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經閣 >> 傳記 >> 釋迦牟尼佛傳 {第36章}

 

《釋迦牟尼佛傳》-36- 迦留陀夷其人其事

作者:星雲大師

《第卅六章 迦留陀夷其人其事》

佛陀的弟子中,有著各種各樣的人,安份守己的好人固多,興風作浪的人也不能說沒有。

 

當初奉淨飯大王的命令,侍奉佛陀在做太子時的優陀夷,他出家後的名字叫做迦留陀夷,當佛陀立志要出家時,迦留陀夷曾用種種欲情的美詞勸諫過佛陀。佛陀成道以後,再奉淨飯大王的命令,迎請佛陀回到祖國的也是迦留陀夷。迦留陀夷沒有真正發心出家,而是因為在佛陀的威德攝受之下,勉勉強強的剃除鬚髮,換著袈裟。

 

論起迦留陀夷這個人,他是常常因為女人的事給別人批評,給佛陀訶斥,可以說,他是常常失敗在女人的手中。有時一陣風潮之後,他也知道懺悔謝罪,但他生性放蕩,無法永遠控制住自己的情感。每當他給外境誘惑得理智敵不過情感時,他就浸在水中,希望藉此能改換性情,他就是這麼一位滑稽的人物。

 

迦留陀夷雖然生性如此浪漫,但他很有才能,因為他當初在佛陀做太子時曾服侍過佛陀,所以誰都認識他,佛陀也完全知道迦留陀夷的為人。佛陀認定他是一個好人,每當他失敗的時候,佛陀訶斥他幾句以外從未計較其他的事情。

 

佛陀的弟子中都料想不到佛陀會對放逸的迦留陀夷這麼寬大包容,佛陀已不像才開始組織僧團時的那麼嚴格,改過懺悔的人,佛陀認為他將來仍有希望,如果肯得悔改,佛陀是從沒有不原諒的。

 

佛陀對迦留陀夷的寬容,這事只有提婆達多最感到不滿,因為他的毛羽未豐,集團的派系尚未成立,只有在背後集合和他同感的人發發牢騷,洩洩胸中的不平,在表面上是沒有人敢反對佛陀的作風。

 

佛陀知道人間的弱點,他知道悔改的人會漸漸的變好,迦留陀夷就是這麼一個人物的代表。

 

迦留陀夷和佛陀住在祇園精舍時,園中常有烏鴉聚集起來啼叫,那呱呱的聲音很嘈雜,他不能安心靜坐,非常發怒,他就特別做起弓箭來企圖射殺烏鴉,後來給佛陀知道時,曾不客氣的訶斥他一次。又有一次他進宮見波斯匿王,波斯匿王把他看為老朋友,進出一向是不要通報,他走進王宮,適值末利夫人早晨起身,知道迦留陀夷來時,她就趕快披起一件外衣,但一不小心披在肩上的衣服忽然掉下來,她很感到裸體的羞恥,趕快縮緊一團,迦留陀夷見了大喜,回來對大家說:『今天我看到末利夫人白淨的身體。』佛陀知道時,也嚴重的申訴他一頓。說起迦留陀夷,他聽說那埵閉麗的女人,總要去看看;出門的時候,自己的東西總愛給少年的比丘去拿。他更愛三五成群的開玩笑,官僚的習氣很重,佛陀總是不客氣的訶斥他。

 

他是常常給佛陀訶斥的一個人!

 

有一天,迦留陀夷遇到一個美麗的婆羅門的姑娘,照例的他又給美色誘惑得不能自主,這個姑娘對迦留陀夷也很有意,他們一邊走著,一邊談著,走到無人的地方,迦留陀夷就向她接吻。接吻的時候,迦留陀夷心中忽然嚇了一跳,跟後他就推開這個姑娘,不敢再看一眼的逃回祇園精舍。這個姑娘,認為迦留陀夷出爾反爾,有意侮辱她,傷害了她的自尊心,她即刻毆傷自己的身體,撕破自己的衣服,回到家中哭鬧著告訴父親,說迦留陀夷用暴力調戲她。

 

這個姑娘的父親聽後大怒,集合他的鄉黨,埋伏在一個地方等候迦留陀夷經過,他們用木棒打他,用腳踢他,等到迦留陀夷被打得不能支持時,就把他投進圍繞在宮殿四周的護宮河中。

 

