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經閣 >> 傳記 >> 玉琳國師傳

 

玉琳國師傳

《第十九章–國師在此不敢抬頭》

玉琳國師的年齡雖輕,但有德有學,更有復興佛教廣度眾生的悲願,無論在什麼時候,或是什麼地方,他總想盡自己的力量,能影響順治皇帝,要他體察民間的疾苦,要他真心做佛教的護法。

 

順治皇帝也是一位賢明的君主,上有玉琳國師的指導,下有諸大臣的協助,所以清初的政治,國泰民安,一番開國的興隆氣象。

 

玉琳國師莊嚴的德相之內,充滿了人性的光輝,在宮中雖不見他苟於言笑,但慈祥平易的風度,沒有人不對他尊敬,沒有人不感到他的親切。

 

過慣了四五年像行雲流水一般生活的玉琳國師,忽然一旦又再回到皇宮中來,當然會有些不自然的感覺。玉琳國師在房中打坐,房外就有很多保衛的禁兵;到花園裡散步經行一下,那些畢恭畢敬的禁兵也遠遠的跟著。玉琳國師幾次的叫他們退下去休息,禁衛總是說奉了皇上的旨意保護國師的安全。不管怎麼他們也不敢離開。

 

玉琳國師無可奈何,他想,這就是他被人所羨慕的權勢。無論進出,前呼後擁,別人以為這樣才夠偉大,而自己不知受了多少拘束,人本來是應該自由的,就是為了給這些名利權勢束縛了。玉琳國師打好主意,為了便於弘揚佛法,只有忍耐,對苦難要忍耐,對榮利也要忍耐,身雖在五欲塵勞中,只要心不貪戀也就自在了。

 

在船上與玉琳國師打賭輸了的小馬,見到當今天子以及宮廷內外對玉琳國師的尊敬,他就被這樣的權勢攝伏住了。他現在服侍玉琳國師,進茶進水,一切如儀,表面上恭敬乖巧,謹慎服貼,但在內心卻不甘願,他想到自己本是求官的士子,千辛萬苦從家鄉趕來京城,總以為三元及第,能有個一官半職,誰料想到為了在路上幾句不平之言,真的做了一個出家人的侍從,每日替玉琳國師舖床疊被,隨侍左右,和童僕沒有兩樣。小馬心中的懊惱怨恨,自然不難想像。

 

玉琳國師為了折伏小馬的貢高我慢,真的就讓他侍候自己。不過玉琳國師對他很是慈悲愛護,小馬的家中,玉琳國師也曾派人前去送過八十兩白銀,可是頑強罪業纏身的小馬,並不因此感激,他對玉琳國師不敢反對,但他遷怒到佛教,遷怒到一切出家人,他要等機會報復在玉琳國師這堜狳的委屈。

 

光陰很快,又是三年過去,玉琳國師不知小馬陰險的內心,他以慈悲對一切人,他覺得小馬真能服侍他三年,他因此就很看重他。

 

一天,玉琳國師把小馬叫到面前,對他問道:

 

『小馬!你想做官嗎?』

 

『稟知國師,小人當初就是到京城來求官的。』小馬的表情雖不敢怨恨,但無限哀傷的回答。

 

『既然想要作官,我念你三年來勤勞謹慎對我,我當為你在皇上面前一言,給你一官半職。』

 

『謝國師!謝國師!』

 

小馬在玉琳國師座前連叩了幾個頭,玉琳國師稍為沉思了一下,兩眼慈祥威嚴的看著小馬,又問他道:

 

『小馬!你知道做官的第一件要務是什麼?』

 

『做官的為民服務,愛民如子為第一!』

 

『第二呢?』玉琳國師又進一步的問著。

 

『請國師指示!小人當依教奉行!』

 

玉琳國師莊嚴懇切的說道:

 

『為官的第一個條件,當然是忠君愛國,勤政愛民,為社會養成良好的風氣。第二個條件,要修身養性,誠誠懇懇做佛教的護法,發揚道德與文化。』

 

『謝國師,關於這些小人定可做到!』

 

玉琳國師見小馬恭命維謹的樣子,雖然也怕小馬輕諾寡信,言過其實,但對人總不該完全往壞處去想,於是玉琳國師就把小馬求官的意思告訴順治皇帝,順治皇帝為了對玉琳國師的恭敬,滿口應承。不數日,就有聖旨傳下,官封小馬為湖北巡撫兼總督之職。

