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廣佛華嚴經卷第十二

    罽賓國三藏般若奉 詔譯

  入不思議解脫境界普賢行願品

時婆羅門。復告善財言。我王圓滿如上種種法式清淨威儀。先入道場。禮敬賢聖。上祈福祐。澤潤含生。或祠祭祖宗。思報恩德。教人孝敬。冥益萬方。或出遊巡狩。撫俗省方。御眾班師。功成告謝。水旱災祥。省躬慶祐。祀祭之時。一心專念。恭敬無怠。如對目前。想其儀形。思其教誨。感涕薦奉。罄志無私。國內輔臣。有功有德。賢良節行。在家出家碩德高年人所宗事。設命終已。圖畫形容。隨其行業。建諸塔廟。我王如是日日之中。內盡誠心。外精供事。飲食財寶。上妙珍奇祠敬禮拜。曾無懈廢。如上十種首嚼齒木乃至祠祭。於晝初時前二分畢日初出時。先召良醫。候其安否。晝夜時分。服食量宜。次召曆算。占候陰陽。風雨日辰。星月運數。行度差正。隱現災祥。慶禳除。靡不誠告。中外款候。可以密聞。於此時中。一以言聽。所為既訖。正坐臨朝。十千大臣。前後圍遶。共理王事。出納王言。聽事畢來。盡晝初時。為後二分。次第二時。進御王膳。奏妙音樂。種種歡娛。以悅王意。於第三時。沐浴遊宴。十億采女。內奏樂音。容止殊麗。周匝環遶。軟意承旨。痚_慈心。清淨園林。處處嚴飾。若聞若見煩惱銷除。盡第四時。於王正殿。敷置眾寶莊嚴論座。於王國內。處處請求有大智慧沙門婆羅門得道果者。演說正法。聽聞其義。合掌恭敬。禮拜問訊。盡恭敬心。盡尊重心。請令安坐。然後諮問。何等善法。何等惡法。何正何邪。何損何益。可行則行。可止則止。復應數集宿舊智臣高道隱逸。諮承不逮。以達聰明。詢問國政。評其德失。由斯王德漸盛漸圓。國內眾生。展轉安樂。能令世化為解脫因。所以者何。一切菩薩諸所施為。無非佛事。譬如白月初出漸明至十五日。光明圓滿。流照十方。亦如海潮月初漸起至十五日。大起潮波。洄澓萬里。法王政化亦復如是。王德增長。若無國王智臣耆舊。如船無主漩洄覆沒。又如眾生渴乏時。雨求天帝釋。釋天護念。設不降雨。經於十年。是諸眾生。亦不必死。若無國王。一日之中。萬姓荒亂。相殘害盡。以是當知。覆護眾生。王勝帝釋。復次我王。由聞勝法。常自省誡。以化群生。每至臨朝。力勢雄猛。王德增上。威伏彊鄰。外設朝儀種種嚴衛。奏妙音樂。肅敬侍王。王與內宮眷屬圍遶。就師子座。身心無畏。如日出雲光顯自在。猶天帝釋。處眾天中。置四大人於殿四角。身被金甲。如四天王。左右侍衛。執諸兵仗。顯示我王巍巍威德。王志含容。心卑萬姓。不聽不視。瓻銇隋獢C如海吞流。如山蘊寶。樂音靜息。內外一心。爾時我王遍觀輔相種種威儀珍嚴妙飾。知如幻化。自堅其心。以慈軟音。而說偈言


