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寶積經卷第三

    大唐三藏菩提流志奉 詔譯

  三律儀會第一之三

爾時尊者摩訶迦葉白佛言。甚奇世尊。如是人等聞此等經不生厭離。佛告大迦葉言。若有眾生成就四法。聞說此經不生厭離。云何為四。多放逸故不能深信。業異熟故亦不深信。大地獄故不能審信。我當死故。若人成就如是四法。不生厭離。迦葉。復有眾生成就四法不生厭離。何等為四。年盛壯時自恃強力。耽著欲樂。貪嗜諸酒。不能了知明思惟觀。若人成就如是四法。不生厭離。迦葉。若有比丘。成就四法謗佛菩提。何等為四。本造惡業已成就故。毀壞正法。如是比丘不自發露不善異熟諸惡業故。於比丘尼行穢欲故。彼有和上或阿闍梨。多人所敬謗佛菩提。如是弟子。隨學於師亦生誹謗。是寡聞者。由嫉妒故謗毀諸佛。比丘成就如是四法。謗佛菩提。迦葉。若有一法得成沙門及婆羅門。何者為一。於一切法心無所住。如是一法。得成沙門及婆羅門。譬如有人墮高山頂。謂無大地樹木叢林。唯起空想出入息斷。迦葉。著諸法者亦復如是。若執眼想及以眼相。執耳鼻舌身意想乃至意相。若執色受想行識想。執淨持戒多聞慚愧經行往來得菩提想。如此等法皆悉非作沙門婆羅門。若起想者則為所害。為誰所害。謂貪瞋癡。若執眼相。由著可愛不可愛色相故。為眼所害。如是執著耳鼻舌身意相。乃至由著可愛不可愛法相故。乃至為意所害。若被害者。則於地獄畜生餓鬼人天界中。極為所害。何緣被害。由想執著。何名想著。謂執我想及我所想。女想男想。地水火風想。骨想壞想青瘀想血塗想。色變想離散想。勝解脫想。彼有少分得勝解脫想。此有少分不得勝解脫想。有無量種宿住隨念現證作想。我隨念想。異於過去異於現在。我是過去我是現在。於諸法中起想執著乃至涅槃想我得涅槃想。迦葉。以要言之。諸執著者處處起想。乃至於空性中起一切想。皆悉非作沙門婆羅門法。非沙門行。非婆羅門行。迦葉。如來說言沙門婆羅門法者。譬如虛空及以大地。何以故。虛空之法。終不念言我是虛空。如是迦葉。沙門婆羅門者。終不自謂我是沙門是婆羅門。是故諸法亦不自謂是作沙門。婆羅門法。沙門法者不作不除。是為沙門及婆羅門。迦葉。譬如有人於夜闇中。掉弄手臂搖動面目。作如是言。我弄世間我弄世間。於意云何。彼為弄誰。迦葉白言。世尊。是人自弄。何以故。於中無人為可弄故。佛告大迦葉言。如是如是。若有比丘至阿蘭若。或至樹下空室露處。作如是想。眼是無常。耳鼻舌身意悉是無常。復作思惟。色是無常。聲香味觸法亦悉無常。作是思惟。我趣涅槃。如是等類為自劬勞。非沙門行。何以故。以有若干諸邪執故。知眼相已。為滅眼故勤勞修習。如是能知耳鼻舌身意相已。乃至為滅意故勤修習之。若於三處了知信受。則於三處而生分別。若於諸見起分別者。云何能得心一境性。迦葉。甚深菩提難入難趣。難具資糧。心一境性者。為以幾何名心一境性。周遍推求乃至一法亦不可得。所謂於眼不可得實。於耳鼻舌身意亦不得實。於一切法皆不得實。何以故。本性如是心性不生。一切諸法無實可得。是故彼心不可得也。若過去未來現在無所得故。無所作故。是謂無所作。何名無所作。若新若故俱不可作。名無所作。是中過去心不解脫。現在心不解脫。未來心不解脫。隨所有心無所得者。是為心一境性。此即名入心之數也。迦葉。未來當有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執著眼等說為滅壞。於諸蘊中起於物想。如來說蘊猶如於夢。然彼說言夢為實有。由世間中說有是夢。若無夢者。我等不應有夢想事。以有表示。是故我等於其眠夢起於夢想。如是如是。蘊有所因故說如夢。若無蘊者不應說蘊猶如於夢。彼諸愚夫謂夢為實。聞是等經便生誹謗。於中當有比丘尼等。於施主家妄稱我是阿羅漢果。或依淺智說現證得。若優婆塞優婆夷等。聞經律頌說我現證。迦葉。當於爾時。若有比丘。或二十年三十年中。常樂居止阿蘭若處精勤修習。為佛法故來詣初信一日優婆塞邊。唯以空言互相唱說。言空空故。我已遍知我已遍知。或有比丘。聞是經等相向談說。有人聞之便生怖畏。復作是言。若諸在家出家人等。不應親近。應當遠離此非教師。何以故。彼等所知不相親附。復有宣說甚深法者。為諸在家出家人等。棄捨輕賤。何以故。我今宣說勝妙梵行。尚少知者。況未來世乃至最少知者亦皆滅沒。當爾之世。說法比丘千人之中。能如實解信入法者。一亦難有。乃至二千亦復如是。於中或有餘比丘等。下至不能暫發言詞。況能解了。迦葉。當於爾時。在家出家共輕此教。若有比丘發勤精進。為滅不善生善法故。初夜後夜減省睡眠精進修學。則為他人譏嫌棄捨。或斷命根。如是等經即當毀滅。住法比丘亦皆滅盡。於中智者深勝無染解了之者。應當尊重深心恭敬共集會已住阿蘭若。爾時世尊而說頌曰