 

等到玉琳國師知道這個消息,覺得讓小馬擔任一方巡撫,實嫌過份,因為撫巡不是五品六品的小官,而是一品二品的大員,但聖旨已下,只得不便再說。

 

小馬的歡喜,就如平地升天,在清朝,在京的和尚出京的官,京城堸筒x的沒有什麼威風可羨慕,唯有出家人高高在上,為各界所敬仰。可是做官的一旦出京,騎在老百姓的頭上作威作福,為所欲為,所以凡是做官的都希望能夠外放,到那時天高皇帝遠,有誰能把做官的怎樣呢?

 

我們現在要稱小馬為巡撫馬大人了,話說馬大人到了湖北上任,起初還不敢胡作妄為,但漸漸他懂得官場的情形,他對佛教有很大的反感,尤其有一次他到湖北有名的歸元寺參觀,寺中住持老和尚以出家人和政治官員往來不便為由,婉言謝絕接見,這更使他對出家僧眾生起厭惡之心,最初他只是下些苛刻的政令,搔擾佛教道場,出家人一向慈悲為本,雖然對於新任的巡撫大人內心不滿,但出家人對於外侮向少有反抗的行動,就是這樣的原因,曾做過玉琳國師侍者的馬大人,竟毫無顧忌的藉著興建孔廟為名,下令拆毀這有名的歸元寺,寺中的僧侶要完全驅逐他去。

 

一朝權在手,就把令來行,這時候的馬大人,給權勢沖昏他的頭腦,現在他再也記不起玉琳國師,記不起玉琳國師諄諄告誡的為官之道。他好像不和佛教為難就顯不出他的偉大!

 

馬大人的毀廟逐僧的政令,像三武一宗的教難一樣,這是驚天動地的消息,他以為順治皇帝和玉琳國師不會知道,甚至他還想到就是給順治皇帝及玉琳國師知道,他是一方大官,而且拆毀歸元寺是為了興建孔廟,紀念先師孔夫子,他以為這樣才配稱做讀聖賢書的人。

 

當然湖北各寺院的住持也在交相談論,他們萬萬想不到一個曾侍奉國師的人居然會有這樣反叛的行為。

 

這一天,玉琳國師在西苑的精舍堙A念佛靜坐,都不能使心安靜下來,這是絕無僅有的現象,難道有什麼不幸的事發生?他不知不覺的步出宮門,走到河邊,河邊有一條小船,船上一位白鬚老人似乎在向他招手,他心堣@動,也不願回宮再向皇上告辭,像十多年前一樣,什麼東西都沒有帶,只拿了順治皇帝送給他「如朕親臨」的那把扇子,他又悄悄的遠行了。

 

他上得船來,正想和白鬚老人招呼,但忽然間,陰雲密佈,狂風大作,船在黃河滔滔白浪之中,失去控制,白鬚老人只是忙著搖櫓擺舵,像是無暇回答玉琳國師的問話,玉琳國師也為這緊急慌亂的情形擔心,他想幫忙,但他不懂行船的控制方法,他只有稱念觀音菩薩的聖號,祈求菩薩解救危難,這倒不是他對生死危難還有什麼畏懼,他實在不忍心見白鬚老人那麼大的年紀也在水中而死!

 

奇怪,白鬚老人怎麼一句話都不說,玉琳國師不覺懷疑起來,老人一邊搖櫓,一邊用手指指他的口,再搖搖他的手,意思是告訴玉琳國師,他是個啞巴,不會說話,玉琳國師才知道他不講話的原因。

 

玉琳國師上船的時候已近黃昏,現在天是完全黑了。玉琳國師本沒有目的到什麼地方去,船在河中,也像沒有目的似的隨風飄流。這一夜之間,像流星似的,像飛箭似的,狂風將船吹到數千里外的一個陌生的地方。

 

玉琳國師拿了一些銀兩給白鬚老人,老人搖搖頭,反而遞給玉琳國師一個紙包,把玉琳國師推上岸來,向玉琳國師合十問訊後開船就走了。

 

玉琳國師再想向他招呼致謝,此刻雖風平浪靜些,但船行甚快,不多久,白鬚老人的船就遠遠的不見了。

 

