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經閣 >> 傳記 >> 玉琳國師傳

 

玉琳國師傳

《第十七章–山寨改佛殿》

年輕的玉琳,被當朝的天子順治皇帝拜封國師以後,住在順治皇帝特為他在西苑內建築的精舍裡面,其聲名榮耀,一時無二。這正如他師父過去對他說的:「你很有福報善根,將來名播四方,勝過師兄。」

 

在玉琳的心中,他雖尊為國師,可是一點榮耀的念頭也沒有。幾年來的風風雨雨,重重魔難,使他在佛陀的真理中,更體驗到世態的炎涼,人事的滄桑。那巍峨壯麗的皇宮,那山珍海味的飯食,在他是如木人看花鳥,名聞利養,一點沒有打動他的心源。

 

自從玉琳榮封國師以後,智慧悲心,日有所增。他那年輕人的好勝傲慢的習氣,幾經磨鍊,均已瓦解冰消。過去一些不平凡的遭遇,以及那悠悠的歲月,在佛法體驗中,使他養成謙虛穩重的風度,他每天一串念珠在手,一領方袍在身,像泰山,不可搖動;像蓮花,清秀芬芳。

 

玉琳住的是皇宮,過的是國師的生活,每日像和紛擾的世間離開,他想和師兄,還有過去的一些道友見一面,因皇宮森嚴,都很不容易。有時他對著窗外那變幻莫測的雲霞,偶然也會想起當初在王小姐府上招贅的往事,吳師爺的刁難,更想起那些受著苦難的芸芸眾生,心中也不無感慨,對著雲天,他會輕輕的噓氣。

 

這樣止水一般的平靜的生活,過了大概有半年的光景,玉琳國師想到師兄的第三個錦囊,指示自己要弘法利生的金玉良言,他終於有一天當順治皇帝探望他的時候,就說道:

 

『陛下!我想明天到各地去行腳,特地先向你告辭一下。』

 

『你,國師,難道寡人有不是的地方嗎?為什麼要到外面行腳受苦?』順治皇帝很感到意外。

 

玉琳國師知道皇上誤會了,就解釋道:

 

『陛下是開國的君主,雄才大略,不但愛民如子,對聖教也真心護持,你沒有不是的地方,我只是想到出家的使命是弘法利生,所以我才想到各地走走。』

 

『那麼,先請國師在宮中講一座經吧!等到宮中講經法會圓滿,你要到那裡去,我就叫人護送你去!』

 

玉琳國師沒法,只得在宮中講了一座《楞嚴經》,講經完後,順治皇帝為玉琳國師準備了幾十大箱在外旅行用的東西,並令千百人護送,國師到那裡,護送者要到那裡。

 

玉琳國師很莊嚴的推辭道:

 

『陛下!你這樣做法是違背佛制的,當初教主釋迦牟尼佛以太子身出家修成聖果,各處雲遊行化,也只有三衣一缽隨身,你給我這些東西,除成為累贅外,我帶了有什麼用?』

 

『不!』順治皇帝解釋道:『我不是要你帶這些東西,這只要命令隨從的人負責就好了。』

 

『隨從的人?我要隨從的人去做什麼?我是行腳,我是方便弘法,很多人跟著我只有搔擾地方。』

 

『那國師究竟帶幾個人侍奉?』順治皇帝像是很不解似的問他。

 

『依佛制三衣一缽就夠了,不要別人隨到我!』玉琳國師堅決的,莊嚴的回答。

 

雖然玉琳國師堅決的拒絕順治皇帝的美意,但順治皇帝,為了國師的榮耀,怎樣也不承認玉琳國師的做法,玉琳國師不再講話了,順治皇帝只得怏怏的告退。

 

第二天,玉琳國師悄悄的離開皇宮,怎樣的走法,大家都不知道。順治皇帝供養的東西,仍原封未動,國師的金印,玉琳是隨身帶了。

 

順治皇帝知道聖者的意志是不可勉強,他對玉琳國師聖潔的風格,更是敬仰。他並沒有派人去追趕玉琳國師,但隨即傳旨,全國官吏如知國師弘法之處,要加意護持,並要隨即奏報朝廷。