 合會須臾散  榮貴盡無常
 人命如電光  強力皆歸死
 死魔虧盛滿  無常壞寶山
 勝法痚磻c  應修不放逸 

王說偈已。宣令群臣。各歸常位。理王政事。利益眾生。心無懈廢。仁者當知。如是名為我王內德。善財白言。云何復名王德外化。答言仁者。一切眾生。及器世間。安立護持。皆是眾生自業果報。及諸國主德力任持。劫初成時。此器世間。人皆化生。肢體圓滿。不藉衣食。形相充盈。照耀身光。無有晝夜。宿惑既勝。地味隨生。乃至漸生自然香稻。後立田主。遐邇同歸。覆育均平。為剎帝利。自是至今。王化不絕。有欲之人。無主則亂。國有君主。一切獲安。故名王力能護眾生。仁者當知。人有四姓。一婆羅門種。多修口業。二剎帝利種。多修手業。三吠舍種。多修田業。四戍達羅種。修馳逐業。其餘雜類旃陀羅等。多皆修習惡律儀業。然此四姓。及餘雜類業習不同。居處亦異。從少至老。所務雖殊。皆崇四事。云何為四。一修持藝業。二營資財。三共受欲樂。四各求解脫。言藝業者。並從髫齔以至壯年。各於其倫。習學其事。若婆羅門業。修智慧。圖書印記。緯候陰陽。身相吉凶。圍陀典籍。剎帝利種。增修射御。政在養人。功存禁暴。絃歌悅眾征罰不庭。吠舍田業。播種耕耘糧聚倉儲人天國本。戍達羅種。通商有無。興販往來。務滋貨殖。言營財者。業藝既成。咸務自事。各於其黨。競構資生。言受樂者。既豐財利。卜定厥居。婚樂宴遊恣娛聲色。言解脫者。要言二類。一婆羅門剎利王種。髮既斑白。年逾五十。力邁色衰。厭世求道。情深出要。咸謂真修。所習既殊。師承自異。九十六種。各業本宗。或求生天。或計解脫。二者釋種如來弟子。三乘學人。服甘露味。修習慈悲。利益群品。如是種種邪宗正宗。在家出家。精心道檢。皆依王國。而得住持。並因我王演化流布故。諸學者。如世輪繩。藝業所修。如聚泥土。王行正化。如匠埏埴。巧益自他。如成眾器。若無王力。功行不成。法滅無餘。況能利濟。又彼所修一切功德。六分之一。常屬於王。王之福山。崇固難壞。其餘外境。正化不行。國內之人。恣情積惡。令修善者。無以暫安。如是障修及造不善所有罪業。六分之一。還屬彼王。王之罪山。牢峻難壞。是故我王福慧殊勝。時婆羅門。復告善財。仁豈不聞地神語耶。地神常言。我負大地。一切所有。及須彌山。不以為重。亦無厭心。於三種人。我盚蔬癒C不欲勝持。何等為三。一心懷叛逆。謀害人王。二念棄恩親。不孝父母。三撥無因果。毀謗三尊。破法輪僧障修善者。如是三人。我極患重。乃至一念不欲任持。復次我王。宣流正化。諸佛護念。何況龍神。以是正心。能制諸惡。如執鉤策。邪法不生。能與世間作無利者。感化調伏。正見修行。亦如牛王。王若行時。一切諸牛悉皆隨從。王亦如是。正化流行。一切有情悉皆隨順。又如鐵鉤能制狂象。王治正化。能伏惡人。究竟令其同歸解脫

