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經閣 >> 傳記 >> 玉琳國師傳

 

玉琳國師傳

《第八章–難道不是韋馱護法?》

玉琳自此以後,心中老存了一個念頭,就是要有機會的話,很想向師兄玉嵐表白他的歉意。

 

然而,玉嵐的影兒找遍全寺都沒有,他離寺外出已經兩三天了。

 

一個人覺得自己對不起人,內心的歉疚,說來也是很不安的!

 

玉琳每和人相遇而過的時候,好像別人都翻著白大的眼睛朝著他,好像他們都是說:「你這個驕慢的人,你瞧不起師兄,而師兄實在是內秘菩薩行的人!」

 

玉琳總是垂著頭,眼觀鼻,鼻觀心的不敢看人。

 

有一天,玉琳在外面做了一些雜事,覺得饑腸轆轆,但看看離吃飯的時間還很早,他帶著疲倦的情緒走進自己的寢室,當他剛跨進房門,就見到桌上放著很多的東西,他打開一看,都是一些食品,有一張紙條上面寫著「供養玉琳師父」幾個字,他心中不覺懷疑起來:「誰這麼好意?他怎麼知道我正在肚餓的時候送這些豐美的東西來?也不管他吧,讓我先吃一點再說。」玉琳因為實在餓了,他也就不再追問送點心的主人。

 

日子久了,送來的食品他也吃完了,然而,誰是點心的主人?他一點都摸不清楚。

 

就這樣日復一日,天氣漸漸的冷起來,昨日還有溫暖的陽光遍照,那知今夜竟是雪花漫天的飛舞。窗外北風呼呼的在吹,門窗格子瑟瑟的發響。玉琳覺得時間不早了,一個翻身從溫暖的被窩堛旭_,這時天還沒有亮,他迅速的把佛前的供水上好,香燭點好,隨後就到佛殿門外去敲打起床板,以便叫醒大眾師起身做早晨的課誦,當他剛走出門外,一陣寒氣侵入了他的全身,他不由自主的顫抖戰慄起來。他心中想:「天氣太嚴寒了,可惜今年還沒有過冬的棉衣!」玉琳雖這樣想著,但他隨後又覺得一個年輕學道的人,受一點寒冷的侵襲,又算得什麼呢?他終於在寺中前前後後打著板繞了一轉。

 

等他打板回來,手都快凍僵了,他雖不會感到痛苦,但寒冷時沒有衣服加穿,畢竟是人人都不易忍受的。

 

他在冷得難以支持的時候,想回房中把大袍袈裟穿搭起來,也可能抵禦一些寒冷。他走進房中一看,呀!床上一件很厚很大而且是新的棉僧袍,不知從那兒來的,疊得很整齊的放在那兒。他再仔細的一看,這件棉僧袍做得非常講究,質料也非常好,他把棉僧袍拉了開來,一見堶惜]有一張小字條上寫著:「天氣寒冷,送給玉琳師父禦寒」!他滿腹懷疑,他感到萬分的驚奇,他想:這時天還未亮,大眾師正在起床,是誰把這件棉僧袍送來的?也不留下名字,而且,寺中沒有人能送得起這樣好的衣服,就算是師父吧,他也是一些粗布做起來的僧衣,像這件棉僧袍,也不知是什麼綾羅緞帛做起來的?誰對我這麼關心呢?

 

玉琳從這件棉僧袍上,又想起了半月前吃的那些很名貴的點心,細看那小字條上的筆跡,又是出於一個人的手筆,他左右思索,實在想不出什麼人有這麼好的心腸,最後,他猜想著:這大概是韋馱菩薩護我的法吧?說不定他見我青年學道,離了家鄉,離了父母,他同情我向道心切,所以在我肚餓的時候,就送東西來給我吃;在我寒冷的時候,就送衣服來給我穿。這真是太不可思議的事!但韋馱菩薩既然護我的法,為什麼他要稱我玉琳師父呢?他想想終是不能了解。

 

他這時也不願想那許多,既然是寫著名字送給他的,加之天氣也這樣冷得很,他就把新僧袍穿上了身,遲早將來終會明白的。玉琳自安自慰著。

 

這些秘密,玉琳是從不敢向人道說半言半句的,他只把這些放在心中暗暗的歡喜和懷疑。

 

從此,他為了知恩報恩,對韋馱菩薩也加緊的禮拜起來。因為在玉琳的心中,除去韋馱菩薩能護他的法外,他實在想不出其他的什麼人來。他出家好多年了,好多年來,雖然寺中上上下下的人對他都很好,但在衣食方面,誰也沒有特別關心過他。大概他過去聽了不少韋馱菩薩護法的故事,所以現在才有這樣想法!