 我所說善法  第一義相應
 言蘊無堅實  應觀察如夢
 爾時諸比丘  鬥諍心紛擾
 無禮別尊卑  唯有空名相
 比丘所發言  俗亦如是說
 如斯之教法  道俗語皆同
 比丘謂俗言  汝解法希有
 是謂佛菩提  已發初地果
 彼心謂見法  親近在家人
 數奉施比丘  與其最上供
 如斯比丘說  無異語皆真
 與彼共相親  言我能見法
 生於彼時者  為施故出家
 不住正法中  毀壞菩提道
 我示汝道者  近我勿親餘
 不久汝得之  還如我所得
 此最寂靜位  共汝相向言
 和合大眾中  毀壞我教法
 猶如劫村賊  性懷兇險心
 破壞諸國城  及以大聚落
 比丘亦如是  無智多愚癡
 少慧起諸非  著命數取趣
 離我所說教  依止諸見心
 說是羅漢人  盡懷增上慢
 於大和合會  諸比丘眾前
 說已慧名聞  於中一難得
 或時有比丘  安住如實者
 被說惡名聞  言非佛弟子
 法王大菩提  于時被誹謗
 天眾懷憂慼  相向數悲啼
 對彼信心天  身自投于地
 觀斯釋師子  無上法輪摧
 嗟歎佛如來  快哉所說法
 奇特福田僧  佛之所愛子
 我等不復聞  法王之所說
 牟尼今滅度  無覺抱迷心
 地居天次後  出于大音聲
 唱令告諸天  法炬今將滅
 汝等得聞佛  不親近如來
 勿致後天龍  而當懷悔恨
 經於無數劫  為自及為他
 遍受於眾苦  爾乃方成佛
 此是諸世尊  為諸眾生類
 所說善法門  今皆當隱沒
 矯亂人興世  可畏造諸非
 魔使及惡魔  恣情惡言說
 諂詐多癡鈍  誑惑劣愚夫
 若瞋與不瞋  毀師及勝教
 聞地天聲已  上天皆慘然
 人及四王天  悉亦懷憂惱
 夜叉眾來集  阿吒筏底城
 皆發可畏聲  滿面流悲淚
 天居眾寶飾  城郭妙莊嚴
 皆悉失光暉  猶如於聚土
 國城非似本  堪生愛樂心
 今見寶嚴城  須臾不可樂
 諸天同詣彼  善逝本生國
 躄踊而號咷  轉增大悲苦
 我從天降地  往詣諸國城
 真法盡沈淪  遍觀皆不見
 下至閻浮境  見法大崩摧
 逼惱諸出家  發聲大號哭
 勝城七日內  處處失光暉
 天亦七日中  數非數啼泣
 嗚呼大雄健  昔曾親面奉
 何期今不見  言說亦成空
 曾住舍衛城  來已皆恭敬
 於其地界內  數悲而數啼
 見佛所坐林  言佛曾於此
 轉四諦法輪  我等親聞聽
 世間還黑闇  更互不相尊
 己造諸罪因  往生三惡趣
 天眾多宮殿  今者悉空虛
 贍部諸眾生  無主無救護
 言佛經行處  毀壞悉荒蕪
 法王已涅槃  世間不可樂
 三十三天主  帝釋立其中
 苦惱發憂愁  高聲大悲慟
 諸忉利天等  舉手共哀號
 適聞園苑中  其次便馳走
 是等諸天眾  睄萓穧p來
 自嗟離世尊  曾為說法者
 不能食甘露  亦絕歌樂聲
 如是等諸天  心憂經六月
 阿修羅聞說  教法空無主
 於是即相呼  興師伐忉利
 贍部諸王等  毀壞佛制多
 當於爾時中  天與修羅戰
 多有諸比丘  及多比丘尼
 生諸惡趣中  備受眾苦毒
 在家犯諸罪  近事壞尸羅
 互相揚惡名  以之生苦趣
 女人行不善  皆亦入三塗
 如是事興時  世間不安靜
 或時行聚落  或投竄山林
 人眾以波逃  壽命便殀促
 多有賊盜起  亦復有飢荒
 苗稼不時登  蝗蟲起災暴
 若於飢饉世  人有壽命終
 便生餓鬼中  具受多辛苦
 所有施塔廟  及與四方僧
 爾時諸比丘  悉共分張取
 於我滅度後  如是眾苦興
 應速發精勤  勿復更迴顧
 諸有愚夫類  而無智慧人
 愚夫業已成  速生諸惡趣
 應樂讀誦說  智慧從此生
 人修智慧心  速能昇善趣
 常以智慧觀  如我如是學
 永離眾縛  速至於涅槃
 正法不久留  應發堅精進
 我已如是說  宜速正思惟
 此劫過去已  滿於六十劫
 當不聞佛名  何能生信樂
 若人相會遇  饑餓苦所侵
 母子是時中  互相食其肉
 彼時所生子  慞惶行不安
 住在己家中  猶生大怖畏
 見聞此事已  知其生死燒
 誰有智慧人  於中生愛樂
 無明是生根  女人是欲根
 蘊為苦惱根  是故應捨苦
 世有愚眾生  耽著於女欲
 人能離癡者  疾當得涅槃
 宣暢此法時  不遭於惡果
 不說果有漏  故墮惡趣中
 所有無漏法  空空無所有
 寂靜本無堅  宜應速了悟 