復次我王建國體人。琣b三事。一念除五怖。二慎擇三臣。三精修御膳。所以者何。樹君養人。事先除怖。臣德允備足以弼諧。御膳精羞。愛身及物。教人忠孝親長尊嚴。善財白言。云何五怖。此國獨無。答言。仁者。一王德簡儉。財賦均平。無國王貪奪怖。二王族貞賢。不貪為寶。無近臣侵抑怖。三宰官循職。惠恕充懷。無酷吏傷殘怖。四人皆義讓。國無欺枉。無盜賊偷劫怖。五鄰境雍和。承風向化。無外境寇難怖。餘國五怖。人必不安。是故我王聖化無外。善財白言。云何三臣王所慎擇。答言。仁者。如日天王。高居日殿。去地四萬二千由旬。四天下人。不睹形色。但蒙光照。瞻仰日輪。咸知所在。我王聖德。如彼日輪。大明御宇無幽不燭。開物成務。辯別除昏。十千大臣。一億猛將。皆王照使。為國之光。慎擇三臣。統茲百辟。何等為三。一者輔臣。二者將帥。三者使臣。言輔臣者。弼諧王化。代王理政。上佐王德。下恤王人。進賢任能。清心奉職。如日照曜。類辯群分。二將帥者。主兵大臣。必在忠淳。深仁厚義。德行兼茂。勇略無虧。為護眾生。除惡務本。如日照曜。滌闇除昏。初自七月至十月終。嚴鼓戒兵。順天肅勵。乘便逐宜。安營相地。如是主將。受命臨戎。攻守以時。戰無不利。仁復應知。我國五城。云何為五。一者山城。憑高據嶮。斷岸周圍。二者水城。塹以江河。沿流四遶。三者沙城。曠磧懸遠。外無水草。四者土城。堅壁高壘。內實兵儲。五者人城。主聖臣賢。深謀遠略。如是五城。量宜相敵。人城最勝。我國所尊。故我大王。住不思議神通妙化。三使臣者。所謂行人。受使四方。往復王命。如日照使流光原濕幽谷無私。所以者何。王德精微。王居深密。萬方不睹。四海莫知。皆由使臣宣布王澤。殊方款塞。八表欽承。未安者安。已安不退。是故我王。與諸耆舊宰輔大臣。精選良能。慎擇其事。要言王使十德乃堪。一資忠奉信。二愛敬君親。三強記博聞。四識量宏達。五才辯縱橫。六精閑內外。七謙卑仁讓。八剛正無。九儀範出群。十通王密意。具茲十德。受命宣威。凡所經遊。清身潔獨。不惛酒色。不寢眾居。醉後眠中。慮泄樞密。奉使鄰國必達王言。不以利遷。不以威變。行藏進退。靡不合時。風俗土宜。任物成化。於王權變。了達無疑。務顯得能。以慰殊俗。由此三臣成王德化。變惡顯善。威被萬方。如日流光。照物除暗。遠近皆明故。我國中稟王聖化。多諸善眾。動靜合宜。或所遊止。不狎惡人。所謂撥無因果。棄背君親。性少慈悲。好見他過。庸賤卑猥。不畏罪違。多欲多瞋。無慚無愧。心頑性怯。忌勝嫉能。如是等人。皆不親近。亦不乘御。[怡-台+龍]悷不調。諸惡象馬亦不馴養。無益禽獸亦不經遊。深山大澤。空聚塚間。曠野山嶮。惡獸非人之所住處。亦不正視酒肆屠坊婬穢之處。若或遭遇勝吉祥事。右旋禮敬。為護福故。曾不履踐佛法眾僧父母師長大人之影及所行跡。於可尊崇有德人所。恭敬禮拜。心無輕慢。見諸佛塔靈廟僧坊仙聖所居勝人住處。自勸勸他。遵崇修葺。令其成就。以是天龍咸生歡喜。風雨以時。五穀豐登。兆庶安樂。王之左右。所使忠良。佞媚兇殘。不能親近。如栴檀林。栴檀圍遶。不雜伊蘭。如無熱池。香流德水。無諸鹹味。王遠惡人。亦復如是。非如甘果猛獸所藏。善財復言。何等之人。堪典御膳。答言仁者。典御膳人。應具十德。何者為十。一種姓清淨。二三業調柔。三忠孝備足。四信讓謙和。五知王食性。六妙閑食禁。七善調體味。八知王食時。九體食甘毒。亦善解除。十知所應食晝夜月時。具此十德。可典王廚。量所使人。及治食處。清淨香潔。監守無違