這老人不像是個船夫,年紀那麼老了,白髮蒼蒼,白鬍齊胸,但看他在船上的行動又是那麼敏捷,比青年的動作還快,玉琳國師因為平素修養的關係,往往一些不平凡的人以及不平凡的事,在他的眼中也都看作平凡了。

 

等到不見老人的船後,玉琳國師才打開老人交給他的紙包,紙包堣偵礞]沒有,只有一張小字條上有幾個東倒西斜的字,玉琳國師注意一看,上面寫著:「玉嵐要我一行,湖北歸元有事,千華正覺一遊,護法韋馱等你。」

 

玉琳國師看後,知道這又是師兄令人莫測高深的妙用,但他完全了解這偈語中的意義,第一句他想這位老者一定是師兄的好友,菩薩或羅漢中的人,所以師兄才請他用船載我一行,第二句『湖北歸元有事,』湖北歸元寺有什麼事呢?第三句和第四句一看就明白了,這是要他去千華庵一行。

 

現在玉琳國師沒有再去多猜測偈語中的玄義,他只想先找一個人問一問路,看看這堥s竟到了什麼地方。

 

玉琳國師一問,這奡N是湖北境內,當然不用考慮,他就想先到歸元寺一看,看看歸元寺出了什麼事,不然他不會那麼不安,而且白鬚老人駕船,一夜之中能行數千里,這終是奇事!

 

玉琳國師往歸元寺方向走去,當他走近的時候一看,這一座大寺院的規模十分雄偉,金碧輝煌,他想,難怪常常聽人談起歸元寺的寺名,但當他走進歸元寺的山門,寺中十分零亂,而且十分冷落,他先到三寶殿中禮佛三拜,然後再想找一個寺中的僧眾談談,但前前後後就見不到一個出家人。玉琳國師正感到懷疑的時候,見有一個老修行坐在牆角落上嘆氣,他就上前問訊為禮問道:

 

『請問長老!這寺中怎麼沒有人眾呢?』

 

老修行注視了玉琳國師一會,又嘆了一口長長的氣,然後很悲傷的說道:

 

『你這位大德像是從遠方來的,不知我們這裡鬧翻了天,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這是佛教的劫難,誰說歸元寺中沒有人眾呢?歸元寺的大眾都在魔力之下退讓了。』

 

『請問長老!歸元寺中究竟出了什麼事?』

 

『唉!』老修行又嘆了一口氣說:『大德!你還不知道湖北巡撫馬大人明天就要來拆毀歸元寺,要在這裡重新改建孔廟嗎?寺中大眾都往別處去掛單了,我老了,我要等明天這個地獄種子的馬大人來拆寺時,與他拼了這條老命!』

 

玉琳國師這一聽,不由大吃一驚,老修行口中的湖北巡撫馬大人不就是小馬嗎?玉琳國師提拔栽培過不少年輕人,當每個人有辦法時,他就把那些人事忘記,小馬當湖北的巡撫,在他記憶中早就模糊了,現在聽老修行一說,才又重新記起小馬。

 

『長老!請問馬大人是什麼樣的人?』玉琳國師不放心,想問一問詳細。

 

『唉!聽說這個地獄種子的馬大人,還曾做過玉琳國師的侍者,玉琳國師,這也是一個地獄種子,這麼一個大魔王,他也提拔他,還在皇上面前保奏他為巡撫大人。我老了,不能再見到玉琳國師,若是能見到他,一定也要同他拼命,他有權有勢,是當今天子的國師,我沒有法子奈何他,但我可以到釋迦老子的面前告他一狀!』老修行說得有聲有淚,非常感人。

 

玉琳國師聽了很是慚愧,對老修行護教之忱很是感動,老修行罵他的話不錯,他不該保奏忘恩負義的小馬做官,而且做那麼大的官!