復次迦葉。若有比丘或餘眾生。由能成就此第一法。求無漏者應作是言。於一切法心無所住

復次迦葉。菩薩應為堅固修習。云何堅固。云何修習。言堅固者。謂堅固心堅固精進。何者名為堅固之心。菩薩念言。乃至供養琲e沙佛。然後乃發一念之心而求佛道。次後復經琲e沙劫一佛現世。以發琲e沙等心故。一得人身。以琲e沙等人身聞一句法。智慧光明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作大利益。應發如是堅固之心。又以種種方便。攝佛智慧。種種苦行以為希求。種種苦行攝受佛智。復有如是堅固之心。復次迦葉。我今為汝宣說譬喻。由此喻故諸有智人而能解了爾所說義。由是種種難行苦行。能得菩提。於琲e沙劫不應休廢。若於琲e沙劫學不休廢。則能現證無上菩提。應發如是堅固之心。以為勢力以作策勤。終不捨離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復有如是堅固之心。迦葉。若有菩薩發是心者。何以攝受。謂不取處不取非處。何故不取處非處耶。若有取於處非處者。於無上覺則為障礙。以不取於處非處故。速得無上正等菩提。迦葉。譬如有人。以滿三千大千世界珍寶持用布施。若有如是種種經典如來所說。隨順菩提受持教法以信安住。所生福聚倍多於彼。迦葉。菩薩復有堅固之心。乃至堅固心亦不可得。是故修行不可休廢。言修習者謂多修行有幾多耶。隨有若干多修習法。若起一心不能解了。何以故。彼法不可為表示故。然是最勝修習之法。謂堅固心性。爾時世尊即說頌曰

