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經典圖書館。佛經電子書 Sutra Buddhism Book》

文殊師利佛土嚴淨經卷下

    西晉月氏國三藏竺法護譯

於時師子步雷音菩薩。復問文殊師利。發意久如應發道心。文殊答曰。止族姓子。勿懷妄想。一切諸法皆無所生。假使有說我發道心吾當行道墮大邪見。所以者何。今觀察心都永不見。心發道意。亦復不觀彼發道心者也。吾亦不見道心所存。吾由是故不發道心。又問仁者。以無所見。今何以故宣此章句。文殊答曰。無所見者乃為等教。無所見趣。名是章句平等言辭。又問。何故言曰趣平等乎。文殊答曰。如族姓子所言等者。無若干故。其平等者彼無行法。於其平等無有譬喻。不見諸法是乃平等。若宣斯訓則宣一業。若寂然業無有塵勞。不為瞋恨而說經法。不有斷滅不計有常。不起不滅不有吾我亦無所受。不舉不下不高不卑。雖有所說無有妄想亦無思求。若族姓子。有曉此法而奉行者。乃曰平等。又有菩薩廣入於法。不見若干。亦復非一乃曰平等。其平等者則無偏黨。其無偏黨是甚清淨

於時師子步雷音菩薩。前白佛言。唯然世尊。文殊師利。所說巍巍乃如是乎。發道心以來為幾何耶。眾會思渴願樂欲聞。佛言。族姓子。文殊師利在深妙忍。所入深忍不逮得道。亦不得佛復不得心。以無所得故不說之。久如發心為發道意。唯佛今當為汝解說本初發心。乃往過去七千阿僧祇江河沙劫。乃爾世時有佛號雷音響如來至真等正覺。乃在東方。去此七十二垓佛土世界名曰快成。其佛土在彼頒宣道教。弟子聲聞八十四億百千垓眾。諸菩薩等復倍是數。時有轉輪聖王。名曰安拔號為法王。治以文法王四天下。王有七寶聖王。爾時往詣雷音響如來所。供養盡意八萬四千歲。隨其所安。王心念言。我已積功德行難量。不用斯心寧以德本並修勸助。復更思惟。以德勸助當求何勸。天帝梵王號轉輪聖王聲聞緣覺耶。適發是意。上虛空中演大音聲。大王如是莫興賤意。當發無上正真道心。王聞是言。即時大悅王弘慈心不轉道意。所以者何。用其天人開示意之故。知我心念。時安拔王與大眾俱。九十六億垓人。往詣雷音響如來稽首足下。右遶七匝退住一面。以偈歎曰

 欲問殊勝法  以奇雅答我
 云何人在世  而致最超異
 以普俱供養  自歸於世護
 用無所著心  永無所勸助
 世尊察知之  吾獨寂發心
 以興廣供養  云何勸助之
 志天帝梵王  為四方之王
 若求於聲聞  當慕緣覺乘
 我適發是念  空中宣洪音
 仁者慎莫得  勸助下劣心
 當為一切故  興發微妙心
 開顯大道意  饒益於世間
 今欲問於佛  在諸法自由
 云何起發心  不失于道意
 唯說斯義趣  何因逮是處
 如我所像人  而發菩提心
 天中尊願說  宣上妙章句
 大王且聽之  當宣以漸訓
 愍哀於眾生  樂住于法本
 如所誓志願  轉得成所趣
 吾亦往宿世  因發起道心
 愍哀於眾生  而興斯誓願
 如本所志願  亦若心所念
 逮無動佛道  在世寂上聖
 大王當強志  造立極上心
 若修諸正行  仁亦當成佛
 以聞是言教  王意便欣然
 在一切普世  頒宣師子吼
 假使於本際  不知生死元
 為一一人行  如若干眾生
 今發于道心  在一切世間
 普請於眾生  令不墮貧匱
 從今日以往  假使生欲心
 輒當欺諸佛  現在十方聖
 若生瞋恨厭  嫉妒及貪苦
 未曾犯不可  至成人中尊
 常當修梵行  棄欲捨穢惡
 當學於諸佛  戒禁調和性
 不以斯四色  疾成佛正覺
 用心切之故  當行於本際
 常嚴淨佛土  無限不可議
 當宣傳名稱  通徹於十方
 唯聖見授慧  成佛人中上
 令其心清淨  永無眾猶豫
 常修治身行  口言亦如是
 亦當淨心念  不犯眾瑕疵
 假使我成佛  在世人中尊
 以是正真言  地當六反動
 設我言至誠  真正不虛詐
 由是見證明  虛空宣伎樂
 若實不諛諂  無貪嫉不厭
 以是誠信故  雨清淨意花
 適宣斯言已  至誠言無異
 十方億萬國  則六反震動
 於上虛空中  有巨億音樂
 天雨雜意華  積地四丈九
 其王以學是  二十億眾人
 口宣柔和音  必成佛上道
 二十億眾等  一切建佛道
 見王發大道  亦效學洪業 