婆羅門言。仁復應知。我常思念。天上人間。若聞若見。凡諸勝類。一切功德。觀我聖王。靡不咸具。是義云何

仁者當知。師子獸王一德最勝。謂無二心。如殺大象盡其勢力。殺餘小獸盡力亦然。我王亦爾。不畏大事。不輕小事。盡悲智力。究竟無遺

仁者當知。諸水鳥王皆具二德。一審諦其心。如取魚時。入水翹立。一心覘視。嶷然不動。二靜觀水族。所欲皆從。我王亦爾。高居俯視。聽政萬方。寂然不動。感通無礙。言不虛發。一切自成

婆羅門言。仁復應知。我王三德。聖化流行。如金輪世調善馬王。有三功德。何等為三。一心性和柔。力能致遠。二不畏寒暑。涉險能安。三調怨易事。常無不足。我王亦爾。一言必柔實。以法利人。教化眾生。畢竟成就。二克勤庶政。心無險易。能捨珍財。調給一切。三大智勇健。調諸怨敵。賦稅量宜。琲黎謒活C具此三德。扇以和風。他國畏威。自境懷惠

婆羅門言。仁復應知。我王四德。聖化流行。如摩伽國妙音雞王有四功德。何等為四。一立信司晨。二守義均食。三對敵賈勇。四不隨牝雞。我王亦爾。一賞罰應時。二萬方均濟。三義伏彊禦。四內言不聽。具茲四德。化洽無圻

婆羅門言。仁復應知。我王五德。聖化流行。如欲天上善時鵝王有五功德。何等為五。一染合有時。二呼鳴無畏。三量宜求食。四心無放逸。五不受諸鳥諂佞言辭。我王亦爾。一清心寡欲。不縱內宮。二發言審諦。外無違命。三取與不差。務充衣食。四調心道檢。離過精勤。五成就正心。不親諂佞。具茲五德。惠及八荒

婆羅門言。仁復應知。我王六德。聖化流行。如摩伽國勝德犬王有六功德。何等為六。一隨得而食。二少得知足。三趣安便睡。四草動易覺。五貧富一心。六勇防盜賊。我王亦爾。一萬方貢獻。任土無違。二儉時少奉。矞h慚愧。三所作吉祥。易得安眠。四正見在懷。動念便覺。五重德尊親。愍哀貧賤。六思存庶品。念護無時。威勇自在。無諸寇難。具茲六德。億兆同心。以是思惟。觸類成德。仰歎我王名稱高遠。善攝眾生。精勤匪懈。如是增數二十一種殊勝功德。我王能行。一切怨敵自然散滅。所有外寇不能入國。仁復應知。若有闕此二十一德。但有三德。亦善治化。一能散珍財。賙給一切。二寧捨身命。無虛誑言。三具大勇猛。能制怨敵。設無此三。但有一德。亦能政化。謂有大福德。如是仁王。最為第一。譬如八萬四千法門終歸勝義。王亦如是。種種奇謀。終歸福德。王若有福。王之國土。休泰和平。無為無事。眾生富樂。化及萬方。近益身心。遠同解脫。由王慈福仁惠所成。廣說我王妙行無盡

