花及塗熏
 紫金明珠成  右手執持衣
 鼓其妙伎樂  而受綵幡蓋
 亦豎其大幢  供養於世尊
 諸地獄中人  蒙光普清淨
 以供奉於佛  承事於大聖 

於時黑耳大地獄中。王與中宮俱。其所集眾。一切各持花香雜香澤香衣服幢蓋幡綵伎樂。出其宮宅上虛空中。化作寶雲。雨明月珠名香木[木*蜜]及栴檀香眾花真珠。承龍大神神足變化。詣菩薩所稽首足下。右繞三匝與其眷屬。各以所執供養之具。進上菩薩作其伎樂。以是頌偈而歎世尊

 猶如有寶地  莊嚴雜豐妙
 佛樹花果茂  獲坐其道場
 如河定不流  若月住虛空
 成佛普一切  降伏魔官屬
 世尊眾祐曜  猶如日盛光
 若如重六通  蜂王宣和音
 演其光明慧  如梵天須輪
 今日眾祐現  充滿藏無限
 日月珠火光  天帝釋梵曜
 能仁光適出  皆覆蔽其明
 光現我宮殿  知佛興乎世
 顯瑞應歡喜  知今佛出現
 見聞拘留孫  拘那牟尼佛
 迦葉詣佛樹  適聞音供之
 見於無等倫  瑞應與彼同
 心生歡喜悅  今必當有佛
 世尊我善利  得廣供養佛
 以四事世光  奉信行恭敬
 所積功德福  具足奉明眼
 是世光明曜  成佛無等倫 

爾時菩薩。往到迦鄰龍王所止土界。龍王見佛心中欣然。自出其室往詣佛樹。住佛之右。又有一人名曰吉安。遙住視佛。因求好草手執此草。觀菩薩至詣佛樹下。諸天宣暢柔軟微妙。諮嗟德音安隱巍巍可意快樂無上之德。繞佛轉進。其草香好香風流布。靡麗光澤好細無量。猶如天衣。如是好草以時執持。往到其所。以此好草貢與菩薩。稽首足下右繞七匝。以仁和心至不退轉。發無思議無上正真之道。心自念言。不當作是非宜之行。所觀若斯無吉不來。乃至吉安。以時施與菩薩之草。當發無上正真道意。所以者何。本願所致。寂意當知。吉安乃往宿世本願作是。所以者何。我憶識念。寂意菩薩。乃往過去無央數世經九十一劫。維衛佛時興出乎世。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佛世尊。其佛世時。有千比丘淨修梵行。彼時世尊授是千比丘決。在賢劫中當成無上正真之道。為最正覺。時於會中有一長者。名曰有志。聞授菩薩決。心自念言。我於賢劫當成如來逮最正覺。則不違宜。吾於彼世見施好草時布師子座。甚妙嚴淨仁和安然。緣是則發無上正真之道。寂意。欲知爾時有志長者。今吉安是也。以是之故當作是觀。如其本願致吉安行。彼以隨時施與好草。所可因號。後成佛時。名如來至真寶淨師子。爾時菩薩以授好草布佛樹下。又上樹神乃至虛空一萬天女。各以衣[袖-由+戒]盛好天華。各取香花雜香澤香。往迎菩薩。稽首作禮。各持眾花香幡蓋供養菩薩。以此讚曰

 無恐無所畏  無怯不懷難
 建立難得值  無染無癡惡
 無凶禍之罪  無慳嫉無愚
 離欲以解脫  願稽首大聖
 以律化得度  麤獷及邪行
 善為俗良賢  療治眾苦疾
 見諸無救護  無燈光自歸
 今佛興出世  濟脫於三世
 諸天之大眾  各心抱踊悅
 一切普雨花  眾花若干種
 諸天所造供  衣被及細好
 當成為佛道  皆發歡喜心
 以坐樹王下  心不懷恐怖
 以甘露之味  壞裂塵勞網
 覺了乎寂然  致最尊佛道
 如過去諸佛  曉了最勝法
 其所奉行要  修無央數劫
 以積累苦行  欲度於眾生
 昔願已得成  今正是其時
 逮得尊佛道  唯演布慈愍 