佛語師子步雷音菩薩。欲知爾時安拔王乎。答曰不及也。佛言。則今文殊師利身是也。發道心來。如七千阿僧祇江河沙劫佛土滿中塵。逮無所從生法忍已。過六十四江河沙劫。於彼世等則具十住成就十力。普備一切諸佛道地辨諸佛法。從初以來未曾一反生心而有發意也。皆以逮致無上正真之道。為最正覺。我亦不念言當云何成最正覺。其二十億人。在往古雷音響。如來所發道心者。悉已逮致無上正真之道。成最正覺已轉法輪。為諸眾生興立佛事。滅度去已。悉是文殊師利之所勸發。皆悉供養勤修眾行。六度無極。普以執持傳宣正法。於今現在適有一佛說法未滅度耳。下方界分去是四十四江河沙等佛土。有世界名地底。其佛號持地如來至真等正覺。今現在說法。與無央數諸聲聞俱。其壽無限。佛說是往古喻時。七千人皆發無上正真道意

於是師子步雷音菩薩。問文殊師利。仁者在往古佛。具一切法如來十力。已備十地。用何等故不成正覺。文殊師利答曰。不以往古過去諸佛一切諸法成最正覺。所以然者。此言得道則為不得。亦無所逮。又問。云何具足佛法。答曰。具本無故。又問。云何具足本無。答曰。備悉虛空乃具本無。曉了虛空及諸佛法本無之義。等無有二不可分別。又問。云何以具一切諸法。答曰。具足五陰。乃能具三界一切。普備十方諸佛之法。又問。云何具足諸色。答曰。仁等見色。色有常乎。若無常耶。答曰不也。曰諸法有常若無常乎。又彼五陰有增有減耶。答曰不也。文殊師利曰。是故族姓子。若於諸法不增不減。故曰具足。曰何以具足。答曰。備諸法慧不所解亦如如慧不轉。爾乃不知諸妄想處。以無妄想不造具損。其不具損乃曰平等。是故族姓子。等見諸色爾乃等見一切諸法痛想行識。亦復如是等無有異

於是師子步雷音菩薩。問文殊師利。又察仁者。逮得法忍以來久遠懸絕迥邈巍巍。如是不一發心吾當得道。仁者。云何勸化眾生使發道心。答曰。吾不勸眾生令發道心。又問何故。答曰。眾生不實。眾生寂莫所在顛倒。故勸化之令發道心。假使眾生不處顛倒。則無有道何所發乎。吾以是故。不勸眾生使發道心。亦不化之令悉求道。所以然者。無所想者乃曰平等。其平等義無所志求亦不退轉。是故名曰無所歸趣無所從來。當觀生死。所謂平等斯章句空。空無志求。又族姓子。向者所問逮得法忍以來。久遠懸絕迥邈巍巍。如是不一發心吾當得佛。卿寧見心。以何等心得成佛道。答曰不也。所以者何。心者無形不可睹見。道亦復然。亦無形色復不可見。所以道者假有號耳。所曰言心及與佛道是悉假託。是故族姓子。吾宣斯辭。不一發心吾當得佛。其無發心無所生亦無所毀。以無所生無所毀者。乃名曰逮。又問。何所是時曰約時。乃曰為時耶。答曰。族姓子所云時者。暢平等覺所可覺者不增不損。永不起想亦無所滅。爾乃名曰隨其等時。其不妄想本無本是則名曰隨等時也。若逮正見。等於平等達於諸法。都無所獲則不造計。若干種品一無所念。爾乃名曰隨等時也。若身證明一切諸法。諸所相者皆為法相。曉了如是故有心著。若無有相則無所倚。爾乃名曰等隨時矣。又問。何謂為逮。文殊師利答曰。無所行也。謂名所跡故曰為逮。而於三界悉無所行。假有斯辭其得塵勞則不能逮。所以然者。意無所存斯法無言。以是之故不可逮得。又族姓子。無所得者乃曰為逮。其無所言則不逮法便無所住。若不得法乃曰為逮