時婆羅門。為善財童子。如是稱讚甘露火王內外功德。令欣敬已。欲重宣此義。以偈讚曰


 眾生於世界  三毒風所吹
 將墜惡趣中  非王不能制
 含生著五欲  貪暴由是生
 王依正法持  令趣真常道
 傾奪於財色  由無王法持
 譬如河池魚  大小相吞食
 王法持自他  現未常安樂
 正化廣流布  咸為解脫因
 人以王為命  王以法為身
 世道既和平  佛法由茲始
 政暴人思亂  刑疏於不行
 恩威不爽時  萬國常休泰
 多生事多佛  福德勝為王
 悲深惠益深  億兆同康樂
 我王生盛族  威光同日輪
 忘己濟群生  率土無貧乏
 知身本不淨  無常之所侵
 調心大丈夫  守正非餘事
 蒸人如旱草  惠化洽油雲
 慈心降德音  澤潤諸含識
 王者順人心  愛恤人穌息
 威行肅貪暴  賞罰稱其宜
 或有妙形聲  含毒人非愛
 或具大聰叡  染欲蔽其心
 我主勝端嚴  懲忿誡諸欲
 心如淨明鏡  鑒物未嘗私
 明鏡唯照形  不鑒於心想
 我王心鏡淨  洞見於心源
 左右無佞邪  耳目唯良善
 諂媚及殘暴  本所不能親
 或有肆姦意  欲害於王人
 王心鑒未形  悉使歸忠正
 芳林伏猛獸  鹹海毒清流
 蠹政害良人  兇邪敗君德
 香河流德水  甘果茂甘林
 八表同歡康  臣賢由主聖
 王持防患戒  濟眾潔其源
 富壽利群生  拔出貪瞋海
 慈悲既深廣  正法亦遐宣
 老幼與孤惸  護育令安樂
 尊賢貴有德  重齒敬其親
 戚屬與妃嬪  內外咸雍穆
 溫言調萬姓  和色奉師尊
 祠敬無惰容  福流千萬代
 古先無道主  驕侈慢宗親
 徇己不憂人  惡稱甯y布
 我王知幻境  利物以忘身
 有道庇眾生  具吉祥名稱
 貪瞋與慳嫉  皆為諸苦因
 愚惑常不知  感報猶影響
 王以人為本  億兆同一身
 役使如四肢  勞逸無過分
 我王鏡前躅  垂範為元龜
 動作順人心  捨惡而從善
 愛人如愛己  率己以隨人
 九族既從風  百辟遵王政
 八方歸聖化  端拱以無為
 推功因理心  心靜曾無事
 忠臣輔我主  順動如股肱
 萬國達聰明  四海稱君德
 諦承諸佛教  以法悟眾生
 令其了自心  日照蓮華發
 國人護我主  猶王護國人
 如林衛獸王  獸護於林藪
 餘國多五怖  王貪及寵臣
 酷吏陷非辜  盜賊公偷劫
 自境有四患  外寇必來侵
 我王內外清  國人無五怖
 世間有四業  一智二珍財
 三受五欲樂  四求於解脫
 諸王多未具  歿世人莫稱
 如風持[糒-米+韋]囊  風息命隨絕
 我王備四法  智德瑩其身
 富有妙珍財  賙濟於窮乏
 五欲無倫匹  不染如蓮華
 但為引眾生  後令入佛智
 住如幻解脫  示現處貪瞋
 變化治惡人  皆令向佛道
 不久汝當見  種種方便門
 究竟利眾生  是故聲遠震
 妙慧以為風  常命痤L盡
 汝應速瞻詣  勿生懈慢心
 一見勝智人  過住百千歲
 有或壽千歲  畯馱H所棄
 不知三世事  亦寡法財寶
 飽腹資欲心  人形畜無別
 少學或心高  易滿如牛跡
 如鼠手持物  自謂己能多
 智海廣難量  不測反增謗
 牛飲水成乳  蛇飲水成毒
 智學成菩提  愚學為生死
 如是不了知  斯由少學過
 是故我國人  多聞無厭怠
 我王多輔臣  國城亦險固
 豐財饒士馬  鄰國皆親好
 如是具七支  勇智琩怞
 人間與天上  種種勝功德
 利益諸眾生  如上所宣說
 智人聞一義  觸類廣無涯
 要言為法王  調身安萬姓
 世榮琱ㄟh  出世妙難思
 如海納川流  包容益深廣 