 無心起心想  當有大怖畏
 我當成不成  是事為云何
 而常起尋伺  住在於一邊
 誹謗於正道  不可得菩提
 此是懈怠心  非是菩提相
 斯人疑一切  諸佛及聲聞
 不行而希望  賢聖諸佛法
 非但由言說  能成安樂果
 要有信樂心  能成廣大法
 亦非唯心量  能獲勝堪任
 由一法能成  諸有所作事
 知其殊勝已  為佛故應修 

復次迦葉。菩薩以能成就此法。亦不親近供養諸佛。而自記言。我當得作如來應正等覺。迦葉。在家菩薩有三種修。能於菩提而作利益。何等為三。為一切智故深生愛樂。不墮本業堅持五戒。具此三支能成六法。何等為六。謂得聖處。不啞不吃不聾不失聰聽。身變端嚴速得深信。於甚深法不生怖畏。隨所聞法不用功勞。而能領解速得不退。於此六法應當善知。有五障轉。何等為五。謂離間語。一切妄語。意樂不成。心懷嫉妒。耽著諸欲。如是五法為障礙轉。復有三法應當修行。何等為三。謂常興心欲出家故。於持戒沙門婆羅門所。尊重恭敬。若非同類說法之者應遠離之。何以故。菩薩不應修學彼法。若修學者如負芻草。何以故。非佛道故。若擔負者即為執著。同諸愚癡。是故不應修學彼法。復次迦葉。菩薩又應受學三法。何等為三。謂常隨順諸佛如來。為他演說勤自修行。於眾生所修習慈心。於此三處受已應學。復次應當親近三法。何等為三。謂離捶打。不毀他人說云卑賤。於怖畏者施其無畏。應當親近如是三法。爾時世尊而說頌曰

 不親下劣人  見不正直者
 見已當遠離  猶如避毒蛇
 不應隨學他  不禮應遠離
 猶如見惡狗  以生惡趣中
 有懷執著人  學之同惡趣
 聞說勝空法  應生愛樂心
 及樂空比丘  亦應起尊敬
 增長多聞道  而生利智心
 親近勝菩提  有情應敬禮
 疾行受其教  速生諸善根
 增長智慧心  如蓮生在水
 宜多聽受法  所增善速增
 以增智慧心  能斷於諸漏
 大威德無畏  大智大精勤
 為欲利益他  自身盛利益
 在家應捨離  捶楚打眾生
 發趣求菩提  於法得不退
 無病最端正  人皆愛敬之
 若修習慈心  捨離諸惡道
 三十三天上  五欲自歡娛
 從天若命終  不墮於三惡
 生處於人世  種族豪貴家
 形貌最端嚴  人無能毀者
 天龍所守護  隨法正修行
 受於勝妙處  為人所愛重
 善得安隱眠  寤亦心安隱
 以為天擁護  終無怖畏心
 此之廣大法  有如是勝相
 在家或出家  更有大饒益
 令發悟憶念  多人諸善根
 怖者以施安  趣向菩提果
 更不事餘天  唯除一切智
 是人得正道  諸智共相應
 以此諸善根  捨離三惡趣
 得智獲三明  善學於三學
 如所作功德  如其所禮敬
 獨為眾生尊  人多恭敬禮
 禮敬如來者  眾中為最上
 住於在家地  若發菩提心
 為彼說法言  及餘汝當聽 

復次迦葉。在家菩薩應成三法。何等為三。應離世間嬉戲放逸互相贈遺及以選擇良日吉辰。應常清潔離多納受。復當精進修學多聞。菩薩應成如是三法。復有三法應受修行。何等為三。於說法者不為障礙。應當勸請說法之人。痤M燈燭。常應作是三種之行。復次迦葉。有三種法終不應作。若有作者則受女身。何等為三。不應障母聽聞正法及見比丘。不應障妻見諸比丘及聞正法。乃至不應於己妻所犯其非路。如是三法終不應作。若有作者便受女身。爾時世尊而說頌曰