於時師子步雷音菩薩。前白佛言。善哉善哉世尊。唯如來說。文殊師利成佛道時國土何類。佛告之曰。汝以是語問於文殊師利。即受佛教問文殊師利曰。仁成佛時國土何類。文殊師利答曰。族姓子。若仁好樂佛道者。當問成佛國土何類。又問文殊師利。仁者。不樂佛國土乎。答曰不也。又問何故。答曰。其有所樂則為樂欲。其樂欲者則有恩愛。其恩愛者則有所受。若有所受則有苦患。其苦患者則無有護。是故吾身不成正覺。所以者何。無所得故。若不得道是故無樂。又如向者仁之所言。國土何類說其本末。吾不堪任自虧其身。所以者何。若有菩薩用歎己故。便自虧滅佛及國土功勳嚴淨。面見如來無極法藏。時佛告曰。文殊師利。宜用時說成己佛土功勳嚴淨。以何志願如來聽之。或有從仁聞說所願諸餘菩薩。緣是發意具足斯業。文殊師利答曰。唯然不敢違教。即從坐起偏袒右臂。右膝著地叉手白佛。唯承聖旨今當宣之。若族姓子及族姓女。求佛道者且共聽之。聞已具得行是所願。應時十方各如江河沙諸佛國土六反震動。時文殊師利復白佛言。唯然世尊。我之本願如佛所言。從如七千阿僧祇江河沙劫行菩薩業。不成道場不致正覺。道眼徹視光睹十方。悉見諸佛普勸化一切眾生悉成佛道。吾心堅住咸開化之。布施持戒忍辱精進一心智慧。而勸助之。皆是吾身之所勸化。唯然大聖。今觀十方以無罣礙清淨明眼所見。諸佛皆以勸助建立無上正真之道。斯等皆辦。乃吾成無上正真之道。為最正覺也。雖有是言故爾續立不成正覺。假使所願若具足者乃成佛耳。時彼眾會諸菩薩等各心念言。文殊師利前後所見。諸佛世尊為幾何。于時佛即知諸菩薩眾心之所念。告師子步雷音菩薩曰。猶如族姓子。有一丈夫出現於世。取是三千大千佛土。滿其中塵取破碎之。一一諸塵各各碎之。各如一佛國滿中諸塵。族姓子。所趣云何。豈寧有人知是塵數多少者不。答曰。無能知者天中之天。佛言。假使族姓子。悉能曉了知是塵數佛國多少。不足言也。文殊師利明眼所睹。十方佛土所見。過是塵數之國。百倍千倍。萬倍億倍。巨億萬倍。兆載劫數不可限。無量無邊。所願如是不成正覺。正使佛國如江河沙。周匝十方滿中佛樹。一一樹下有坐菩薩。須臾一時皆成無上正覺之道。逮最正覺。臨滅度時。不須佛樹道場起焉普為一切。復過十方不可計量諸佛國土。化於眾生說法使度。所願巍巍致此佛國乃成佛道。使其國中無有聲聞緣覺之名。純諸菩薩滅除疲厭瞋恨之難。淨修梵行周遍佛土。悉復不聞女人之名。使諸菩薩皆得化生。身被法服加趺而坐。佛國嚴淨純諸菩薩。熾盛巍巍除小乘法

