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經閣 >> 傳記 >> 玉琳國師傳

 

玉琳國師傳

《第七章–不可小看了他》

玉琳自從知道師父把自己當作半個徒弟看待,他的自尊心確實是受了不小的打擊。

 

在他的心中有這樣的想法:自己假若有一個無論是智慧、道德、能力、都比我強的師兄,那時師父再說我是半個徒弟,我也可以心悅誠服,無如現在的這位師兄,既無德學,又不會做事,反而說他是一個徒弟,自己只能算是半個,這樣看來,世間上的公理又在那兒呢?

 

照玉琳的私見看來,以為師父的話不公平,因此,他本可安寧的生活和他本可平靜的心懷,又給弄得不安起來了。

 

他非常的灰心,細想自己如此精進勤勞,從不希望去對什麼人求功望賞,但現在都不如一個好吃懶做的師兄,可見自己的一番苦心,並無人了解,這個世間上的事理,就是如此的不明!

 

玉琳有了這樣想法,所以每天除了看經拜佛以外,凡事都不像以前那麼起勁的去做,臉上也不常露出愉快的笑容,寺中的大眾師都以為他思念王小姐,或者懷疑他離了王相府後又懊悔起來,因此他才終日鬱鬱不樂。其實,玉琳的內心,唯有他的師父和他的師兄才能真正的知道,大眾師的猜測只是世俗的一般淺知淺見。

 

玉琳的師父和師兄,也知道這並不能完全怪玉琳沒有修養,好勝的性情是每個青年都有的,正因為青年人有這一點不肯輸給別人的心,所以才懂得自重自愛。玉琳過去是從不肯和人去論長較短的,但他又從不肯小看了自己,從不肯有一顆自卑的心。

 

他到王宰相府中和王小姐成親,所以能很快的把王小姐感化,能很快的回來又重新穿上僧裝,完全就是這點理智勝過感情而不甘墮落的好勝心,才能表現出好像在污水池塘堙A長出他這麼一朵清淨的蓮花來!

 

玉琳就這樣不快活的過了幾天,一日,寺中的大眾師都吃過了早飯,他的師父把他和他的師兄一同喊進了方丈室:

 

『你兩個近來修持都很精進!』天隱和尚說後,以手示意叫他們坐了下來。

 

『我每天不眠不息,加功用行,可惜至今並未認識自己!』玉嵐像是報告師父關於修行的經過,又像特別把「不眠不息」四個字說給玉琳聽的。

 

『師父慈悲,我不敢打妄語欺瞞師父,我每天不眠不息是不能夠的!』玉琳聽了玉嵐的話,心中是老大的不高興,他以為他的師兄說這樣欺誑人的話,難怪師父要說他是一個徒弟。因此玉琳的話不免就有些諷刺玉嵐,可是玉嵐傻笑著,好像就沒有聽到似的。

 

『你兩個都不必客氣,尤其玉嵐,我一向是知道他精進不懈的!』

 

天隱和尚說後,到身旁一個經櫥堨h翻東西。玉嵐聽了師父的讚言,雖然不敢怎樣的放肆,但一陣傻笑的聲音還是毫無忌憚的響了起來。

 

玉琳這時候已經有點不耐煩,他朝師父看了一眼,這一眼包括了他多少要說的言語。他想,師父一向是精明強幹的,怎麼就給師兄蒙在鼓中不知道,難道寺堣j眾師的批評,師父一句也沒有聽說?他又再轉過頭來看看傻笑著的玉嵐,一股憎厭的心就自然而然的生起來,他以為他本來是好吃懶做,而現在居然告訴師父是不眠不息,這種說謊的行為令人不能同情!不過,玉琳並不想揭穿玉嵐的謊言,他總覺得像玉嵐如此的不忠實,將來一定有很大的不幸或很大的苦吃。

 

玉嵐看著玉琳,只是輕聲的傻笑著,好像他是看出了玉琳在想些什麼。

 

這時,天隱和尚從經櫥中拿出一大堆經書,微笑著說:『古代佛經的流傳,都是靠人工抄寫,這堿O兩部手抄《妙法蓮華經》,你師兄弟二人拿去為我每人再抄一部,字要寫得端正,要越快越好,最遲以半月為限,這正好試試你師兄弟二人對於文字的能力誰比較強!