 常應以信心  燃燈燭光曜
 便獲無塵垢  清淨之佛眼
 由依此眼故  了諸所知法
 若能了所知  以知過去法
 知現在亦然  不分別未來
 無有三種相  有斯二種相
 捨離於第三  相即名無相
 皆同為一義  佛所說諸根
 然法無根本  於斯起分別
 便失勝菩提  淨修佛眼已
 現證一切法  此句即菩提
 如上所開示  法無有能示
 亦無能毀者  諸法如虛空
 是故說開示  導師宣此義
 以為在家人  常燃燈燭光
 得佛眼明了  不斷他說法
 釋師子之教  終不往三塗
 不受生盲果  能常勸請他
 宣揚最勝教  以此善根力
 轉無上法輪  若人於母所
 為作法留難  受鄙陋女身
 盲傴多眾罪  不曾睹眾色
 亦不少聞聲  住於幽闇間
 猶如蝙蝠類  於妻生妒忌
 與作障法緣  從茲速命終
 當為極陋女  髮黃眼睛綠
 黧黯目盲冥  足跛懷毒心
 耳聾多口舌  如斯種類處
 速受眾惡身  常為欲因緣
 丈夫生嫉妒 

復次迦葉。在家菩薩。有三種法所不應作。何等為三。若他施物。設有微少蘇醍醐等乃至或多難施之物。主若不請不應行施。他欲出家不應留難。未出家者。應當勸喻令使出家。見有建立如來塔廟。當助修營。不應緣此取其財物。如是三法在家菩薩所不應作。爾時世尊而說頌曰

 他施功德財  不應與非處
 於重便獲罪  所施不能遮
 信者詣施前  合掌儼然立
 於中人力少  樂欲給侍僧
 應隨施主言  助其少人力
 水漿湯飲等  及餘輕物類
 無違施主心  不令他怨恨
 若有欲出家  或子或親屬
 菩薩於是中  不應作留難
 願有情安樂  願得證涅槃
 我勝意樂然  願說無上法
 知其過失已  不應穢自身
 勿長夜憂嗟  為煩惱所染 

復次迦葉。在家菩薩。有三種法不應修行。何等為三。不應販賣男子女人。又亦不應與他非藥。若有作者不應親近。爾時世尊而說頌曰

 應離販賣男  亦離販賣女
 非藥勿與他  若與者應離
 為苦眾生故  天等所同訶
 隨趣諸方維  憂箭所中害
 長夜增憂惱  眾苦逼其身
 殀壽自銷亡  是故不應作
 此過及餘失  我悉了其因
 為諸菩薩等  略說其少分 

復次迦葉。在家菩薩。有三種法所不應作。何等為三。不應往彼婬女之家。不應親近諸媒媾者。不住屠殺牛羊等處。如是三法所不應作。爾時世尊而說頌曰

 不至婬女家  專行穢欲者
 速致世譏嫌  親近下欲故
 尊者知其往  便即起嫌訶
 招疾害其身  以之令壽盡
 常不應親近  媒媾男女人
 他娶女為婚  近之被誹謗
 亦不應往詣  諸為屠宰家
 菩薩勝依人  皆所不稱讚
 此諸深過患  如來悉了知
 為不正行人  我今如實說
 世尊所有教  我弟子能知
 斯人於佛前  能詣所行處
 眾生住聖道  將速至涅槃
 佛為如是人  非為惡行說 

復次迦葉。在家菩薩應成三法。何等為三。住在家中觀己身命如客使想。於己施物起積聚想。於未施者。如遠離我百由旬想。不為妻子作積聚想。在家菩薩。應當成就如是三法。爾時世尊而說頌曰

 常修於死想  我命速當終
 於其所積財  應修取堅實
 財不為妻子  亦不為己身
 速疾得堅牢  身命及財物
 慇重求佛道  不起貢高心
 若捨饒益門  常遭諸損害
 猶如於戲童  少嘗非飽足
 法味尚輕微  雖信非堪保
 修行非猛勵  相去實全遙
 弘揚若不休  名為究竟法
 迦葉我今說  如斯諸法門
 人能解了之  名為一切智
 以智善觀察  於身生厭離
 常自正思惟  想之如對我 

復次迦葉。在家菩薩成就三法。得不退轉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何等為三。父母不信令其住信。父母毀戒勸令住戒。父母慳貪勸令住捨。讚歎無上正等菩提。為他說法是為第一得不退轉無上菩提。復次迦葉。在家菩薩。知可供養不可供養。可供養者而供養之。若不可者即不供養。然於彼所修習慈心。由成如是第二法故。得不退轉無上菩提。復次迦葉。在家菩薩勤苦積財。不令虛費無令散失。不浪與他宜堅舉置。而於淨戒沙門婆羅門諸眾生所。平等施之。與同法者無所障礙。由成如是第三法故。得不退轉無上菩提。爾時世尊而說頌曰