於是師子步雷音菩薩前白佛言。成佛之時所號云何。佛言。名曰普現如來至真等正覺。所以號曰普現者何。其佛功德普現十方無限國土。其有得見普現如來。若睹光明皆當得前。逮成無上正真之道。於今若佛滅度之後。得聞將來普現佛名。亦當得決。然後成無上正真之道。除入滅志得道跡者。文殊師利。復白佛言。唯然世尊。我所誓願得成佛時生我國者。令無飢渴飲食之想。眾味饌具自然滿缽在右掌。適在掌中心則發念。不先供養十方諸佛。聲聞緣覺及諸貧匱。危厄乞丐下劣眾生。先自食者則為不宜。先飽一切然後乃食。尋如所念神通備足。在所至湊無有罣礙。行疾如所念。即到十方供養諸佛下遍眾生。寶衣法服俱亦復然。先供養諸佛。次及所尊窮賤下劣皆先使安。無有八難眾苦惱患。語則可意不聞惡言。學無禁戒是非之音。無尊無卑無富無貧。其生我國皆同一倫

於時師子步雷音菩薩。前白佛言。爾時彼土無名號字。佛言。如本誓願所志具足。世界名曰離塵垢心。復白佛言。在於何方。佛言。在於南方。去是忍界極在其邊。眾妙寶摩尼明珠合成佛土。十方一切未曾見聞。奇珍眾寶流布遍現。未曾朽敗而有減損。菩薩所作欲令其地化成眾寶。如念即成在作何寶。眾妙香華所欲備有。亦無日月明冥晝夜。若菩薩身光所照隨意。唯華開合別晝異夜。無有寒暑老病死事。唯行菩薩便成正覺。若至他方亦無異業。天上世間悉行菩薩臨命終沒皆成正覺。無有終沒無中滅度。虛空之中不見伎樂悲和之音。自然而作其音。不宣愛欲之辭。琤X佛法六度無極菩薩篋藏經法之音。隨意所好聞經法音。如念即解皆發正覺。見佛疑滅聞經解達。於時會中有無央數諸菩薩眾。同時舉聲謦揚大音。佛聞是號適得其宜。名曰普現無違道教。若有眾生聞普現名。乃獲快利無極之慶。況生其國得見普現。值遇神化法則其行。若有聞是所說決者。則為見佛聞經入心藏之不忘。但逮得聞文殊師利成佛名德。巍巍乃爾何況目見。時佛告是諸菩薩曰。若有得聞百千億佛名號功稱。利益眾生開化度人。不如文殊師利。一一劫中化導眾生永安無患。何況得遇普現如來。其慶無喻誠如所云。於是眾會。聞佛讚是諸菩薩言。應時座中諸天神王。及世間人各萬億垓。俱時稽首禮文殊師利。同發聲言。今自歸命普現如來。自歸適訖。便有八萬四千垓眾。皆發無上正真道意。餘無量人積眾德本立不退轉。時文殊師利復白佛言。今我願是諸不可計。無量佛土功勳嚴淨目之所睹。由從所願瑞應處所。皆使合并成一佛土。不計聲聞緣覺。嚴淨五濁惡世發意之頃。正使我身江河沙劫稱嘆諸國功勳嚴淨。無有限量不得其底。我所誓願復過越彼。無能究竟證明我者。獨佛縷練明知我耳。佛言。善哉誠如仁言。如來通慧三達無礙。真爾真爾等無有異。爾時會中諸菩薩眾又心念言。如佛諮嗟文殊師利成佛國時功勳嚴淨。何如西方安養世界無量壽佛嚴淨等不。時佛即知諸菩薩心。便告師子步雷音菩薩。欲知西方安養世界無量壽佛功勳嚴淨。比於文殊師利難以喻哉。假譬言之如取一毛破為百分。以一分毛取海水一渧。無量壽佛如一分毛水一渧耳。文殊師利成佛汪洋如海。巍巍蕩蕩不可思議