 

有一天,玉琳正拜完了佛後,回到房中的時候,見到他的床上睡著一個人,他注意一看,原來是他尋了多日的師兄玉嵐。

 

『師兄!是你?』玉琳第一次親切恭敬的喊玉嵐。

 

『呵!師弟!』玉嵐一起身離開了床,揉著惺忪的眼睛:『我等你都等得睡著了,我實在沒有時間等你,但想到糾察師明天要罵你,我又不能不送個信給你知道。』

 

『為什麼要罵我?』玉琳很驚疑的問。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總之,你凡事特別留意些就好了。』

 

『我沒有什麼錯事!』

 

『我知道!』

 

『那為什麼要罵我?』

 

『我好像覺得你明天早晨要耽誤了全寺大眾的道業。』

 

『你這是指說的什麼?』

 

『我沒有功夫慢慢來講,師弟!好好把握時間!』玉嵐說後,正想跨出房門。

 

『師兄!你容許我有很多話向你解釋嗎?』玉琳這時也不管自己的事了,他因為過去錯怪了師兄,心中老覺不安,這時正是向師兄說明自己歉意的機會!

 

『最好的解釋是不必解釋!』玉嵐傻笑著走出了房門口。

 

『師兄!你還是在怪我?』

 

『不要這麼說了吧,世間上的事情都是一些錯覺,都是各人憑著主觀的想像,實在那有什麼怪不怪?』

 

玉琳看著玉嵐的背影在佛殿門口消失了。

 

在過去,如果有這樣情形,玉琳又將更厭惡玉嵐了,但他現在是聽師父說過了,師兄外表雖是瘋瘋傻傻,而他是一個內秘菩薩行的道者。玉琳到今天,才覺得師兄的話中都含有很深的哲理。他深怪自己,過去都把師兄的話當為胡說的瘋言,真是太冤枉了師兄。

 

他這時才開始慢慢回味分析起玉嵐的話來,玉嵐說他明天早晨要耽誤大眾的道業,又叫他要把握時間,又說他明天要被糾察師罵,他這樣一想恍然是開悟了似的。

 

他知道這一定是玉嵐料他明天睡覺會誤了時間,記不得起身打板叫大家起床做早課,所以才說誤了大眾的道業。因睡覺而誤了時間,這就是自己沒有盡到責任,既然是沒有盡到責任,當然要受糾察師的嚕囌了!師兄也未免太過慮。明天非格外小心,不誤一分一秒,讓他的預料落空,才叫他知道我也不是一個無用的人哩!

 

到了晚間,玉琳剛要睡覺的時候,他又記起了玉嵐的話,他記起了玉嵐是一個內秘菩薩行的人,可能他有神通也不一定,他算定我明天誤事才來對我講的,我今天晚上就不睡覺,等到明天早晨打板,只要他的話不中,他也就不會藐視我了。

 

玉琳這樣一想,滿心的興奮和歡喜,他鼓起了精神坐在書桌前看經,他在靜靜地等待著黎明的降臨。

 

寒夜中的古寺,沉寂得像古王妃的冷宮一樣,玉琳獨坐在這一間小靜室堙A古銅的燈盞上發出昏黃如豆的燈光,映在地上的是玉琳的影子,桌上放著幾本裝訂得很古老的經書,此外還有一張很小的床外就再沒有什麼。如果是別人,在這樣寂靜的深夜堙A在這與世無爭的寺院中,青燈古佛,可能勾引起很多世情冷淡或對生活索然無味的思想來,可是,玉琳自出家後,他對出家的生活,一向是感到美滿、平靜、安祥,物質上雖然有很多不能如意,但他把整個的心靈都皈依了佛陀,精神很少有什麼不自在的感覺。即使心理上生起了什麼不平的念頭,如過去不滿師兄玉嵐的言行,但那也只如一片陰影,等到玉琳走向佛前,想到佛陀慈悲的精神,親切和藹的態度,怨親平等的胸襟,像慧日一樣的,就會很快的把這片陰影消滅得無影無蹤。

 

玉琳最討厭的是很多人把出家學道,走入深山古寺中修行看作是逃避現實的行為,在玉琳的意思出家是不能為個己生活,是要把自己的生命奉獻給芸芸的眾生,入山學道,好比到研究院中深造,這正是給自己修養上下功夫的機會,以備將來自己可以解脫,也可令別人解脫。玉琳因有這樣崇高的思想,所以再是什麼冷清的境界,他也不會感到寂寞和無聊!

 

他這時候看的是一部《大方廣佛華嚴經》,他沉思在華藏世界理事無礙的真理中,對佛陀和諸大菩薩的智慧深有體悟,後來他又翻到善財童子五十三參的地方,他對善財童子為法而虛心訪道尋師的精神,發生了無限的敬仰!