密跡金剛力士謂寂意菩薩。佛以時取草往詣道樹。以此好草布其樹下。稽首作禮右繞七匝。適布座竟。應時八萬四千諸天子等。睹菩薩布座心中欣然。尋設八萬四千師子之座。座甚微妙若干殊異。極高廣長眾寶合成以奇珍為欄楯。周迴興立挍露之帳。以紫金飾。則用真珠垂珞其間。明月夜光雜廁羅列瑰奇之寶以用作鈴。懸之甚鳴。其音和雅無量調合。無數天衣而布其上。菩薩應時自變其身。普遍八萬四千師子之座。是諸天子各不相見。亦不相知。一一天子心自念言。菩薩獨處我師子座。成最正覺。以是悅心至不退轉。然後皆當逮得無上正真之道也。密跡力士謂寂意。於時菩薩建立威神。使魔知之。與無央數不可稱計億百千垓鬼神俱。發眷屬圍繞。皆被鎧甲。顯大神足興最勢力。將眾鬼兵。周三百三十六萬里顏貌各異所從不同。各現威勢無數眾難若干種像。兵仗嚴整。頭首各異志願各別。飯食所行志操不同。言聲各別辭談音異。皆詣菩薩。時魔波旬與大眷屬甚可畏懼。不順仁義所作大非。興反逆事。不可見聞。不怙道德。各執兵仗稱叫大呼。揚其音聲驚動三界。假使凡夫未離欲者。得聞此音輒當沸血從面孔出。或恐怖死。其時菩薩不以此難而有畏矣。亦無罣礙。于時菩薩興大悲哀。可畏音響自然消滅。不知所湊。所以者何。欲安眾生不令被嬈。無危害患。菩薩逮承奉淨道心善權方便。雖聞此音了之本虛。本無有聲。衣毛不豎。見魔眾來光顏益榮。大明顯發宣四事業。志無所畏以十六事。興己辯慧。隨所可樂摧折大難。而告魔曰。且止波旬。用為興發如斯色像無益之事。而懷瞋毒。還自危身長夜不安。所以者何。波旬。今日發心欲壞菩薩。菩薩弘仁。以大勇猛無盡大哀。懷無極慈降伏惡逆。欲亂菩薩。菩薩本淨消除垢濁羸劣閡心弊惡之塵。今日波旬。反成菩薩。欲以螢火越日月光明。菩薩已免無限之底。演大柔和深妙道味甘露正覺。諸小蟲獸欲驚師子。魔今欲躄大無極樹以使摧折拔其根本。以牛跡水欲比大海。反長怨賊。無益之城起凶敵心。今日魔王。當與度怨。言談說事橫興反禍。惡鬼為倫。當蠲迷惑取道伴黨。令至平等而無殊特。棄非法王自歸聖道嚴淨微妙。生無上慧仁義法味。捨眾邪曲令心質朴。今日波旬。心當惟念。過大曠野最後究竟盡生死源。而反馳騁入大海中。當乘大舟度終始流。今遇習學。值被劫燒并災樹木眾雜藥草。莫復毀壞大金剛術。當歸大道然後得佛度脫十方眾生人物。密跡力士謂寂意。於時諸天歎詠佛德巍巍。如是而無比像。其魔波旬。以得歎佛聞是十六事。好樂所慕心存大猷。於是密跡力士謂寂意菩薩。菩薩自念。吾不可計劫功勳普著。因行成就從無央數百千億垓。積功累德。皆是宿本世世本法。每生自剋愍念眾生三界之厄。故行柔軟平正鮮明。致清淨業。誰敢毀壞獨地證明。於時菩薩。從袈裟堨X紫磨金色手。普摩己身不捨大哀。志性調和欲度眾生。常行安徐。舉其右手向十方界。自見諸佛適至乎地。三千大千世界六反振動。有自然音。其音宣徹十方佛土。其魔波旬聞斯音聲。及魔官屬在虛空中。亦聞斯音響。咸共自責。飢虛禁戒樂乎勤修。