於時師子步雷音菩薩前白佛言。曾頗有餘方如來國土嚴淨如是者不。佛言有。東方去是百億江河沙界。名曰超立願。其佛號名普照常明德海王如來至真等正覺。與諸菩薩眷屬圍繞而說法經。興演以來江河沙劫。其佛壽命亦無有限。比普現國嚴淨正等。有四菩薩被弘誓鎧得不可議。又白佛言。唯願加哀宣布未聞。具說普照常明德海王如來其土嚴淨。又四菩薩名號何等。在於何方遊何佛土。淨德普備能具斯處。佛言。第一菩薩名曰光英。遊於東方無憂首如來佛土。第二菩薩名曰慧上。在於南方慧王如來佛土。第三菩薩名曰寂根。在於西方智積如來佛土。第四菩薩名曰意願。在於北方鉤鎖如來佛土。於時世尊。即如其像三昧正受。其三昧名悉現嚴淨。應時見東方普照常明德海王如來佛土。及諸菩薩功勳嚴淨。自昔以來所希見聞。譬如掌中視寶珠耳。如普現佛國土無異。眾會睹之莫不欣喜。誠如世尊所言。無有異也。世尊即便告諸菩薩。當如文殊師利所行為法。諸菩薩眾同發聲曰。唯然受教。當學文殊師利本發心行。成就嚴淨不敢懈廢

於時世尊。尋便欣笑光從口出。五色晃昱普照十方掩覆日月。遶身三匝還從頂入。彌勒菩薩即從坐起。長跪叉手前問佛言。佛不妄笑笑必有意。是何因緣願佛說之。佛言彌勒。向佛說法現三昧力。皆見東方普照佛國。具足備悉嚴淨功德。眾會欣悅誓願志學。今現八萬四千菩薩。咸共發心成嚴淨國。復有菩薩八萬四千十六正士發仁慈心。性弱和雅所願具足。斯等如是當逮文殊師利。其餘菩薩不能若斯。雖爾緣是功德福。疾成無上正真之道為最正覺。國土成就不及文殊師利嚴淨之德。佛言彌勒。若有菩薩心性至真。口宣誓願不犯本心。亦當具足如文殊師利身。其心怯弱而有信樂。緣是口勇宣辭誓願。轉得超越六十萬億垓劫終始之難。六度無極則以具足。時四菩薩各從其方化作重閣眾寶挍絡。各從諸天無數百千。雨眾天華鼓眾音樂。神足威變地為動震。四面俱進來趣世尊。光照眾會見莫不欣。彌勒長跪而白佛言。今地大動天華紛紛。重閣晃曜四方來臻。鼓樂絃歌天香苾芬。此何瑞應誰之威神。佛言彌勒。是四菩薩即來見佛。用自神力感動眾會。故現此瑞勸化於法。時四菩薩即進詣佛稽首禮足繞佛三匝。佛命使坐退而就榻。時佛宣告諸會菩薩。此四正士多所勸發。興建誓願不可稱計。設族姓子。謙敬渴仰於此正士。因問法義疑網永止。行菩薩業滅除終始。必逮無上正真之道。超二十億劫周旋之惱。普具諸法六度無極。若有女人聞是正士名號之稱。速轉女身疾解正覺。爾時世尊斂復威神。一切眾會還自如故。彼佛國土忽然不現。於是文殊師利前白佛言。唯然世尊。一切諸法猶若如幻。幻師所作適起尋滅。諸法展轉亦復如是。其不起滅乃曰平等。平等學者必逮正覺。逮正覺已度脫一切。慧上菩薩問文殊師利曰。菩薩何行而成正覺。文殊師利答曰。無逮無失是曰正覺。慧上又問。寧可復得不可逮乎。亦復無乎。若不逮有。則無有眾不可逮眾。文殊師利答曰。亦不可逮亦復不無。所以不逮。是諸法過悉無所生。初無所有。非方當有不懷無得。文殊師利。又復問慧上曰。何所一業敷演經法