 

順治皇帝懷念國師的心情,無時獲釋,一天,他在南方小國進貢的象骨摺扇中,取了一把,御筆手書「如朕親臨」四字,想得知玉琳國師去的方向,就令人送去,在順治皇帝的心中,以為他有了這把扇子,無論在全國走去那裡,一定有很大的便利。

 

玉琳離開皇宮以後,就過著「一缽千家飯,孤身萬里遊」的生活,他不以尊貴的身分自傲,他沒有擺出國師的架子,他仍和往常一樣,一套僧衣、一雙僧鞋,涉水登山,風吹日晒,他的足跡走遍大江南北,像閒雲野鶴一樣,有時到大叢林裡掛單,有時在山間水邊露宿。他知道自己年輕,他要從生活中磨鍊自己。他也曾虛心的參訪各方的大德長老,向他們求道問真,他也曾隨緣的在各處說法傳教,向眾生普施法雨,但是沒有人知道這一位莊重的僧青年,就是當朝的國師哩!

 

當然,也有不少人對玉琳國師的身份表示懷疑,因為他眉清目秀,氣宇不凡,不像一個修頭陀苦行的人。玉琳國師儘量的裝得平凡,不引起別人的注意。只有一次,他在浙江天童寺掛單的時候,雜在大眾中聽一位首座和尚說法,那首座和尚說:『做一個剃髮染衣的出家人,能夠不為名位榮利動心,實在難得!假若過份的厭離名利榮位,也太偏於小乘的根性。對於世間,從大乘行者的悲願中,應不執不離。你們眾中,自有不凡的人從不凡的地方來,你應該反省,佛法雖要離開名位榮利,但佛法也要名位榮利幫著弘揚!』老首座說法開示時,目光老不時的看著玉琳。

 

玉琳低著頭,不敢仰看老首座。但他很給老首座這些話感動,他知道,老首座的這些話,分明是對他說的。

 

他不敢在這裡再住下去,他不願在同道的僧團中,給大家知道他是一位國師,他又帶了他簡單的行李,不辭而別。

 

路上,那老首座的道顏法語,老浮現在他的腦海之中,這樣的道理,他在師兄玉嵐那裡,也像是聽說過。他對世間,也有悲願;對眾生,也有熱情,只是他覺得弘法利生的機緣還沒有到。雖然他現在已尊為國師,在他老是覺得自己所學與現在名位沒有相當,像師兄,智慧道德多玄妙莫測;像老首座,年高戒長多稀有難得,但他們都隱其所長,不願過分出頭露面。在他自己也有個感覺,再過數年,等學德經驗更豐富的時候,他願靠政治的助緣,為佛教為眾生做番事業,他當初把國師的金印帶在身邊的時候,就有了這個決心。

 

玉琳國師披星戴月,行腳在各個鄉村上,深山裡,就這樣他度過了三四個年頭的時光,有一天,他錯過了掛單的寺院,在安徽的境內一棵樹下靜坐,忽然有一群強盜從他面前經過,其中有一個用刀一幌道:

 

『你是什麼人?把你身上的錢借一點給我們用用!』

 

玉琳國師在月光下看他們人很多,但他一點沒有慌亂,慢慢的說道:

 

『各位!我是過路的人,錢我是沒有的,我身邊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送你們,不過,假若你們能承認我一個要求,我就有一項很寶貴的東西送給你們。』

 

『什麼一個要求?你快說!』強盜們異口同聲的問。

 

『我要求你們今後不要再做強盜!』

 

『胡說!這我們可辦不到,不做強盜那我們做什麼?』其中一個氣勢凶凶的聽了就罵起來。

 

另一個強盜從朦朧的月色中,看出玉琳國師是一個出家人,他很為玉琳國師鎮靜的態度所攝受,他推開眾人向前道:

 

『呵!你原來是一位師父,請你先說,我們不做強盜,你有什麼東西送給我們?』

 

『我要你們先承認我不做強盜!』玉琳國師仍然堅決的說。

 

『不做強盜,只要你有飯給我們吃,你究竟有什麼寶貴的東西送給我們?』

 

