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經閣 >> 傳記 >> 玉琳國師傳

 

玉琳國師傳

《第十二章–吳師爺的刁難》

玉琳住在千華庵中還不上幾天,很多不如意的事情就緊跟著來了。

 

問題就是在千華庵中管理事務的一個王宰相所信任吳師爺。

 

吳師爺是四五十歲的年紀,瘦長的個子,黑黑的臉,他是在王宰相當初官拜尚書的時候,就來做他的幕僚。他是一個工於計謀的人,生性爭強好勝,出言吐語,尖酸刻薄,但因他幾次政見,使王宰相深受皇上的信賴,因此,王宰相就把他當為心腹之人。

 

王宰相等到把女兒出家的事情忙好以後,因為國事繁重,在家中不能多耽擱,所以就匆匆進京。他在臨走的時候,把家務以及出家在千華庵中的女兒,吩咐吳師爺照應。並且,他又叫閤府人等,對玉琳應該要特別恭敬供養。

 

這一來,卻勾引起了吳師爺的嫉妒,他以為一個年輕的和尚,宰相府中的人不必要對他要表示殷勤。

 

而且,他以為就是達官貴人,想要到宰相府中來走動走動,都先要對他有所孝敬,不然,相府的大門,那能輕易的進出。但是,玉琳是一個不畏權勢,不會應酬的人,他莊重的態度,不苟的語言,吳師爺就認為他傲慢,瞧不起他,吳師爺的心頭就因此非常的嫉恨。

 

玉琳給初出家的醒群留在庵中,他本不願多住時日,但王宰相臨走的時候,又囑託他多留些日子,指示小姐佛門的規矩,可是後來吳師爺也藉口受相爺的吩咐要幫忙處理千華庵中的事務,住了進來。

 

千華庵中,上至以貴為相府小姐出家的醒群,下至各方來掛單的女尼,以及庵中的丫鬟僕女,沒有一個不敬重玉琳,吳師爺看在眼中,更是妒火怒燒。

 

吳師爺心中想,自己從入相府以來,受相爺的信賴,除了老爺太太和小姐以外,在相府中一呼百應,誰也不敢怠慢自己,想到現在一個年輕的和尚,居然敢佔了自己的上風。

 

吳師爺手拿水煙筒,頭戴狐皮小帽,身穿長袍馬掛,常常在他的寢室中踱來踱去,他一刻拿狐皮小帽,搔搔頭皮;一刻又放下水煙筒,搓搓手心,他在計劃著怎樣使玉琳在眾人的面前丟臉,減低他的聲望,使他失去眾人的信仰,讓眾人對他都不恭敬。

 

然而玉琳的心地很光明磊落,態度很老成持重,除了每天和庵中大眾講兩點鐘的佛法或規矩以外,他就再也不多問其他的一件事,吳師爺雖然心中不高興,但他始終想不出辦法來為難玉琳。

 

有一天,他經過很久的考慮計劃,他想出了一個辦法,就是當玉琳在講佛法的時候,提出一些難以回答的問題來譏諷他,叫他當時下不得臺來,這樣失去他的面子,他一定感覺到難為情,就算小姐留他,他也不好意思住在這堙C

 

所以,在這一天下午,當玉琳向大眾講完佛法正預備離開的時候,吳師爺先是陰險的一笑,隨後就對玉琳說道:

 

『我心中有幾個問題非常懷疑,不知道可以不可以提出來請你指教?』

 

『指教不敢當,把問題說出來互相討論吧!』玉琳又重新回到原位上去。

 

『假若你回答不出來呢?』吳師爺故意粗氣的說。

 

『如果你知道我回答不出的,就請不要問我。』

 

『那怎麼行,你是一個弘揚佛法的出家人!』

 

『你說得也對,有什麼指教就請你問罷!』玉琳此時已經知道吳師爺是故意來為難的了

 

『假若你回答不出來呢?』吳師爺又逼著問。

 

『那你下次可以不要來聽我講!』玉琳說。

 

『不行,下次你不能再在這裡講!』

 

『你說得很對,我不能答覆你問題的時候,我不應該在這裡講。』玉琳索性又把腿子盤起來,眼睛閉著,一股平和之氣,根本就不像是一個被人問難的人。

 

『凡是讀聖賢之書的人,都知道我們的國家是以忠孝為立國的根本,我以為像你這樣的出家,與我們的國本不合!』吳師爺說著的時候,洋洋得意,自以為這一下要難倒了玉琳。

 

『這是什麼意思?』玉琳此刻已完全明白吳師爺的來意,他這樣問,以便讓吳師爺把問題說清楚些。

 

