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經閣 >> 著作 >> 勸發菩提心文白話淺譯

 

勸發菩提心文白話淺譯

清省庵法師述

法宣法師白話譯

不肖愚下凡夫僧實賢,泣血稽顙懺悔頂禮,哀告現前大眾,及當世淨信善男子、善女人等,唯願慈悲,稍加聽察我微渺之言。我曾經聽聞:進入佛道的要門,以發心為首;修行最緊急的要務,以立願居先。誓願如果建立,則眾生可度;菩提心若是發起,則佛道堪成。如果不發廣大的菩提心、建立堅固的誓願,則縱使經過塵沙劫,依然還在輪迴;雖然也有從事修行,總是徒勞辛苦!

 

故《華嚴經》云:「忘失菩提心,修諸善法,是名魔業。」暫時忘失尚且如此,何況未曾發菩提心呢?故知欲學如來一乘,必先具足發起菩薩大願,不可以延緩也。然而發心願力的差別,其相貌有很多種,若不詳細指明陳述,又要如何趨向修行呢?如今日簡略為大眾言之。發心之相貌有八種,所謂邪、正、真、偽、大、小、偏、圓是也!

 

云何名為邪、正、真、偽、大、小、偏、圓呢?世間上有的修行人,一向修行之時,不探究自心,但知追求外相事務,或者求利益供養,或者喜好名聲遠聞,或貪現世的欲望快樂,或者期望未來好的人天果報,如是發心,名之為「邪」。

 

既不追求利養、名聞,又不貪圖欲樂、果報,唯是為了出離生死,為了成就菩提,如是發心,名之為「正」。

 

念念之間上求佛道,心心之中下化眾生。聽聞佛道長遠,而不生退怯之心;觀見眾生難度,而不生厭倦之情。猶如攀登萬仞之山,必定窮其峰頂而後止;又如上昇九層之塔,必定到達塔尖而後休,如是發心,名之為「真」。

 

有罪惡不懺悔,有過失不去除,內心染濁而外現清淨,起始精勤而終於怠惰。雖有好心,但是多為名利之所夾雜;雖有善法,又為罪業之所染污,如是發心,名之為「偽」。

 

眾生界度盡,我之願力方盡;菩提道成就,我之願力方成,如是發心,名之為「大」。

 

觀察三界六道如同牢獄,視生死輪迴猶如怨家,只期望自己度脫生死,不欲發心入於三界生死中度化他人,如是發心,名之為「小」。

 

若於自心之外,見有眾生,及以佛道;願度眾生、願成佛道。功德成就等種種法相之念不忘,我相人相之知見不泯,如是發心,名之為「偏」。

 

若是能夠了知自性即是眾生,因此願意度脫。自性即是佛道,因此願意成就。不見有一法,離於自心而別有。以如虛空廣大之心,發虛空之願,行虛空之行,證虛空之果。亦無虛空之相可得。如是發心,名之為「圓」。

 

知道此八種發心之差別,則知道審察自我之心念;知道審察斷心,則知道何者應去除,何者應執取;知道去除、執取,則可以發心。

 

云何名為「審察」?這是說應當思惟我所發的心念,於此八種之中,為邪、為正?為真、為偽?為大、為小?為偏、為圓?

 

云何為去除執取?所謂去邪、去偽、去小、去偏。取正、取真、取大、取圓。如此發心,方得名為真正發菩提心也!

 

此菩提心,乃是一切善法中之王,必定有因緣,方得發起。如今說到發菩提心的因緣,約略有十種。有哪十種呢?一者,念佛重恩故。二者,念父母恩故。三者,念師長恩故。四者,念施主恩故。五者,念眾生恩故。六者,念生死苦故。七者,尊重己靈故。八者,懺悔業障故。九者,求生淨土故。十者,為令正法得久住故。

 

云何為念佛重恩之因緣呢?我娑婆教主釋迦如來,最初發菩提心,為我等眾生故,行菩提道,經於無量恆河沙劫,備受種種艱辛苦難。當我造業之時,佛陀則垂哀憐憫,以種種的方便來教化我,而我為愚癡所覆,不知信奉受持。我墮地獄之時,佛陀又心生悲痛,時時欲代我受地獄之苦,而我業障深重,不能救拔出離。我生於人道之時,佛以無量的方便善巧,令我種下善根。佛陀便是如此,於我們六道輪迴的世世生生之中,跟隨追逐於我,心中毫無一剎那的暫時捨棄之念。

 

佛陀降生於此娑婆世間之時,我尚沉淪於三惡道中;如今有幸獲得人身,而佛陀已經涅槃滅度。是何罪過而生於末法之世?是何福德而得入出家僧眾之流?是何業障而不見世尊金色之身?因何僥幸而能恭逢佛陀的舍利?如是深自思惟,假使過去不種善根,何以得聞佛法。如果不曾聽聞佛法,焉知常常蒙受佛陀之重恩。佛陀的此恩此德,即使以山丘之廣大也難以譬喻啊!如果不是發起廣大的菩提心,行菩薩道,建立佛法,救度眾生。縱使將自己粉骨碎身,豈能回饋報答佛陀的重恩呢?是為發菩提心的第一個因緣也!