『我有一塊黃金,二三斤重是有的,假若你們今後不做強盜,我就可把這塊黃金給你們,你們可以把它賣了,所得的錢大家平分,改做小本生意,免去搶劫造罪,這不是一樣可以生活嗎?』

 

『那很好,你快把黃金拿來給我們,我們承認!』眾強盜都紛紛的承認著。

 

玉琳國師毫無所謂的把他隨身帶的金印拿出來,當他要交給那個為首的強盜的時候,又對大家說道:

 

『我更有一句要緊的話吩咐你們,這塊黃金當你們要去出賣以前,不要忘記把黃金上的幾個字要先鑿壞,這是我的好心,我告訴你們,是為免去你們的麻煩!』

 

玉琳國師聽群盜分金不再為盜的諾言,很是歡喜,他就把刻有「大覺普濟能仁玉琳琇國師」的黃金印拿給他們,他心媟Q,能以這塊金印,使這幾十個人不再為害社會,不再為害過往客商,也是有很大的代價。

 

群盜接過黃金以後,一陣呼嘯而去,玉琳國師仍晏坐在樹下,天上的雲駛月運,幾顆星星耀射光芒,四週靜靜的,一點聲息都沒有,他像剛才沒有發生什麼事情一樣。

 

群盜回到他們盤據的巢穴以後,把搶劫的黃金取出來一看,這是一個四方形的金印,金光奪目,有幾個認識字的看了金印以後忽然驚叫起來:

 

『哎唷!這是天子的師父呀!你看這印上不是明明的寫著「大覺普濟能仁玉琳琇國師」的字嗎?糟了!我們搶劫了國師,我們造下彌天大罪了。』

 

『那有這回事?不要胡說!我看那個和尚,不像是國師的樣子,聽他的聲音,頂多不會超過三十歲。如果他是國師,怎麼會跑到這深山裡來?』

 

『我看不一定他也是我們道中的人,他盜取了國師的金印,隱藏在山中,遇到我們人多,所以一嚇,就交給我們了。』

 

『沒有這話,我看他一點都沒有驚懼的樣子,他那莊嚴的態度,慈祥的音聲,就像是一位國師!』

 

群盜都在紛紛的議論,其中有一個頭目叫王德盛的舉起雙手,示意大家不要講話,他就說道:

 

『各位兄弟們!我們荒山落草,居然強劫國師的金印,朝廷知道,我們的生命還保得住嗎?我們路遇國師,也不知拜見,真怪我們沒有智慧之眼。現在我們再去,國師一定還沒有走遠,如果是真國師,奉還金印,我們就拜他為師,如果不是國師,我們也放了他,總之,他是一位出家人,不知各位兄弟們讚成嗎?』

 

大家都舉手讚成,甚至還有幾個人說,如果真是遇到國師,他從今不願再做強盜,願去剃髮為僧。

 

森林繁茂的深山,除了風吹松柏發出的音聲,群盜走路都不敢作聲,兇狠的惡念,一轉而為善心,他們這時不像強盜,而像是一群求道者,帶著一顆誠懇的敬心,想能拜見到當今的國師。

 

這並不是一段很近的距離,一來一回總得也有五六十里,當群盜回到玉琳國師打坐的地方時,東方的天邊已漸漸的發出白色,黎明的曙光就要到來。

 

大家一看,玉琳國師還坐在那兒,他們俯伏跪在地上叩頭,恐懼的問道:

 

『你是不是當今的國師?』

 

玉琳國師一看他們恭敬的樣子,知道他們一定是懺悔改過而來,現在問他是不是國師,他稍感到難以回答,他自從離開皇宮內的精舍以後,就一直沒有人知道他是國師,老首座像是有先知的修養,但他不敢承認就不告而別。幾年來,像浮萍似的生活,東西行腳,從不敢說出他是國師,免得驚動人心。現在這些強盜問他,他想不告訴他們不行。他沉默了一會就回答道:

 

『我可以告訴你們,但你們為了我雲遊的方便,不可給別人知道,我確實是當今天子所拜的玉琳國師。』

 

『呵!』為首的王德盛驚叫一聲:『國師!小人等有眼不識菩薩,不知是國師法駕,萬死冒犯,請求國師慈悲赦罪,並請收為弟子!』

 