於是慧上答曰。其無所生亦無所壞。不造異住。是曰一業。敷演經法

光英菩薩曰。其無來無往。是曰一業敷演經法

寂根菩薩曰。其無所得亦無所等。亦不造證亦不寂然。亦無淡怕無去來今。是曰一業敷演經法

意願菩薩曰。其不妄想佛法聖眾。不念菩薩。無國土想無地獄念。不斷章句不倚有常。是曰一業敷演經法

彌勒菩薩曰。不見五陰衰入諸種。不視不盲無妄想法。不暢入法不積不捨。是曰一業敷演經法

師子步雷音菩薩曰。其於亂法而無所亂。不造若干是凡夫法。斯習學法此諸佛法。不懷妄想不受一法。其業寂寞。是曰一業敷演經法

愛見菩薩曰。其逮本無不想今無。斯深妙法悉無妄想。是曰一業敷演經法

無礙辯菩薩曰。諸法皆盡究竟盡者。乃曰無盡。演一切法不可盡者。是曰一業敷演經法

善心念菩薩曰。其於諸念而無所思。若有所入亦不無心。不得不失。是曰一業敷演經法

覺離塵菩薩曰。於諸塵法而無所染亦無不染。不著不憂不忘不念。不作無不作不取不捨。是曰一業敷演經法

海底菩薩曰。其志如海永難得底。深入法要不見妄想。如所應行而頒宣法不我無彼。是曰一業敷演經法

十上月童真菩薩曰。普等眾生若如月滿。心不見等無所等。是曰一業敷演經法

消諸憂冥菩薩曰。其能休息一切憂瘡不憂不慼。以能割除眾憒諸本。何所是本吾我之本。其有等經共吾我行而說法者。是曰一業敷演經法

鉤鎖菩薩曰。若說於法。其不倚著欲界色界及無色界。不著聲聞緣覺之法。不慕佛道。是曰不業敷演經法

普現菩薩曰。等宣諸法等于空無。不念於空不得平等。所說如是。是曰一業敷演經法

三品淨菩薩曰。其講說法淨三品場。何謂三場。不得吾我。不想法會。不倚諸法。是曰三場清淨之業宣布法訓。如斯說者。是曰一業敷演經法

在所吉菩薩曰。知一切法歸於平等。若曉了斯。而為分別不宣文字。以無所宣一切諸法。是曰一業敷演經法

深行菩薩曰。若有睹見一切諸法。亦無所見。若講如是言辭。是曰一業敷演經法

如是要言。一切菩薩各言其志。說是一業經典法時。七千億菩薩逮得無所從生法忍。八十萬四千垓人皆發無上正真道意。七千比丘漏盡意解。九十六載諸天世人遠塵離垢諸法眼生

於是師子步雷音菩薩前白佛言。文殊師利。成普現佛時。諸菩薩能有幾所。其壽久如。何時成佛。佛言。卿自以是問於文殊師利。即如佛教。問文殊師利曰。仁當久如成最正覺。文殊師利答曰。虛空有形乃成正覺。假使幻人成佛道者。我身爾乃無著漏盡成最正覺。若呼有形而響有影。月能晝明日而夜照。爾乃我身成最正覺。志求道者。乃當問之成佛之期。又問。仁者為不志求道。答曰不也。曰何以故。答曰。道是文殊。文殊是道。所以者何。假有號耳。文殊及道其名寂寞。了無解空空則曰道

佛告師子步雷音菩薩言。寧曾見聞無量壽佛國中菩薩聲聞眾不。答曰唯然。亦見亦聞。佛言。為多少乎。答曰。不可思議不能稱限。佛言。普現佛國菩薩之數。喻如積塵滿十方界。無量壽佛菩薩聲聞比數多少如一塵耳。又普現佛壽命無限。取譬言之。破碎十方三千世界。皆使作塵布散此塵過千佛國。乃著一塵周匝十方。而盡其塵。於族姓子寧能計知此塵數不。答曰。無能限焉。佛言。普現如來以劫之壽當一塵耳。計塵之喻尚不足言。欲知其要如虛無邊。年壽劫數無以比焉。於時彌勒菩薩前白佛言。假使有人學於大乘。為是大智無極之慧。當忍勤苦無央數劫。自歸普現行菩薩法。如斯大道不當懈廢。佛言如是彌勒。誠如所云。誰有聞是無極大慧。不發道意愛樂之乎。唯有懈廢小節之類。不解正真不樂之耳。佛說是時十千眾人發大道心