 

云何為念父母恩之因緣?哀哀父母,生我劬勞,十月懷胎,三年哺乳。我為嬰兒之時,整日為我換去污穢潮溼的衣服,換上乾淨的衣裳。自己嚥食苦澀的食物,甘美的食物則咀嚼碎細之後,再吐出來餵食我。好不容易才得長大成人,指望我紹繼門風,供養承侍雙親、祭祀先祖。

 

如今我等既已出家,濫竽充數而稱為釋迦世尊的弟子,慚愧號為出家沙門。既不能供養父母甘旨的美食,對歷代祖先的祭祀掃墓也不能奉行。父母在生之時不能奉養其口腹身體,死時又不能引導雙親之神靈。於世間孝養則為大大的折損,於出世間的孝道又無實際的利益,世間與出世間孝道的兩途既失,則不順孝道之重罪則難以脫逃。

 

如是思惟,唯有百劫千生,常行佛道。十方三世,普度眾生。則不只是一生的父母,生生世世的父母皆能夠獲得救拔濟度。不只是一個人的父母,人人的父母盡可以得到超昇。是為發菩提心的第二個因緣也!

 

云何為念師長恩之因緣?父母雖能誕生我、養育我,但是若無世間的師長,則不能了知禮義道德。若無出世間的師長,則不能瞭解佛法。不知禮義,則同於異類畜生;不解佛法,則何異於世間俗人。如今我等粗知禮義、略解佛法,袈裟能夠披覆形體,戒品能夠沾染身心,此之重恩,皆是從師長而得。

 

若是追求小乘果位,僅能自我得到利益;今天為了大乘佛法,普願利益一切眾人。則世間、出世間的二種師長,俱能蒙受廣大利益。是為發菩提心的第三個因緣也!

 

云何為念施主恩之因緣?我等今者日用依憑的資具,並非自己所有。二時之粥飯,四季的衣裳,疾病所須的醫藥,以及色身口腹所耗費的事物,這些皆是出自他人之力,而拿來為我自己受用。彼施主則竭盡體力親自耕作,尚且難以糊口;我則安然端坐接受飲食,而猶不能滿足稱心。彼施主則日夜紡織辛勞不已,生活猶自艱難;我則完好的衣服充足有餘,哪裡知道節儉愛惜。彼施主則以蓬草竹籬為門戶,奔波擾攘終其一生;我則有廣大的屋宇,寬闊的庭園,自在優遊以至於命終。

 

以彼施主之勞累來供養我之安逸,於心可安嗎?將他人的資利飽潤自己的色身,這種道理順遂嗎?如果不是悲智雙運、福慧二嚴,使正信的施主能夠沾染佛法之恩德、眾生蒙受三寶的恩賜,則即使是一粒米、一寸絲之供養,將來償還恩情也有我們的一分,惡業的果報也難以脫逃,是為發菩提心的第四個因緣也!

 

云何為念眾生恩的因緣?這是說我與眾生,從無始廣大劫以來,世世生生,互為對方的父母,彼此皆有恩德。今日雖然因為隔了數世而昏迷,大家互不相識,但是以佛法的道理來推測之,我們豈能沒有報效眾生之行。如今披毛戴角的畜生,哪裡知道過去生不是他們的子女呢?今日蝡動娟飛之昆蟲,哪知道他們不曾是我的父親呢?常常見到有些年幼就離開父母的人,長大之後連父母的容貌都忘記了。何況是過去生宿世的雙親因緣,如今則前世姓張、姓江也難以回憶了。

 

過去的父母如今痛苦呼號於地獄之下,宛轉漂零於餓鬼之中,其辛苦疼痛有誰能知?其飢餓虛弱又要向誰投訴?我雖不能親見、不能聽聞,彼則必定時時刻刻祈求救拔、祈求濟度。不是經典不能夠陳述這些事情,沒有佛陀這樣的覺者,不能夠說出這樣的開示。彼邪見愚癡之人,何足以了知此事。故菩薩觀於螻蟻,皆是過去生之父母、未來的諸佛,念念之間想要利益於彼,思念如何報答其恩德。是為發菩提心的第五種因緣也。