巡視宮殿的衛兵見到迦留陀夷時,就把他營救上來,帶去見波斯匿王,雖然是很有才能的迦留陀夷,這一次見到波斯匿王時,也不禁感到萬分羞愧。他就對波斯匿王發誓說,以後絕對不再有這樣的行為,波斯匿王替他裹傷敷藥,派人好好的把他送回祇園精舍。

 

佛陀以後就叫迦留陀夷服侍自己,一步一跟的不准他離開,不久,佛陀到鴦伽國的犍若精舍去說法,特地把迦留陀夷一同帶去。佛陀說法時他要聽講;佛陀靜坐時,他也在座旁參禪。

 

有一天,他體味到參禪靜坐的微妙,心中煩惱欲情的雲霧,像給朗朗的日光照開。坐禪以後,他對佛陀說道:

 

『佛陀!我今天好像從夢中醒來一樣,我在佛陀座旁參禪,到今天才實實在在的體會到佛陀對我們的恩惠。我們所以能獲得安穩的生活,心中離開無限的苦悶煩惱,都是因為有佛陀的教示,我到今天才感到佛陀的教示對我們是這麼親切。我有很多惡的習氣,幸逢佛陀的善法救濟,我感激得粉身碎骨也難以報答。過去,佛陀說過,過了正午,比丘最好不要再進飲食,那時我總是不能忍耐,信者晚上的供養又特別豐富味美,我現在才知道不非時食,確實經過佛陀深深的考慮。我過去在一個雷雨之夜,也曾和比丘們在街上托缽乞食,見到一個妊婦疑我們是鬼而墮胎,想起那些事實,我們很感激佛陀的教法。實在說來,做比丘的確要有正念、正定、正智慧,如能這樣,佛法才能安慰到我們的心,才能使我們自己的心靈快樂。我承受奉行佛陀的教法,高興得真不知如何來形容,不知如何來報答佛陀才好。』

 

佛陀聽完迦留陀夷的話後,微笑的說道:

 

『迦留陀夷!你已經知道出家修道的意義。可以說,世間上比出家修道、宣揚真理、體證法樂以上的快樂是沒有的。唯有了知這種法樂的人,才知道涅槃的快樂到底是怎樣的快樂。』

 

迦留陀夷非常歡喜,他第一次受到佛陀褒獎和讚許。

 

比丘中有甚深習氣的是迦留陀夷,比丘尼中喜行惡法的是偷蘭難陀,偷蘭難陀好像是迦留陀夷的化身,但她沒有迦留陀夷的才能,沒有迦留陀夷善良的心。

 

偷蘭難陀雖剃髮染衣,但她和別的比丘尼不一樣,她潑婦似的性情一點都沒有去除。佛陀對她像對迦留陀夷一樣,常常訶斥她,訶斥以外,也沒有把她逐出僧團。偷蘭難陀最討厭的就是大迦葉尊者,因為大迦葉那八風吹不動似的威嚴態度,她最不愛看。但她對佛陀的威嚴是非常非常的崇敬。見到大迦葉的聖者之顏,她就皺著眉,心如刀割。有一天大迦葉托缽乞食回來,路上和她相逢,她就向大迦葉唾吐罵道:

 

『這是沒有懂得萬法平等和萬法緣起的人,早上就遇到這個外道真不吉利。』

 

偷蘭難陀犯了八敬法,如果大迦葉報告佛陀,一定會把她驅逐出去,但大迦葉像沒有聽到她的話,根本就不和她計較。但這件事情傳聞到迦留陀夷的耳中,他異常憤怒,他對偷蘭難陀輕慢大迦葉,不尊敬長老的聖格,很是不平。他走到偷蘭難陀的居所,指著她罵道:

 

『你這個惡婆,你敢唾罵尊者大迦葉,你也敢唾俺嗎?』

 

偷蘭難陀知道迦留陀夷的為人,還沒有回口,迦留陀夷就打倒她,訓斥她一頓。

 

佛陀知道後,搖搖頭,他知道少分證得聖果的人,見惑上的煩惱無明雖斷,但思惑上煩惱無明尚不易除,佛陀再沒有責怪迦留陀夷。

 

迦留陀夷這個人,同誰都談得來,同誰都能親密的相處,這是他的特長,尤其接引女人來皈依佛陀,沒有人再比他有辦法。舍利弗、目犍連、大迦葉等,見到女人,總感到有些束手無策;而迦留陀夷則應付裕如,很多長老們作不到的事情,他都能毫不費心費力的做到。被大家都厭棄的人,被大家都認為沒有辦法的人,迦留陀夷還是很歡喜和他來往,他對任何人都沒有怨毒的心,沒有貢高我慢,若是值得敬重的長老,他是非常的尊敬,他是僧團中一個很有人緣的人,他也是大眾取笑的對象。