爾時世尊。告師子步雷音菩薩言。今歎文殊師利自昔所行本心志願。度佛無量菩薩無數。道慧高德不可思議。周匝十方諸得道者不能究盡。為作譬喻時。師子步雷音菩薩前白佛言。假使有人立弘誓願無極之行。當如文殊師利志願等不。忍勤苦行。於無數劫而無懈厭。不發勞想。佛言。族姓子意趣云何。虛空寧念我行晝夜日月時節年限劫數不。答曰不也。曰如是族姓子。曉了諸法亦如虛空。虛空寂定。不念晝夜日月時節年限劫數也。所以者何。空無念思豈有勞想。過江河沙劫亦無增損。不衰不盛不壞不毀。不生不老。不病不死。不去不來。所以然者。虛空與有假有號耳。文殊師利名號如是。其能曉了如虛空者。悉知諸法一切無辭皆無所有。便無恐怖不以為勞。文殊師利成佛久遠乃爾志同。文殊師利等亦如是

於時海底菩薩。謂文殊師利。所被弘誓不可比喻。若有學者當云何進。文殊師利答曰。若有學我弘誓鎧者志存誓願。若如幻化則無所有亦無所為。佛說是經時。四大天王。天帝釋梵天王。及餘尊大神妙諸天。僉然同音。俱共歎曰。唯然世尊。其聞是經。為得善利無極之慶。何況受持諷誦學者。我當受持諷誦修學。廣為人說普令流布。將護行者使法久存

於時師子步雷音菩薩前白佛言。唯然世尊。若有受持諷誦斯經得何福慶。若有聞者即便發心追慕志學。文殊師利景則復云何乎。佛言。若有菩薩學是法者。猶如如來已無罣礙。若於將來最後末世。則以七寶積滿十方諸佛之國。則貢上佛供養一切。等心眾生歷劫不廢。又兼法施備具六德。此之功德又不足計。不如聞是嚴淨經法發心慕學。文殊師利。謨式諷誦。經行七步之內。德過於彼巨億萬倍無以為喻不可稱計

時彌勒菩薩前白佛言。是經所名。云何奉持。佛語彌勒。斯經典者。號曰娛樂所願殊特。當奉持之。又名文殊師利佛土功勳嚴淨。亦復名曰其發道心志懷悅豫。當堅持之。爾時十方諸來菩薩。皆散天華供養是法。諮嗟文殊師利無量之德。法澤普潤弘覆三界。開心受者皆逮正覺。前禮佛足遶佛三匝。忽然不現各還本國。佛說是時。化江河沙諸菩薩等立不退轉。信是菩薩具成德本

於是文殊師利有三昧。名光普照辭訓如幻。以斯定意而行正受。適三昧已。一切眾會。皆見文殊師利。普在十方不可稱計諸佛之國。各各佛前文殊師利住立諮嗟己國嚴淨之德。眾會見已歎未曾有。文殊師利所願無盡。道德巍巍超絕無比。乃使其身遍顯十方。端坐在此而不轉移。威神功德堂堂不呰。佛說如是。諸菩薩眾。比丘比丘尼。清信士清信女。諸天龍神。阿須倫世間人。皆大歡喜。稽首佛足。作禮而去

文殊師利佛土嚴淨經卷下

 

 

 

 

 

 

 

 

 

 

 

 

 

 

 

| 佛光山 | 佛經 | 英翻中 | 釋大寬法師佛學問答 Wiki | 佛陀紀念館 | 佛教 | 佛學 | 

 

佛教

Like

分享Sha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