『我相信你也知道做人是不能離開忠孝的。』吳師爺對玉琳說:『因為一個人若是不忠不孝,他就沒有做人的資格。我看你這麼年輕,可是你早就披剃出家,每天你們吃閒飯,不事生產,不把自己的力量用來報效國家。這怎麼能謂之忠呢?還有,你的父母生養了你,是為了養兒防老,所以才把你撫養成人,現在你卻連父母都拋棄一邊,跑去出家,這怎麼能稱做孝呢?請你回答我!』

 

吳師爺這樣一問,所有聽玉琳講法的人,都呆住了。他們都望著玉琳,等玉琳的回答,尤其是醒群和翠紅的表情,更是焦急的希望玉琳要很不客氣的來批駁吳師爺一頓。

 

然而,玉琳一點不慌忙,他非常的鎮靜,他已經知道吳師爺的來意不善,本來他是不願向這樣的人說些什麼的。在粗暴、傲慢、頑固、執拗的人的面前,是沒有什麼道理可講的,因為道理都是在虛懷若谷的人的心中。但吳師爺已經是有意的來為難,這些問題雖不是真理,可是若能把這些常識似的問題稍加解釋,也能讓別人免去許多誤會。所以,玉琳就慢慢睜開閉著的眼睛,從容不迫而又慈和的說道:

 

『吳師爺!你說做一個好人的資格,對國家要忠,對父母要孝,這是很對的話。不過,披剃出家,皈依佛門,獻身於救人救世的工作,這並不能說是不忠不孝。你說出家人每天吃閒飯,不事生產,這是你沒有了解到出家人的任務,出家人的任務是「弘法是家務,利生為事業」。做一個出家人,用佛法教化人間,這就是他的工作。講到報效國家,並不一定種田織布,從事直接生產才算是報效國家。像我們用佛陀的教法,安定社會,改善人心,使人民的生活更有規律,生命更有價值,這也可以說是做的報效國家和為社會服務的工作。如果不承認這樣說法,恐怕吳師爺甚至王宰相,也要和出家人一樣,給人說為光是吃飯,不事生產,沒有做報效國家的工作了。

 

至於說到出家連父母都不要,這在佛教堭q來沒有聽說過,所謂出家,是指出三界煩惱之家而言。如果講要孝順父母,或許出家人才真正懂得孝字的意義。普通人孝順父母,只是在物質方面的供給,這就算是孝敬了。然而,光是在物質上孝敬父母,這並不能算作是徹底的孝。父母雖然暫時在物質方面得到滿足(其實永遠不會滿足),可是他的痛苦並不會因此而解除。老病死的大患,是誰也不能免的。出家人的孝敬父母,一方面當然希望父母在衣食住的物質方面不致缺乏,同時另一方面更希望以所修學的佛陀真理,賜給父母,能讓父母永遠離開生死痛苦的大海,獲得長久不變的清淨自在的安樂,這才是根本的孝順。其實,這些都是最普通的常識,我想吳師爺滿腹治國平天下的道理,或許早就知道這些淺顯的道理了,是嗎?』

 

玉琳一口氣說到這堙A一點激動都沒有,他本來就很善於言詞,加之出家多年,潛心教典,他早已通達了佛法。這時所有聽的人都面露喜色,大家都投給吳師爺一個厭惡的眼光。

 

吳師爺見到玉琳的話,為大家這樣的信從,忿怒的妒火更是在他的胸中燃燒起來。如果不是有初出家的醒群在座,他將更要放肆。不過,當一個人瞋怒之心生起來的時候,往往把義理人情都會拋到九霄雲外。

 

吳師爺又氣憤的問玉琳道:

 

『這些問題現在我不同你來狡辯,我來問你,你現在的心中,對我們的小姐有沒有愛意?』

 

吳師爺這樣一問,所有聽的人都又緊張起來。他們都暗自的怨怪吳師爺,怎麼用這些問題提出來問玉琳師父。

 

『你要我回答你的這個問題,於你究有何益?』玉琳還是端坐著,他反問吳師爺。

 

『我要你說,你此刻心中,對我們的小姐有沒有愛的念頭?』吳師爺擺出官僚勢利的樣子,在他的心目中,以為如果問不倒一個年輕和尚,還憑什麼做著當朝相府中的師爺。

 

『醒群現在已經出家,我們過去你大概也都知道。』

 

『不錯,我都知道,我們的小姐過去很愛你,我相信她此刻的心中還是在愛你,然而,你呢?你說!』

 

吳師爺這樣一說,玉琳還是毫無表情,但把個醒群羞得趕快低下頭去,雙頰泛起紅暈,她很感到這場面的尷尬。

 