 

云何為念生死苦之因緣?這是指我與眾生,從無始廣大劫以來,常在生死輪迴之中,尚未得到解脫。有時人間、有時天上,或者娑婆此界,或者他方國土,出沒來去有萬種門途,超昇與沉淪只在片刻之間。一下子為天,一下子為人,一下子又為地獄、畜生、餓鬼。

 

陰曹的黑門早上才剛出離,日暮即又復還;地獄的鐵窟稍稍暫時脫離,而不久又再進入。登刀山時,整個身體沒有完好的皮膚;攀劍樹時,任何一方寸的骨肉皆割裂。熱鐵丸不能除飢,卻要吞之而後肝腸盡爛;融化的烊銅難以療渴,卻不得不飲之而使骨肉皆糜。陰曹的利鋸支解之,則鋸斷的肢節切斷而又回復接續;地獄的巧風吹之,則雖已死亡而又復生、繼續受苦。

 

在猛火熾燃的城中,誰忍心聽聞叫嗥之慘狀;在鐵鍋的煎熬盤裡,但聞苦痛叫喊之聲。寒冰地獄中開始冰凍凝結時,身體則慘綠如青蓮華結蕊;冰凍至極血肉崩裂之時,則全身通紅如紅藕花開。一夜之間的死而復生、生而又死之事,地獄之下每每要經歷萬遍;一朝之際的苦痛難忍,就如同在人間已經過了百年。頻頻麻煩獄卒們疲勞地用刑,但是又有誰相信閻羅老子的教誡。受罪罰時知道痛苦,雖然心中悔恨也無法追回過去的惡業;脫離惡道的刑苦之後,造作三毒惡業卻依然如故。

 

鞭打驢馬令其身上出血時,有誰知道過去世我們母親的悲哀;牽著豬羊前往屠場時,哪裡理解識得前世父親之苦痛。噉食自己親生兒子的肉也不能了知,即使賢明如周文王也尚且如是;殺食過去世的雙親而不相識,凡夫眾生皆是如此。當年恩愛的親戚眷屬,如今反而作了怨家相互對立;昔日的賊寇仇敵,如今卻成了親生骨肉而親愛善待。昔日的母親今日卻結成夫婦,舊時的公公如今卻成為丈夫。如果以宿命的智慧來觀察之,則實在是可羞、可恥;若是以天眼的神通來透視之,則實在是可笑、可憐。

 

在大小腸的糞穢叢中,十個月包藏於此實在是日日難過。在充滿膿血的產道裡,生產時頭腳顛倒而下真是可憐。年少時懵懂無知,連東西方位也無法辨別;長大之後稍有知識,則貪欲之念即便生起。一轉眼之間衰老、病苦便前來相尋,剎那迅速地無常死亡又將到來。臨命終時風火交煎,神識於其中崩潰散亂;色身的精血逐漸枯竭,皮膚肌肉從外漸漸乾枯。正死之時,無有個一毛孔不像是被利針鑽刺,凡是有孔竅之處皆是如同被刀割裂。龜鱉將被烹煮時,其脫殼還比較容易;而人的神識欲脫離時,其離開形體則比脫殼倍加困難。

 

眾生執著的妄心沒有恆常的主宰,就如同商賈處處奔馳一般;眾生輪迴的色身沒有一定之形體,就好像更換房屋一樣頻頻遷徙。將大千世界化為塵點之數目,也難以窮盡計算在六道往返中生死的色身;即使是四大海水的波濤,也無法計算無量劫來與親人生離死別所流下的眼淚。生生世世以來所堆積的枯骨,勝過彼高峻的山嶺;多生多世來莽莽無盡的橫屍,多過於廣大的土地。過去假使不曾聽開佛陀的法語,這種事情有誰能見、有誰能聞?沒有看過佛經,這種道理又哪裡知道、哪曾覺悟?或許依然像從前一樣貪戀,仍舊癡迷!只恐怕於萬劫千生之中,不只是一步錯、而且又百事錯。

 

人身難得而容易失去,美好的時光容易消逝而難以追回。生死的道路茫茫冥冥,別離的日子長長久久,三途的惡報,還要自己一個人去承受。這種悲痛實在是無法言喻,但是又有誰能來代替呢?講到這個地方,難道能不寒心嗎?

 

是故應當儘速斷除生死之流,出離愛欲的大海,自己與他人交相濟度,解脫的彼岸一同高登。無量劫來不可思議而殊勝的功勛,就在於此生的一舉努力。是為發菩提心的第六因緣也!