 

『謹依師父尊命,我想半個月的時間是足夠了!』玉琳說時,既驕傲而又憐愍的看了看玉嵐。

 

玉嵐傻笑著,沒有再說什麼,拿起了經書向師父合掌後就告辭走了。臨走的時候,他把玉琳叫到方丈室外面來說:『師弟!身體保重,不要太用功!』

 

『你是不是想要我感謝你對我多餘的關心?』

 

『我是真心的老實話!』

 

『謝謝你的好意!』

 

『《法華經》共有七卷將近八萬字!』玉嵐現出為難的樣子,指著捧在手中的那厚厚的《妙法蓮華經》。

 

『誰叫你平時不用功,天天除了吃飯睡覺以外,就什麼也不做,這是師父命令做的,我也沒法幫助你!』

 

『我不是要求師弟幫我抄經,半月的時間,你自己忙得恐怕也夠累了,我現在唯有請師弟在師父面前,萬萬不要說我每天光是吃飯睡覺,因為那樣,若是師父氣起來,趕我出寺,我是沒有地方去的。』

 

『你今天也懂得不能給師父知道,你想想你日常的生活,有沒有像一個出家人?每天不是在寺埵Y飯睡覺,就是到寺外去亂跑,人家背後的譏諷嘲笑你一點都不顧及,衣冠是穿戴得不整齊,走路又是瘋瘋顛顛,說話不管輕重,行動毫無威儀,你應該想想佛教的體統,師父的面子,給你弄得糟到了什麼地步?你這樣行為,怎麼能對得起佛教呢?』

 

『冤枉!冤枉!這真是天大的冤枉!』玉嵐嚷了起來。

 

『我說的這些話,難道不是事實?』玉琳責問的口氣。

 

『我不同你談這些,我只是請你在師父面前不要說我好吃懶做!』

 

『我看在我們是同拜的一個師父,所以說你兩句,這完全是我顧念佛教的名譽,以及為你好,至於聽與不聽,那是由你。師父那堙A你儘可放心,我決不會說你什麼。不過,我告訴你,欺瞞終有一天會給事實揭穿的!』

 

『阿彌陀佛!這才是我的好師弟呀!我是知道你不會說出我的渺小而顯示你的偉大呀!玉嵐還是傻笑著,頭也不回的就踉踉蹌蹌的走了。

 

玉琳又再去和師父告假後回到自己住的地方來,一面想著以師兄那麼懶惰的一個人,平常就沒有看他寫過字,半個月中一部楷書的《法華經》他怎麼能抄寫得起來呢?那時我總可給師父認識了,總可讓師父知道師兄無用。但他又想到師兄那時所受的難堪,不覺又生起憐愍師兄的心情來。他喃喃的自語著:「玉嵐!你以後在師父面前倒了架子,可不能怪我和你爭強好勝,因為師父把我看成是半個徒弟,是個不如你的人!」

 

玉琳把幾日來懊傷的情緒都驅除了,他以為半個月後,只要自己能抄完《法華經》,難道再在師父的座前還怕不能揚眉吐氣?他因此,就不分晨昏,不管寒熱,一做完了公務,就忙著抄寫,有時還輕輕的走到玉嵐的住處,探看他是不是在抄寫,他每次從門縫堭瘨i去,都看到玉嵐蓋著被睡覺,從他的鼻子堙A還不時的發出呼呼的鼾聲,玉琳看了雖暗暗的歡喜,但又想到師兄這種懶惰的習性不改,辜負師父對他的期望與讚許,心頭又不免有幾分遺憾!

 

時光如流水,這是在半月抄經的第十四天的晚上,玉琳總算負責,一部妙《法蓮華經》抄完了,他非常興奮,他預備即刻把抄好的經送去給師父,才會讓師父知道自己做事認真,即使師兄也抄好,他明天送去,時間也比自己遲,何況並未見師兄抄寫?這半月來,他每天還是照常的睡覺,任他有通天的本領,不去工作,工作也不能完成。玉琳想至此,滿心歡喜的捧了經書往方丈室中走去。

 

他走到方丈室,把衣冠又重整一整,先在師父的房門上輕輕的用手指彈三下,師父在堶推酗F一聲『請進!』他立刻就把房門推開了進去。

 

『師父!你所命我抄寫的《法華經》已經抄好了!』玉琳一個問訊,把抄好的《法華經》呈奉給他的師父。

 

『已經抄寫十四天了!』師父屈屈手指。

 

『是的,我怕師父掛念,所以早一日抄好送來!』

 

『你到今天送來,已經不算早了!』

 

『我想師兄是會比我抄寫得更慢的!』玉琳很莊重而又很有把握的說。

 

『你說你的師兄玉嵐嗎?他所抄寫的一部三天前就送來了!』他的師父用手指著對面桌子上堆得很高的經書。

 