王德盛說後,這一群強盜都跪下來齊聲哀求道:

 

『我們都願請國師慈悲,收為弟子!』

 

玉琳國師搖搖頭,拒絕道:

 

『那不行!沒有做佛弟子而又做強盜的人!』

 

『我們改過自新,只要國師肯收我們為弟子,我們就跟你出家,誓不為盜!』王德盛代表大家發言宣誓,群盜也跟在後面響應說:『誓願出家,誓不為盜!』

 

『跟隨我出家,我連自己住的寺院都沒有,我出來行化,皇上並不知道。』玉琳國師仍像很為難。

 

『我們可以把山寨改為寺院,只要國師肯收我們出家,就請國師在此住持,領導我們修行,山上有的是地,我們可以自耕自食!』大家像是很決心。

 

玉琳國師心內很歡喜,他想,度善人修行是容易的,度惡人修行是困難的,現在強盜願意改過出家,他再不願意捨棄眾生,因此就向他們說明怎樣做一個出家人的戒條,看大家都很恭順承受的樣子,玉琳國師也就承認。

 

這時,天已完全亮了,枝頭的鳥在叫,旭日紅光從東方升起,這一切都好像祝賀群盜的新生。

 

玉琳國師站起來,給大家前呼後擁的接到山上。這裡,千年古樹,高入雲霄;青松翠柏,在山頂上傲然兀立;徐風吹來,野花芬芳,玉琳國師慢慢的往山上攀登,漫長的山路,很崎嶇蜿蜒。玉琳國師注意看看山勢的雄偉,風景的宜人,內心深為讚美。走到山寨聚義廳的時候,他就吩咐眾人,先把聚義廳改為大雄寶殿,供奉起佛像,然後再商量其他的事宜。

 

大家很歡喜,玉琳國師也很歡喜,他覺得這裡山勢環境很適宜興建一個叢林。

 

將聚義廳臨時改為大雄寶殿以後,玉琳國師就問王德盛關於山中的情形:

 

『山上有多少人?』

 

『總共七十四人!』王德盛回答。

 

『這叫什麼山?』

 

『此山因離人煙太遠,好像沒有山名,四年前小人等來此後就叫他群英山。』

 

『下次不要再叫小人的名稱,稱呼弟子好了。』玉琳國師糾正王德盛的話後接著就指示道:『你趕快去準備七十四件僧袍,今天是中秋的前一日,九月十九觀音菩薩的出家紀念日你們一起剃髮出家受戒!』

 

王德盛唯唯聽命,玉琳國師又把大家召集起來,告訴大家今後此山改叫正覺山,寺名就叫正覺禪寺,客堂、庫房、齋堂、雲水堂、衣缽寮、都定妥名稱後,又為他們分定職事,誰人為知客,誰人為糾察,誰人為書記。並且為他們每人起了法名,王德盛的法名叫做醒道。他又叫他們開墾山地,種些果樹蔬菜,大家都甘心的從今後跟隨玉琳國師過著這淡泊的農禪生活。玉琳國師也很安心的在此安居下來。

 

 

 

 

 

 

勤修清淨波羅蜜  恆不忘失菩提心

滅除障垢無有餘  一切妙行皆成就

華嚴聖因精舍 釋大寬 比丘 合十

牟尼佛法流通網  http://www.muni-buddha.com.tw/

佛經梵文咒輪流通處 http://www.muni-buddha.com.tw/sutra-mantra.asp

牟尼佛法論壇 http://www.muni-buddha.com.tw/buddhism-discuss.asp

藏經閣 http://www.muni-buddha.com.tw/CJG/

慈悲喜捨小站  http://blog.xuite.net/dakuan000/

IBC國際佛法中心  http://dakuanshih.blogspot.com/

摩尼網路世界   http://dakuan-00.blogspot.com/

佛網大聯盟   http://buddha-net.blogspot.com/

新浪網-般若小站 http://blog.sina.com.cn/dakuanoo

普光明殿 http://dakuan00.spaces.live.com/default.aspx

釋大寬法師 在 Facebook 上 http://zh-tw.facebook.com/dakuan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