 若在家菩薩  求無上菩提
 生三根本慧  此為最上覺
 若父及與母  惡慧無信心
 勸令生信樂  令其住勝法
 慳犯住戒捨  無慧教令慧
 亦常勸於是  為菩提勝法
 應往於四方  遍求說法者
 法施以教人  由斯增智慧
 犯戒令住戒  無信令信心
 無慧教令慧  得成不退轉
 若逢慧比丘  持戒多聞者
 恭敬親近之  數往而諮問
 在家由此法  得不退菩提
 知彼勝德人  多聞具諸智
 慧解堪尊重  可持身肉施
 此為信心相  如我前所言
 無信則不能  發大菩提意
 聰明見勝事  速成深利益
 於諸殊妙法  取證不為難
 知自及與他  如斯勝饒益
 與出離相應  是故增智慧
 本來睊n集  所有諸資財
 為與持戒俱  共貯當來物
 是無有異語  彼亦不虛言
 勇進堅施成  當證如來果
 持戒易共住  勇健獲深慈
 布施攝眾生  如先後無異
 清淨最上施  無所有希求
 若金若與銀  無有不施者
 勇猛施一切  宿世所行檀
 希求無上乘  甚深最勝位
 非法而供養  一切諸天人
 不如能順法  供養一眾生
 勇健為法求  以法能了法
 聰明由勝道  獲無上菩提 

復次迦葉。在家菩薩。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已。成就三法。於聲聞乘而般涅槃。何等為三。此有一類怖三惡道。於大菩提起重擔想。已集善根不專思念。不好善求。為心所害便生苦想。以成如是第一法故。退失菩提。於聲聞乘而般涅槃。復次迦葉。此有一類。於所行施不生喜心。行布施已便生追悔。復不迴向佛之智慧。由成如是第二法故。退失菩提。速於聲聞乘而般涅槃。復次迦葉。此有一類。不勤精進專求多聞。以下劣善根速般涅槃。由成如是第三法故。退失菩提。速趣聲聞乘而般涅槃。爾時世尊而說頌曰

 發菩提心已  不正隨順行
 退失於佛乘  入於聲聞道
 菩提非不信  及以懈怠心
 無智守慳貪  則為有障礙
 知恩住淨戒  常樂廣行檀
 菩提不難得  由心造諸惡
 心亦善行檀  眾生心若堅
 當為世間塔  若能離三法
 心趣大菩提  當為世間尊
 成無上應供 

復次迦葉。在家菩薩。由成三法退失菩提。於獨覺乘而般涅槃。何等為三。此有一類。雖已發趣大菩提心。於法慳吝。復有一類耽著觀望。及取世間吉凶之相。復有一類發菩提心。以懈怠故不能遍求菩提分法。由成如是三種法故。一一皆能退失菩提。於獨覺乘而般涅槃。爾時世尊而說頌曰

 慳吝於正法  不教誨他人
 得獨覺菩提  退失無上道
 由斯二種義  失利眾苦生
 親近而修行  疑惑菩提道
 思惟大乘法  就吉以避凶
 此非正信心  為佛所棄捨
 有能專意樂  堅固向菩提
 終不禮餘尊  唯除世間塔
 若有淨信心  不事餘天等
 是為成最上  號曰天中天
 若有樂菩提  不事餘天等
 在在所生中  色力琩膍活@

復次迦葉。在家菩薩。由成三法受身黑闇。何等為三。如來塔所取其燈明。於他諍訟而現瞋恚。於他黑人不預己事橫加毀呰。由此三法其身黑闇。爾時世尊而說頌曰

 塔所燃燈明  斷取是光焰
 身便為黑闇  猶如烏毯毛
 毀呰於黑人  我白汝身黑
 由其輕毀他  受身便黑闇
 宜善護其語  業終不敗亡
 隨其所造業  當為彼業器 

復次迦葉。在家菩薩。由成三業生工匠家。何等為三。菩薩自身能持五戒。若有親屬從遠而來與酒令飲。或勸他人而令飲酒。即當生彼工匠之家。名第一法。復次迦葉。在家菩薩自修梵行。和合他人令行穢欲。緣造此業積集成故。而當生彼工匠之家。名第二法。復次迦葉。菩薩見他精勤讀誦。然己家內起作興功。尋語彼言。汝且休廢讀誦之業。宜時為我營辦所成。以是業緣積集成故。而當生彼工匠之家。名第三法。爾時世尊。而說頌曰