 

他看了好長時間的經,但離開更殘漏盡起床的時間還很遠,人的精神終是有限的,他打了一個呵欠,心想,就把腿子盤起來靜坐一會吧,橫豎離打板起床的時間還很早,靜坐總不會誤事的。

 

玉琳昏沉的模糊下去--

 

時間像流水一樣,一刻也不停的流了過去--

 

天,終於是大亮了,玉琳還在靜坐中。

 

按照大寺院的規矩,是從來不會在天亮時才起來做早課的。

 

『開門呀!』撲!撲!糾察師在佛殿外怒吼起來。

 

玉琳從靜坐中驚醒:「呵!糟了!怎麼很快的天就亮起來了?」

 

他帶著悔恨的心情去把佛殿的大門打開。

 

『糊塗!我以為是你睡死了過去,看吧!這是什麼時候了?』糾察師翻起了白眼,暴跳如雷的指罵著玉琳。

 

『是我錯了,但我卻是很小心的。』玉琳表示自己的過錯。

 

『胡說!天這麼亮了,都不起來打板,還說是很小心,我看你近來和你那位好吃懶做的師兄一樣了!』

 

『我不能和我的師兄一樣,請你不要稱讚我,我不如他,但是你也一樣不如他。他實在勝過我們多多!』玉琳不甘示弱的回答。

 

『你敢侮辱我?』

 

『糾察師!請你不要氣!我過去和你一樣,我們都把自己看得太高,太了不起,其實我們真渺小得很!真正偉大的人,我們都還以為他無用,這就是我們人類的愚痴!』

 

『你現在竟敢教訓起我來了?』糾察師更加的發起怒來!

 

玉琳不再開口了,他拿起了板像往常一樣的去敲打。糾察師還站在那堻d罵,但他裝著聽不到。他心堙A不住的想著:「師兄怎麼會知道我今天會誤事呢?又怎麼知道糾察師會罵我呢?」他好像到現在才證實他的師兄是一位不可思議和不平凡的人物!

 

他曾去找他的師兄,沒有找到。晚間,他的師兄才好像喝醉了酒似的到了他住的臥房中。

 

『師弟!使你受了很多委屈!』

 

『呵!師兄!你坐!』玉琳忙站了起來。

 

『我沒有工夫坐下來和你閒扯,我馬上還要去有事。』

 

『師兄,你怎麼知道我今天會誤了時間呢?』

 

『我不知道呀!』

 

『你昨天的話中明明是這個意思。』

 

『你說這個意思就這個意思。我叫你把握時間而你怕誤了時間,結果就真的誤了時間!這沒有什麼可奇怪的呀!』玉嵐又是一陣傻笑!

 

『怕誤了時間,就真的誤了時間!』玉琳念著師兄的話,想想確是不錯的。

 

『師弟!我看你眉宇間好像藏著不能明白的問題?』

 

『我不明白的問題太多了,求師兄多多指教!』現在,就算是玉嵐罵上幾句,玉琳也都願意接受。

 

『不!』玉嵐看著玉琳身上的新僧袍:『你最近才添了不明白的問題!』

 

『最近?那除非就是最近有人送了食品和衣服給我,這些我想也瞞不了師兄的,讓我告訴師兄,這大概是韋馱菩薩來護我的法了!』

 

『韋馱菩薩護你的法了?哈哈!奇事!』玉嵐這一聲傻笑,沖破了整個佛殿內的沉寂。

 

『難道不是韋馱護法?』玉琳紅了臉!

 

『你要見這位護法韋馱菩薩嗎?』

 

『怎麼能見到呢?』

 

『那容易得很,他已來找你好多次,都給我擋駕了,明天他大概又要來找你,你到近午的時候,在寺外大路上等著,你就能見到,哈哈!韋馱菩薩!』

 

玉嵐說後,不等玉琳回答,就傻笑著走了。留下給玉琳的又是一個大謎!

 

 

 

 

 

 

勤修清淨波羅蜜  恆不忘失菩提心

滅除障垢無有餘  一切妙行皆成就

華嚴聖因精舍 釋大寬 比丘 合十

牟尼佛法流通網  http://www.muni-buddha.com.tw/

佛經梵文咒輪流通處 http://www.muni-buddha.com.tw/sutra-mantra.asp

牟尼佛法論壇 http://www.muni-buddha.com.tw/buddhism-discuss.asp

藏經閣 http://www.muni-buddha.com.tw/CJG/

慈悲喜捨小站  http://blog.xuite.net/dakuan000/

IBC國際佛法中心  http://dakuanshih.blogspot.com/

摩尼網路世界   http://dakuan-00.blogspot.com/

佛網大聯盟   http://buddha-net.blogspot.com/

新浪網-般若小站 http://blog.sina.com.cn/dakuanoo

普光明殿 http://dakuan00.spaces.live.com/default.aspx

釋大寬法師 在 Facebook 上 http://zh-tw.facebook.com/dakuan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