『師兄三天前就送來了?』玉琳驚奇的口吻。

 

『你去拿了看吧,他抄寫的字特別清秀美觀呢!』

 

玉琳過去翻開第一本,堶捲臚@頁就很端正的寫著;「不休息沙門玉嵐沐手敬抄!」

 

『奇怪?』玉琳發出了疑問。

 

『我不會就這麼說你遲慢的,』師父懂得玉琳的脾氣,安慰著說:『你並未誤時間,而且師兄到底比你出家年頭多些,他比你強,這也是意料中事,你不必為此而感到不安!』

 

『不!師父!』玉琳合起玉嵐抄寫的《法華經》:『我不是說師兄能勝過我而我就妒嫉他,相反的我無時不希望師兄能比我強,師兄能夠智慧、道德、能力都超過人,這不但師父歡喜,就是我也很光榮,無如我並不知師兄的功夫在那堙H』

 

『你知道的是只看到他每天吃飯睡覺?』

 

『我想師父比我更知道!』

 

『傻孩子!難道師兄做什麼都非要告訴你們不可以嗎?』

 

玉琳沒有回答,他的師父又繼續說:

 

『一般人只愛看人的另一面,只愛尋人的短處,別人的長處一概不提,因此就往往輕視別人。孩子!聰明的如你,也不能認識你的師兄!』

 

『這一個世間,永遠是黑白是非不分的世間,多少賢能的人,被人誤認為是庸才;多少為非作歹的小人,帶上了假面具,別人就會把他當作正人君子。這個世間上的人,那堹鉒u正的認識人?』

 

『你的師兄,他是外現羅漢相,內秘菩薩行,用世俗的眼光,是不能了解認識你的師兄!』

 

『在今日出家的僧團中,雖然份子是良莠不齊,但有道心的大心菩薩還是多的,他們不顧小節,放浪形骸,超然物外,若錯怪他們,真是獲罪無量!』

 

玉琳給師父這一頓話說得目瞪口呆,過了一會,他無限抱歉似的說:『我的確和一般人一樣,我錯怪了師兄,聆聽了師父的開示,使我深深慚愧!』

 

『你這樣懂得很好。』天隱和尚連連點著頭:『到底你這孩子是有不凡的智慧和高尚的風度,你自尊自重的精神,和你獨特不群的人格,我是很清楚的,但你若和師兄一比,孩子!你終於只能算是我的半個徒弟!』

 

玉琳羞慚得低下頭去--

 

『你回去好好安心用功吧!你很有福報和善根,只要你努力不懈,你的聲名榮耀,將來定能勝過你的師兄!』

 

『我是不願辜負佛教對我的養育之恩,更不願辜負師父對我的希望之殷!我要照師父的話去做!』

 

『很好!不知我將來能不能有福氣見到!現在你就可以回去休息吧!』

 

玉琳告別了師父,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回到大雄寶殿,他半個月來的興奮到此又結束了,他越想越慚愧,越慚愧越不安,怎麼自己過去就老是錯怪師兄呢?現在唯有對佛陀懺悔自己的罪過。他這樣一想,隨即穿袍搭衣,對著端坐在殿中央的三十二相八十種好的釋迦牟尼佛,虔誠的禮拜起來,他沐浴在慈祥的光輝堙A心靈上雖然有一種莊嚴肅穆的感覺,但另有一種自責的煩悶和抑鬱,終是難以排遣。

 

「我是不該小看了師兄的,我該如何向師兄道歉?」玉琳對著相好圓滿的慈尊,老是這樣自語著。

 

 

 

 

 

 

勤修清淨波羅蜜  恆不忘失菩提心

滅除障垢無有餘  一切妙行皆成就

華嚴聖因精舍 釋大寬 比丘 合十

牟尼佛法流通網  http://www.muni-buddha.com.tw/

佛經梵文咒輪流通處 http://www.muni-buddha.com.tw/sutra-mantra.asp

牟尼佛法論壇 http://www.muni-buddha.com.tw/buddhism-discuss.asp

藏經閣 http://www.muni-buddha.com.tw/CJG/

慈悲喜捨小站  http://blog.xuite.net/dakuan000/

IBC國際佛法中心  http://dakuanshih.blogspot.com/

摩尼網路世界   http://dakuan-00.blogspot.com/

佛網大聯盟   http://buddha-net.blogspot.com/

新浪網-般若小站 http://blog.sina.com.cn/dakuanoo

普光明殿 http://dakuan00.spaces.live.com/default.aspx

釋大寬法師 在 Facebook 上 http://zh-tw.facebook.com/dakuan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