 

玉琳國師只得帶著懺悔的心情向老修行安慰道:

 

『長老!你說得很對,這都是玉琳和馬巡撫不好,使這堛漲簹k遭劫,但請你不要難過,我會有辦法使馬巡撫不敢來拆歸元寺。』

 

『你有辦法?大德!不要開玩笑!本寺的老住持,以及地方護法士紳,辦法都用盡了,但也不能打消馬巡撫拆寺的決心,聽說馬巡撫明天要親自帶領士兵來拆寺哩!』

 

『那沒有關係,我不但可以阻止馬巡撫拆寺,而且可以命令馬巡撫重把歸元寺油漆一新。不過要求長老能幫我做一件事就行。』

 

『你說這樣的大話,你要我幫你做什麼事?只要能保存歸元寺,就是叫老僧做馬做牛也是甘願!』

 

『現在要求長老速去找些工人來,在寺前搭個高臺,讓我坐在上面,寫四個大字,「國師在此」諒馬巡撫有天大的膽量,他也不敢動歸元寺的一片瓦。』

 

『你,你,你就是玉琳國師?』老修行很是意外,他很後悔剛才的失言。

 

『那是虛名!長老!不要計較那些,為了佛法,我才不得不把這虛名說出。』

 

玉琳國師那謙虛的風度,那崇高的道貌,很令老修行生起敬佩之心,老修行大喜,即刻忙去尋找工人搭臺,他像遇到佛陀一樣的高興。

 

第二天,高臺搭好,玉琳國師坐在上面,等著馬巡撫到來,不久,果見一大隊約有一二千人前來,為首的坐在八人抬的大轎子堶情A那就是巡撫馬大人。

 

馬大人一到歸元寺前,見到寺前搭了一個高臺,他想,今天寺都要拆了,搭這個高臺有什麼用?他教人把轎子停息下來,他走出轎子,注意望臺上看,頓時唬得滿身冷汗直流,玉琳國師莊嚴的端坐在上面,臺中央還寫有「國師在此」的四個大字,馬巡撫趕快俯伏在地上,慢慢向前爬進,數千兵丁,看得張口結舌,老修行乘勢大聲叫道:『國師在此,你們還敢不跪下來拜見?』眾兵丁一聽,也都趕快跪下來,這情形就像文武百官上朝三呼九叩首一樣!

 

馬巡撫爬到臺下,玉琳國師大聲道:

 

『小馬,抬起頭來!』

 

『國師在上,小人不敢抬頭!』

 

『你這個不重恩義,不講信用的奴才,我跟你說的話難道你忘記了嗎?』

 

『請國師慈悲,小人沒有忘記!』

 

『沒有忘記?你今天帶這些人來做什麼的?』

 

『這個,這個,這個小人罪該萬死,小人在此叩頭,希望國師慈悲包容,千萬不能在皇上面前提起,小人再不敢生拆寺的念頭,以後如不真心護持佛法,不得好死!』

 

馬巡撫叩頭如搗蒜,玉琳國師覺得這種人可惡又可憐,對這種反覆無常的人不能不給他教誡,因此玉琳國師就對小馬說道:

 

『小馬!限你從今天起,一個月內,要替我將歸元寺佛像裝金,房屋重新油漆得煥然一新,油漆之款,完全要你私人拿出,不得動用公家分文,你能做到嗎?』

 

『是,小人完全能做到,謝國師開恩!』

 

『姑念你初次,下次有對佛法不利言行,一定不再饒你過去,好,下去!』

 

小馬退下去以後,垂頭喪氣的又把來人帶走,當天的下午他就集合了很多油漆匠到歸元寺來,馬巡撫到這時再也不敢有一點威風。老修行見到這個情形,歡喜感動,雖然他的戒臘比玉琳國師要早,但他也穿袍披衣,向玉琳國師頂禮感謝,玉琳國師連說不敢,也向老修行拜了下去。

 

 

 

 

 

 

勤修清淨波羅蜜  恆不忘失菩提心

滅除障垢無有餘  一切妙行皆成就

華嚴聖因精舍 釋大寬 比丘 合十

牟尼佛法流通網  http://www.muni-buddha.com.tw/

佛經梵文咒輪流通處 http://www.muni-buddha.com.tw/sutra-mantra.asp

牟尼佛法論壇 http://www.muni-buddha.com.tw/buddhism-discuss.asp

藏經閣 http://www.muni-buddha.com.tw/CJG/

慈悲喜捨小站  http://blog.xuite.net/dakuan000/

IBC國際佛法中心  http://dakuanshih.blogspot.com/

摩尼網路世界   http://dakuan-00.blogspot.com/

佛網大聯盟   http://buddha-net.blogspot.com/

新浪網-般若小站 http://blog.sina.com.cn/dakuanoo

普光明殿 http://dakuan00.spaces.live.com/default.aspx

釋大寬法師 在 Facebook 上 http://zh-tw.facebook.com/dakuan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