 

云何為尊重己靈之因緣?這是說我們的現前一心,真下與釋迦如來的本性,無二無別。云何世尊無量劫以來,早已成就正覺;而我等卻是昏迷顛倒,依然尚作生死凡夫。又諸佛世尊則具有無量的神通智慧,功德莊嚴;而我等則但有無量的業繫煩惱,生死纏縛。心性本是平等無二,而迷悟卻有天淵之別。當我們靜靜地思惟時,豈不感到可恥?

 

我們的本性就譬如無價的寶珠,埋沒在淤泥之中,被人視同碎石瓦礫,不知加以愛惜珍重。是故應當以無量的善法,對治我們的煩惱。修德有功,則本自具足之性德才能顯現。就如同寶珠從淤泥中取出而加以洗濯,懸掛在廣大的幢旛之上,能夠洞澈通達清淨光明,映照覆蔽一切的事物。如此才可以說是不辜負佛的教化,不違背自己的性靈。是為發菩提心的第七個因緣也!

 

云何為懺悔業障之因緣?經典裡面說,犯一個突吉羅的小罪,要如同四天王天壽命五百年的時間墮於地獄之中。一個吉羅小罪,尚且獲得如此的果報;何況是其他的重罪,其果報實在是難以言說!今日我等日用平常之時,一舉一動,常常違背戒律;一餐飯、一飲水之間,頻頻違犯尸羅軌則。一日之中所犯的過失,可以說是不可計量;更何況是終身,乃是歷劫以來,所起之罪業,更是不可言喻啊!

 

且以五戒來言之,十人之中有九個違犯,少有發露懺悔、多是覆藏不言。五戒名為在家優婆塞戒,尚且不能具足受持,更何況是沙彌、比丘、菩薩等戒律,那又更不必說了!問其名,則說我是「比丘」;問其實,則尚不足以為優婆塞也!如是豈不令人慚愧嗎?當知佛陀的戒律不受持則已,受持則不可毀犯;不毀犯則已,違犯則終必墮落三途。若非自我憐憫又憫念他人,自我憂傷又悲傷他人,身業與口業一樣懇切,聲淚俱下,普與一切眾生,求哀懺悔。則即使經過千生萬劫,其罪惡的果報也難以脫逃。是為發菩提心的第八種因緣也!

 

云何為求生淨土之因緣?這是說在此娑婆國土修行,想要增進道業也難;彼極樂世界只要一旦往生,其成佛則非常容易。彼土因為容易,所以一生可以究竟佛道;此界由於困難,所以即使經過累劫也未必成就。是以往聖前賢,人人都趣向極樂世界;千經萬論,處處皆指歸西方淨土。末世眾生修行佛法,沒有辦法越過此淨土法門!

 

然而經典說少善根不得往生,多福德才能到達。如果說要多福德,則莫若於執持名號;如果說要多善根,則莫若於發起廣大的菩提心。是以暫時持念聖號,勝過布施百年;一發廣大之心,超過修行歷劫。因為念佛本來就是期願作佛,廣大菩提心若是不發起,則雖然念佛又是為何呢?發菩提心原本是為了修行,如果不往生西方淨土,則雖有發心卻很容易退失。因此要播下菩提心的種子,更加上念佛求生淨土為耕田之犁,則道果自然能夠增長。乘上阿彌陀佛大願之船,入於往生淨土之海,那麼西方極樂決定可以往生。是為發菩提心的第九種因緣也!

 

云何為令正法久住之因緣?這是說我釋迦世尊從無量劫以來,為我等眾生之故,修菩提道。難行能行,難忍能忍,因地圓具、果位圓滿,因此能夠成就佛道。世尊既已成佛,化度眾生的因緣也圓滿之後,便入於涅槃。如今正法、像法皆已滅盡,僅存末法的因緣。雖有教典卻沒有能弘傳之人,因此大家都邪正不分、是非莫辨,競爭人我,盡逐名利。滔滔的天下之間,舉目皆是分別人我、追求名利之人,不知佛是何人?法是何義?僧是何名?佛法衰殘至此,實在叫人不忍言之。每當一思及此事,不知不覺潸然淚下!