時婆羅門。偈讚王已。告善財言。仁者當知。諸眾生身。毛及毛孔。各三俱胝。今我大王。有三俱胝內行功德。外行功德亦三俱胝。以是德化。惠育含生。我向為仁纔說大王一毛功德。其餘王德深廣難陳。我智微淺。何能思說。況我緣務無暇久言。我王今者正殿施化。汝應往詣一心瞻見。爾時善財。聞婆羅門說是語已慇懃禮足。辭詣王宮。遙見彼王處於正殿。坐那羅延金剛妙寶大蓮華藏師子之座。阿僧祇眾摩尼寶以為其臺。阿僧祇日光明寶以為其足。阿僧祇妙寶形像以為莊嚴。金繩為網彌覆其上。阿僧祇摩尼寶聚光明照耀。阿僧祇天妙寶衣。敷置其上。種種天香而用普熏。種種寶華布散其地。無數寶幢四面行列。無數寶幡周遍垂布。孔雀尾色種種光明天摩尼寶以為其帳。而覆其上。爾時大王。壯年盛色。尊重可畏。相好具足。微妙莊嚴。如意摩尼以為寶冠。莊嚴其首。閻浮檀金以為半月。莊嚴其額。帝青摩尼無垢寶王以為耳璫。莊嚴其耳。無價摩尼如意寶王以為瓔珞。莊嚴其頸。無垢光照天妙摩尼如意寶王以為印釧。莊嚴其臂。閻浮檀金以為傘蓋。眾寶間錯以為輪輻。光味摩尼以為其臍。百千鬘網交絡嚴飾清淨藏寶以為其鈴。琤X妙音。演無盡法。夜光摩尼。放大光明。周遍十方。以為照耀。具足圓滿。毘琉璃寶以為其竿。人痚鶣虪H覆其上。甘露火王王德增上。有大力勢。威伏遠方。鄰國諸王。靡不欽奉。以離垢繒。而繫其頂。十千大臣。前後圍遶。十萬猛卒。左右行列。形貌可畏。如閻羅使。攘臂瞋目。咬齒虯眉。執持器仗。見者惶怖。國內眾人。有犯王法。或奪他命。或盜他財。或侵他妻。虛妄離間。麤惡無義。貪瞋邪見。作如是等種種惡業。身被五縛。將詣王所。隨罪治之。或以火燒。或以湯煮。或投煻煨。或灌沸油。種種焚炙。令其糜爛。或驅上高山。推令墮落。或斬其首。或斷其腰。或截耳鼻。或刖手足。或挑雙目。或剝身皮。或解其體。肢節分離。聚骨成山。流血為池。復見血中人頭手足骸骨遍滿。復有無數豬狗野干烏鷲之類。競趣池中。飲血噉肉發大惡聲。人聞恐怖。池中死屍。種種形色。或有青瘀。或有膿流。臭穢縱橫。[月*逢]脹爛壞。胃藏腑。悉皆出現。爪髮筋脈散布池中。或有輕罪。苦楚鞭笞。斷截肢解。種種刑害。呻吟號叫。出大怖聲。或呼父母。或呼眷屬聲如雷震。酸切人心。有如是等無量苦毒。譬如眾合大地獄中。善財見已。作如是念。我為利益一切眾生。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修菩薩道。求菩薩行。問善知識。云何修習菩提善根。云何遠離諸不善根。今見是王。捨善根法。作大惡業。逼害眾生。乃至斷命。曾不畏懼未來惡道苦業。現前臨欲顛墜。云何於此。而欲求問。行菩薩行。學菩薩道。能生具足廣博大悲。救護眾生。以如是心。種種思念。作是念時。於虛空中。有天告曰。善男子。汝不憶念普眼長者善知識教。及向所見諸婆羅門讚歎此王種種功德微妙法耶。善財仰視。而白之曰。我深憶念。曾無忘失。諸天復言。善男子。汝若常念慎莫生疑。善男子。汝莫厭離善知識語。善知識者。琤H正法引導於汝。豈令汝墮險惡處乎。善男子。菩薩巧行方便智不可思議。攝受眾生智不可思議。護念眾生智不可思議。利樂眾生智不可思議。治罰眾生智不可思議。清淨眾生智不可思議。成熟眾生智不可思議。深入眾生智不可思議。度脫眾生智不可思議。知眾生時智不可思議。知眾生根智不可思議。愍念調伏諸眾生智不可思議。善男子。汝詣王所。深心請問學菩薩行修菩薩道。