 

迦留陀夷在佛陀身邊親近一個時期,於道學上的修養很有進步,佛陀很關心他,很愛護他,總沒有嫌他討厭。佛陀回到祇園精舍的時候,他也回來,但佛陀後來很放心他的個人行動。

 

有一天,迦留陀夷獨自的走在街上乞食,他經過一個餅店,店中有個中年女人,他就向前對著那個女人笑著說了兩聲「很香」的話,那個女人就拿了八個燒餅供養他,他對女人說道:

 

『你的燒餅很香,把這麼多個給我一個人吃很是可惜,不如請你幫我拿到祇園精舍去,分給大家吃好嗎?』

 

那個女人很好說話,溫和的點點頭後,就拿著燒餅和迦留陀夷同到祇園精舍來。以這個為緣,這個女人就皈依佛陀。不久以後,丈夫也給妻子接引皈投到佛陀的座下,夫婦都成為熱心佛教的虔誠信者,他倆只生養一個姑娘,招贅一個女婿在家,後來迦留陀夷和他們全家都很好,常常到他們家中去玩。可是,很不幸的這對夫婦不久就相繼辭世,只留下姑娘和女婿。

 

年輕的姑娘和丈夫很敬重迦留陀夷,很歡喜聽他說教,有一天下午,迦留陀夷走到姑娘的家中,姑娘的丈夫出外去推銷燒餅,因此,一件男女的姦情,無意中就給迦留陀夷看到。原來這個姑娘瞞著丈夫正和一個不知名的男人親親密密,聽說這個男人是盜匪一類的人物,迦留陀夷見到時進退非常為難,也感到非常困惑,他怎樣也想不到有這一齣尷尬的場面。

 

那個盜匪,見到迦留陀夷就很快的逃去,姑娘並沒有感到羞愧,她心中反而怨怪迦留陀夷是故意的前來找她麻煩。迦留陀夷勸她要忠於丈夫,顧到名譽,早一點和那個盜匪離開,不然家庭的後果,一定非常不幸。

 

姑娘沒有把迦留陀夷的忠告聽在耳中,她唯恐自己的秘密會給迦留陀夷告訴她的丈夫,因此,等迦留陀夷走後,經過一番考慮,她生起殺害迦留陀夷的心。饒舌的迦留陀夷,他不知道這個姑娘給愛情迷惑得失去理性,她無論怎樣是不願和那個男人分離。迦留陀夷萬想不到忠告人家後果不幸的話,會帶給他自己可怕的後果。

 

姑娘等到男人又來時,就用媚惑的力量,向男人說出她的計劃,她說,讓迦留陀夷活著與彼此都很不利。

 

那個男人不以為然的說道:

 

『迦留陀夷是一位尊者,是大聖佛陀的弟子,很得波斯匿王的信仰,王宮中可以自由的進出,文武大臣都是他的朋友,殺害他,對我們是非常危險的事。』

 

姑娘撒嬌的氣著說道:

 

『你這麼沒有用!殺害他又不是給人知道。我們要得天長地久,他是眼中盯,不能不把他除去,你只要依著我的計劃去做即行。』

 

男人雖然還沒有起殺心,但姑娘的話他也不敢違背。不久,這個姑娘裝病叫迦留陀夷來。

 

迦留陀夷來時,她又裝著悔過似的說道:

 

『謝謝你的光臨前來,我現在已經決定和那個男人離開,請你放心!』

 

迦留陀夷大喜,連聲讚道:『很好!很好!』

 

姑娘用種種動聽的話,向迦留陀夷敘說,迦留陀夷也很高興的對她說些道德倫常的話。他們談到人靜更深的時候,迦留陀夷才起身告辭,姑娘說要送他回去,他們就走著談著,途中,等待的那個盜匪見到迦留陀夷時,即從他的身後連砍數刀,迦留陀夷就這樣無聲無息的被殺害了,姑娘和那個盜匪把迦留陀夷的屍體埋藏在一個糞坑之下。四野黑黝黝的,天空沒有星光,陰森的夜風吹寒人的心房。

 