 

我為佛陀的子弟,不能報答佛陀之恩,內無益於自己,外無益於他人;生時無益於當世社會,死無益於後世之人。蒼天雖然高大而不能覆蔽我,土地雖然廣厚而不能承載我,極重的罪人,非我而誰?由是心中苦痛難忍,然而卻無計可施。頓時之間忘記了自己的鄙陋,忽然發起大心。雖然不能於此時挽回末法之劫運,但是決定要圖謀護持正法於來世。是故偕諸善友,同到世尊舍利之道場,至心懇切地懺悔,建立此法會。發起四十八之大願,願願救度眾生;期誓百千劫之深心,心心作佛。從於今日而起,盡未來際,畢此一生之身形,誓願歸向安養世界。既登極樂世界九品蓮華之後,重新回入娑婆世界,使佛日重新增輝,法門再得闡揚;僧眾之海能澄清於此世界,人民蒙受教化於東方娑婆。佛法消滅的劫運能夠更為延遲,正法得以常久住世,此則是區區不才的我之真實苦心。是為發菩提心的第十種因緣也!

 

如是十種因緣完全認識,發菩提心的八種法相皆能了知,歸依趣向則有門路,開發自心即有根據。今日大家皆能得此人身,居於華夏之地,六根沒有缺失,色身四大健全輕安。又能對佛法具有信心,幸運地沒有魔障。何況今日我等又得出家,受具足戒,又能得遇道場,又能聽聞佛法,又能瞻仰佛陀舍利,又知修習懺法。又得值遇善友,又具殊勝因緣,如果不於今日發此大心,更待何日?

 

唯願大眾,愍念我的愚痴誠懇,哀憐我之苦心志願,能夠一起立下此願,一同發起此心。未發心者今當發心,已發心者令其增長,已增長者令其念念相續。不要因畏懼艱難而退怯,也不可視為容易而任意輕浮。不可欲求快速而不能長久,也不要因為懈怠而無勇猛之心。不可以怯弱而委靡不振,也不可因循苟且而期望等待。不可因為自身愚鈍而一向不敢發心,更不可因根器淺薄而自我鄙視無成佛之分。

 

譬如種樹,耕種久遠之後則樹根由淺而日日加深。又如磨刀,磨久之後則刀鈍自然變成鋒利。豈可因為樹根尚淺而不去種植,任其自我乾枯;因為刀鈍而不去研磨,使刀具置之無用。又如果以修行為苦,則不知懈怠尤其痛苦。修行則辛勤勞苦於暫時,解脫安樂於無量劫;懈怠則雖然偷安一世,受苦卻是多劫多生。更何況是以西方淨土為舟航,則何愁退轉?又得華開見佛以無生為忍力,則何必憂慮艱辛困難。當知地獄的罪人,尚且發菩提心於過去劫;豈可人道眾生的佛子,不知立大願於今生。

 

無始劫以來的昏迷,過往者既已不可追諫;如今覺悟,將來之事猶尚可追。迷昧而不覺悟,固然是讓人哀憐;如果是知而不行,尤其是令人痛惜。若是畏懼地獄之苦,則精進自然產生;若能憶念無常之迅速,則懈怠必定不起。另外還須以佛法為鞭策,善友為提攜,造次顛沛而不離,終身依賴於佛法善友。如是則無退失的憂慮了!

 

不要說短暫的一念是輕微而不重要,不要說虛而無實之願力毫無利益。心念如果真誠,則事情自然會實現;願力如果廣大,則修行自然深遠。虛空並不大,心王才是最大,金剛石並不堅固,願力最為堅固。大眾如果真的能不捨棄我的言語,則菩提眷屬,從此聯姻;蓮社的宗盟,自今諦好。我心中所願的是期望大家能同生淨土、同見阿彌陀佛,一同教化眾生,一同成就無上正覺。那麼怎知道我們未來的三十二相、百福莊嚴,不是從今日發菩提心、立廣大願而開始的呢?願與大眾共同勉勵,如是則幸運之至!幸運之至!

 

 

 

分享 

 

 

勤修清淨波羅蜜  恆不忘失菩提心

滅除障垢無有餘  一切妙行皆成就

華嚴聖因精舍 釋大寬 比丘 合十

牟尼佛法流通網  http://www.muni-buddha.com.tw/

佛經梵文咒輪流通處 http://www.muni-buddha.com.tw/sutra-mantra.asp

牟尼佛法論壇 http://www.muni-buddha.com.tw/buddhism-discuss.asp

藏經閣 http://www.muni-buddha.com.tw/CJG/

慈悲喜捨小站  http://tw.myblog.yahoo.com/dakuan00/

IBC國際佛法中心  http://dakuanshih.blogspot.com/

摩尼網路世界   http://dakuan-00.blogspot.com/

佛網大聯盟   http://buddha-net.blogspot.com/

新浪網-般若小站 http://blog.sina.com.cn/dakuanoo

普光明殿 http://dakuan00.spaces.live.com/default.aspx

釋大寬法師 在 Facebook 上 http://zh-tw.facebook.com/dakuan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