爾時善財。聞天語已。前詣王所。頂禮王足。遶無數匝。合掌白言。聖者我已先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而未知。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修菩薩道。我聞聖者。善能誘誨。願為我說。時甘露火王。理王事已。執善財手。將入內宮。命之同座。而告之言。善男子。汝當觀我所住宮殿。及諸資具。善財如語。即遍觀察見彼宮殿。廣博無比。眾摩尼寶之所合成。百千眾寶以為樓閣。赤真珠寶以為其柱。種種色寶間錯廁鈿。不思議摩尼寶。騰光普照。種種摩尼寶隨處莊嚴。以牟薩羅孽磨妙寶。以為茵蓐。莊嚴其地。無數百千種種色寶。以用莊嚴師子之座。毘盧遮那摩尼寶王而為其帳。以覆座上。如意寶王種種色網。周匝垂覆。師子王光味摩尼微妙寶幢周迴建立。復有種種妙寶池沼。池水清淨具八功德。碼瑙寶王砌壘其岸。種種色寶以為欄楯。處處寶樹行列莊嚴。一一寶牆周匝圍遶。侍從采女具足十億。妙色端嚴令人喜見。容止美麗儀範可觀。凡所施為。無非巧妙。軟意承旨。常起慈心。善財見已。生希有想。王時告言。善男子。於意云何。如汝所見。諸可愛果。如是色相。如是眷屬。如是榮樂。如是富饒。如是自在。豈是惡業而能感耶。白言不也。善男子。我得菩薩如幻解脫。善男子。今我國土所有眾生。多行惡業如旃陀羅我於如是不受善教諸惡眾生。作餘無量種種方便。不能令其捨離惡業迴向善道。善男子。我為調伏彼諸眾生令成熟故。大悲先導。化作惡人。於惡人前。示造諸惡。及變化作忍害之人。逼惱責罰。種種苦治。令其國內作惡眾生。見是事已。心生惶懼。心生恐怖。於諸欲樂。心生厭離。心生怯弱。便能永斷一切惡業。發菩提心。得不退轉。善男子。以是當知。汝向所見造惡眾生受諸苦者。及彼能治暴惡眾生。皆是變化。善男子。我以如是種種方便。令諸眾生斷其所作十不善業。具足修習住十善道。究竟利樂。究竟安隱。究竟圓滿。永斷諸苦。住於如來一切智地。善男子。我身語意憶想。未曾於一眾生而行惱害。善男子。如我意者。寧盡未來。受無間苦。終不發起一念瞋心。於一蚊一螘微細眾生。起惱害想。何況造作如是惡業。善男子。我自憶念。乃至夢中。未曾一念心生放逸。況於覺悟而殺人耶。所以者何。人是福田。能生一切諸善果故。譬如此中十六大國乃至一切地居眾生。依於大地。安立生長。而得住故。如是一切賢聖道果。皆依於人而能修證。善男子。我唯得此如幻解脫變化法門。如諸菩薩摩訶薩得無生忍。知諸有趣悉皆如幻。知菩薩行悉皆如化。知諸世間悉皆如影。知一切法悉皆如夢。入真實相無著法門。隨順法界。修諸妙行。猶如帝網。以無著智。行於境界。無有障礙。平等普入。三昧法門。已得自在旋陀羅尼。住佛境界。如影隨形。而我云何能知能說彼諸菩薩行智功德。善男子。於此南方。有城名妙光。王名大光。汝詣彼問。菩薩云何。學菩薩行。修菩薩道。時善財童子頂禮王足。遶無數匝。慇懃瞻仰。辭退而去

大方廣佛華嚴經卷第十二

 

 

 

 

 

 

 

 

 

 

 

 

 

 

 

| 佛教如來宗 | 台灣論壇 | 電子書下載 | 法師 Wiki | 陀羅尼 | 佛教 | 弘憶論壇 | 

 

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