又時大聖加施無畏。愍傷眾生。應時八十垓魔及鬼神伏向菩薩。自然躄地心自歸命。唯見擁護諸在眾中。與魔眷屬破壞亡去。自然迷惑不知所湊。所以菩薩演大光明。愍哀斯等各離恐畏。皆歸天宮。以是之故。菩薩大士現降魔王及眾官屬八十億垓鬼神。皆發無上正真道意。九十二億載人以仁和心立不退轉。八萬四千諸天子等。宿殖德本。逮得無所從生法忍。密跡力士謂寂意曰。以是比像所降眾魔。諸天世人不可稱載受化得濟。其諸天人追魔波旬。若人以見菩薩所行。或見坐於寶淨蓮花師子之床。或見在地。或在虛空師子座上。或復見在貝多樹下。或見在忉利天上晝夜樹下。或以見在眾寶樹下。或復普見一切諸人七尺諸佛樹下。或諸天見坐佛樹下處在師子半仞座上。或在七仞。或復十里。或二十里。或四十里。或諸天人悉見八萬四千由旬佛樹下座。或復現在四萬二千由旬坐師子床。如是寂意。諸菩薩不可稱計境界難限。諸菩薩眾由是道場歸乎殊特。菩薩所行有若干種歡樂之業。八百千行。菩薩所現不同。各從本性而開化之。發賢聖意成最正覺至一切智。隨時音響而班宣法。供所當奉。菩薩於彼以若干品。其所諮嗟。皆是菩薩本宿所行。菩薩所因勸樂示義。咸來諮嗟而供養之。雖爾菩薩心無所著。無有魔難以捨眾害。普逮一切諸佛道法。須臾一時發心之頃。等行智慧悉當知此。逮致佛道為最正覺。以達一切逮最正覺。住在一切十方世界。見不可計無限如來。授其右掌盡問佛道。又諮永安道德之源。道慧微妙無有患厭。講論至道慧得自在。布平等入無邪業。分別示眾無央數行。剖判三寶使不斷絕。敷演大哀。於一切法而得自在。入于豪勢無窮之業。若有眾生諸根淳熟。悉能了是菩薩所行。若諸根亂不知所趣。菩薩適成如來道法。夙夜七日悉存法樂。觀佛道樹不以為厭。目未曾眴。百千億天來歎供養。百千玉案貢上甘膳。咸發無上正真道意。睹見如來威儀禮節。已成佛道如來至真。時四天王各往執缽奉上如來。如斯剎土一四方域。三千大千世界為中國土。大千國土各有百億。諸四方域四百億四大天王。皆各執缽往授如來。如來悉受。佛顯威神。使諸天王各不相見。各自心念。佛受我缽當以飯食。以此忻喜心中坦然。咸發無上至真道心。至不退轉。佛以成道。提謂波利五百賈客。佛欲度之。現車馬頓。賈客伴黨及餘而不自在。怪之所以。天於虛空告言。佛興在世可往供養。聞之忻然。各上蜜糗醍醐。八萬四千諸天子眾。亦貢供膳。如來受之。其本宿世曾建至願。如來成道。我等第一進奉供膳。欲遂本願。各不相見不知所在。一一各念。獨供養佛餘無進者。以是忻預逮不退轉。然後當得無上正真之道為最正覺度眾危厄

大寶積經卷第十一

 

 

 

 

 

 

 

 

 

 

 

 

 

 

 

| 佛教如來宗 | 台灣論壇 | 電子書下載 | 法師 Wiki | 陀羅尼 | 佛教 | 弘憶論壇 | 

 

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