 持酒勸他人  及與諸親屬
 以成狂飲故  便為饒語匠
 不解作刀鍼  及餘工巧處
 唯能坐搖手  爐前鼓[壹-豆+(石/木)]囊
 自能修梵行  為他稱讚婬
 此業異熟時  當為饒語匠
 不解作刀鍼  不能鼓風[壹-豆+(石/木)]
 唯解奮長槌  碪前而鍛鐵
 令他棄捨法  從茲而命終
 速生工巧家  稟識常愚闇
 初不見囊[壹-豆+(石/木)]  亦不見鉗槌
 其業報應然  悉破壞眾器
 迦葉應防意  及善護其言
 永勿教他人  一切不善法
 輪迴生死苦  由愛故增生
 善法可勤修  應訶諸不善 

復次迦葉。在家菩薩成就三法。當生剎利豪族之家眾同分中。顏貌端嚴人所愛敬。聰慧巧便不為嬾惰。何等為三。謂睹未曾見沙門婆羅門。即生信心供養禮敬。言是福田。以清淨心。延請供養衣服飲食臥具醫藥一切所須。在家菩薩成此初法。當生剎利豪族之家眾同分中。復次迦葉。在家菩薩堅住本誓。如說修行終不妄語。成就如是第二法故。當生剎利豪族之家眾同分中。復次迦葉。在家菩薩。於具戒蘊沙門婆羅門所。修供養時而能攝受堅固之法。由成如是第三法故。當生剎利豪族之家眾同分中。爾時世尊而說頌曰

 諸有智慧等  見持戒多聞
 應生歡喜心  往彼而請命
 既為請命已  如法供養之
 無有厭悔心  所施無罣閡
 是取堅牢法  所為親近者
 種種智相應  於難而速得
 如斯深信意  趣向大菩提
 是智之所行  佛道非難證
 甯陘W活命  應受最勝財
 希求殊妙法  證無上涅槃
 當生豪族家  顏貌甚端嚴
 得上妙衣服  證最上涅槃
 如佛所稱譽  行於最上乘
 以佛乘能證  清涼妙涅槃
 是為最勝果  如其所造業
 獲果亦等流  設經百億劫
 是業終無壞 

復次迦葉。在家菩薩成就三法種諸善根。乃至證得無上菩提。終不受於五欲世樂。何等為三。在家菩薩受持五戒。不向他人讚五欲樂。勤修自業不使女人。及發是心。我止親近一切女人。乃至證得無上菩提。願我不逢五欲世樂。由成如是最初法故。乃至菩提不受五欲。復次迦葉。在家菩薩。聞是等經而生深信求趣涅槃。雖復受持如是等教。隱蔽不行。有能演說及發起者。若人聞已。即當捨離諸惡作處。以此善根得無礙辯。得無著辯。若於現在及命終時。速得見佛。命終之後往生天上。不久證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由成如是第二法故。乃至菩提不受五欲。復次迦葉。在家菩薩所有善根。悉皆迴向無上菩提。不樂色聲香味觸法財封尊貴。不愛眷屬。以無為心無為果報。速證無上正等菩提。由成如是第三法故。乃至菩提不受五欲。爾時世尊而說頌曰

 在家修五戒  堅守善護持
 不親近女人  於中生厭惡
 如是等法門  勤求無厭足
 所有惡作處  應速捨離之
 一切諸善法  悉迴向菩提
 以此諸善根  速離於五欲
 常獲勝多聞  為眾生說法
 發生大慈意  求無上菩提
 是故聞此利  應生賢善心
 不近於諸欲  速疾轉法輪 

爾時大迦葉。白佛言世尊。今此經法以何為名。我等今者云何奉持。佛告迦葉。是經名曰說三律儀。亦名宣說菩薩禁戒。亦名同入一切諸法

佛說此經已。尊者大迦葉及諸大眾。一切世間天人。阿修羅乾闥婆等。聞佛所說。皆大歡喜信受奉行

大寶積經卷第三

 

 

 

 

 

 

 

 

 

 

 

 

 

 

 

| 佛教如來宗 | 台灣論壇 | 電子書下載 | 法師 Wiki | 陀羅尼 | 佛教 | 弘憶論壇 | 

 

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