迦留陀夷從此再不會回到祇園精舍,兩天三天,當然是沒有問題,三天五天以上,大家見不到迦留陀夷,不禁都懷疑起來。

 

佛陀數日來就沒有甚麼說話,他告訴弟子們說,迦留陀夷的袈裟,今後他不會再用,最好請舍利弗為他轉送給別人,並希望弟子們今後不要在世俗的人家太活躍。

 

大家不知道佛陀的意思,只看到佛陀像是很悲哀的樣子。

 

有一天,迦留陀夷的屍骸被人發現,消息傳到祇園精舍的時候,大家非常同情和驚慌,佛陀沒有表示甚麼,他舉頭望望天空的白雲深處。

 

波斯匿王聽到迦留陀夷被害的報告,震怒得暴跳如雷,他下令限期逮捕兇手,他說一定要為迦留陀夷伸冤,這一件兇殺案就因此傳遍全國。

 

比丘們私下議論迦留陀夷的被害,一定是與女人有關,不是桃色糾紛,也是遭別人嫉妒。佛陀告訴大家,不要誤會現在的迦留陀夷還是過去的迦留陀夷。世間上發生不幸的事情雖然離不開名利美色,但推論迦留陀夷的被害,說他也是貪愛名利美色,這樣的理由不能成立。迦留陀夷的遭遇不幸,那是因為他不重小節,於在家的人群中太活躍的關係。最後,佛陀希望弟子要注重生活威儀,尤其走在街上,不要東張西望,不要和人太表示親密。

 

有人說,迦留陀夷被人兇殺而死,一定死得很苦,很悲慘,但舍利弗大比丘,堅持著說迦留陀夷被害的時候是很安樂,很平和的。舍利弗並舉一段往事證明:

 

那是一次舍利弗在王舍城森林中坐禪的時候,在離他不遠的一個巖窟中有一位優波先那比丘尼也在修道坐禪。

 

優波先那有一次進入三昧時,像有甚麼東西在她身上爬著,並被咬了一口,後來見一條有名的毒蛇從她的衣服裡爬出來,優波先那知道一定要死,但她一點都不驚慌,她安詳的對舍利弗說道:

 

『舍利弗尊者!我被毒蛇咬了,馬上就會死,現在毒還沒有在我的身上巡迴,請你為我轉告給左近的修道者。』

 

舍利弗不信似的回答道:

 

『沒有這回事,被毒蛇咬了的人,顏色馬上就會變的,我看你的顏色和往常一樣,妳怎麼說這樣的話呢?』

 

優波先那仍然平和的說道:

 

『舍利弗尊者!佛陀說人的身體是四大五蘊假因緣集合的,沒有「我」這個東西,也沒有「我所有」的東西,人生像一場戲言,如幻如化,本來是空,毒蛇能咬眾緣和合的色身,怎麼能咬空呢?我的顏色不變,就是這個道理。』

 

優波先那能解脫肉身的痛苦,靜靜的進入涅槃,見到的人,都很感動讚歎,舍利弗就以此說明覺悟的聖者,身體可遭兇報的力量死去,但心境卻都是平和安樂的。

 

不久,殺害迦留陀夷的那個盜匪被捕,民眾中有人說那天還看到迦留陀夷和姑娘同走的,因此姑娘和盜匪經過審問後,波斯匿王下令判處極刑。

 

從此,迦留陀夷的身體是毀滅了,但他的性靈卻得救了。

 

 

 

 

 

 

勤修清淨波羅蜜  恆不忘失菩提心

滅除障垢無有餘  一切妙行皆成就

華嚴聖因精舍 釋大寬 比丘 合十

牟尼佛法流通網  http://www.muni-buddha.com.tw/

佛經梵文咒輪流通處 http://www.muni-buddha.com.tw/sutra-mantra.asp

牟尼佛法論壇 http://www.muni-buddha.com.tw/buddhism-discuss.asp

藏經閣 http://www.muni-buddha.com.tw/CJG/

慈悲喜捨小站  http://blog.xuite.net/dakuan000/

IBC國際佛法中心  http://dakuanshih.blogspot.com/

摩尼網路世界   http://dakuan-00.blogspot.com/

佛網大聯盟   http://buddha-net.blogspot.com/

新浪網-般若小站 http://blog.sina.com.cn/dakuanoo

普光明殿 http://dakuan00.spaces.live.com/default.aspx

釋大寬法師 在 Facebook 上 http://zh-tw.facebook.com/dakuan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