『吳師爺!你怎麼說都好,你說我愛也好,不愛也好。』玉琳把他的話音拖得又長又慢。

 

『我知道你心中一定有愛我們小姐的念頭,我今天就要揭穿你的假面具。我們的小姐愛你,你也愛我們的小姐,而你卻不肯和小姐結婚,讓我們的小姐,正當這可貴的青春之時,拋棄人生的幸福,過這冷清清的出家生活。你們形式上的愛情雖然沒有結合,而你們精神上的愛情還是結合在一起的,如果精神上相愛,還不如明明白白照當初脫去你的僧衣和我們小姐結婚,而你卻偏要虛偽假正經,你為了顯示你的假道學,你卻葬送了小姐的幸福,害苦了我們的小姐!』

 

吳師爺為了討好醒群,所以他的話好像是為小姐代鳴不平,為小姐的利益而說的,他想,這樣一來,玉琳既會失去眾人的信仰,醒群也不會怨怪他。

 

玉琳被吳師爺逼得不能不把他的意思說清楚,所以他更是溫和的說道:

 

『吳師爺!你說得不錯,我的心堳傮R你們的小姐,而且,我不但愛你們的小姐,我也愛你,我更愛一切人類。講到愛字,應該是有種種類別的,父母愛兒女,丈夫愛妻子,皇帝愛黎民,佛菩薩慈悲攝受愛護眾生,這些都是愛,但這些愛都有它的不同點。普通世俗上的男女愛情,都是一種佔有的慾念,都是以自私為出發點。即如你說我愛小姐,但我並不想佔有小姐,我希望她離苦得樂,正等於我希望任何人離苦得樂一樣!』

 

玉琳坐在寶座椅上說著,好似雕刻的菩薩真身一樣。從他口中流露出來的一字一句,聽得每個人都很感動,大家都竊竊私議著吳師爺的蠻橫。

 

吳師爺看情形更是生氣,他放大了聲音說:

 

『你認識我是什麼人嗎?』

 

『吳師爺!誰都認識你,你是大名鼎鼎的吳師爺!』

 

『你既認識我是吳師爺,你可知道王老宰相那些治國的主張都是我的計劃嗎?』

 

『知道,但這與我沒有關係!』玉琳溫和的聲音中,也帶有他剛毅的個性。

 

『與你沒有關係!你瞧不起我!你簡直兒把我不放在眼中!』吳師爺瘦黑的臉上,兇狠狠的從眼睛堮g出猙獰的光。

 

『吳師爺!』醒群看這樣子實在忍耐不住,她的臉脹得格外的緋紅,緋紅得就像天上的晚霞,她插口攔阻道:『請你不要無理取鬧,家父上京未久,你不要無事生事,玉琳師父是我的師父,我請他在這堭虴畯怳@點學佛的行儀,你不能對他這樣無理,是你先提出問題來問他,他善意的回答你,你怎麼又不高興?』

 

吳師爺以為幫醒群說話,總應該是得到醒群的同情,那知道反而遭她的怨怪,他心中雖然是更增添了怒火,但在尊貴的相爺千金之前,他不得不熄下了他的暴燥之火,他終於放低了聲音說:

 

『既是小姐…………』

 

『請你不要老是小姐長小姐短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現在的名字叫做醒群!』

 

『呵!既是我們的醒……醒群說,我就讓他過去吧!』吳師爺知道小姐是不好得罪的,只得就此收場。他拿了水煙筒一聲不響的先走了。

 

玉琳也站起來,在一陣歡呼聲中他走出殿堂,走向他休息的地方。

 

 

 

 

 

 

 

勤修清淨波羅蜜  恆不忘失菩提心

滅除障垢無有餘  一切妙行皆成就

華嚴聖因精舍 釋大寬 比丘 合十

牟尼佛法流通網  http://www.muni-buddha.com.tw/

佛經梵文咒輪流通處 http://www.muni-buddha.com.tw/sutra-mantra.asp

牟尼佛法論壇 http://www.muni-buddha.com.tw/buddhism-discuss.asp

藏經閣 http://www.muni-buddha.com.tw/CJG/

慈悲喜捨小站  http://blog.xuite.net/dakuan000/

IBC國際佛法中心  http://dakuanshih.blogspot.com/

摩尼網路世界   http://dakuan-00.blogspot.com/

佛網大聯盟   http://buddha-net.blogspot.com/

新浪網-般若小站 http://blog.sina.com.cn/dakuanoo

普光明殿 http://dakuan00.spaces.live.com/default.aspx

釋大寬法師 在 Facebook 上 http://zh-tw.facebook.com/dakuan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