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經閣 >> 傳記 >> 釋迦牟尼佛傳 {第30章}

 

《釋迦牟尼佛傳》-30- 諸王子出家得度

作者:星雲大師

 《第三十章 諸王子出家得度》

佛陀在故鄉迦毘羅衛國,隨緣方便的說幾次佛法,這些菩提種子,逐漸的在人內心中發芽,跟隨淨飯大王左右的人,以及釋迦族中佛陀的王弟等,都想披剃出家。淨飯大王的心中,是歡喜抑是悲哀,自己也不知道。他也想信仰佛陀,他知道他是不能反對佛陀的。

 

淨飯大王是師子頰王的長子,他共有三位王弟,每位王弟並各生二位王子,自從佛陀歸城以後,白飯王的王子提婆達多和阿難,甘露飯王的王子阿那律,斛飯王的王子跋提和婆娑等,首先生起要跟隨佛陀出家的信念,尤其阿那律王子,聽佛陀的教示以後,敬佩得五體投地,他把自己心中的感想,告訴給跋提王子,跋提王子的心中是和他發出共鳴的,其餘諸王子都很贊成,佛陀熱烈的情緒和信心更加提高。最後他們共同決定:一起出家做沙門去!

 

他們約定先瞞著宮堛漱H,私自走到理髮師優波離的地方來,想不給旁人知道就把頭髮剃去,跋提王子是最愛護優波離的,優波離也最敬重跋提,當跋提王子剃髮的時候,優波離的眼淚像雨點似的流著。阿那律看到時,非常不高興,就擺出王子的架子,責問優婆離道:

 

『你看到我們剃髮出家應該歡喜才對,為甚麼要流淚呢?』

 

優波離惶悚的回答道:

 

『阿那律王子!請你原諒我的一時沒有禮貌,在你們諸位王子之前,居然大膽的流出我的眼淚,但這不是沒有緣故的。因為自從我幸運的做跋提王子的奴隸,負責替他理髮,他對我非常器重,想到他和諸位王子為聽信佛陀的教法而剃髮出家,他今天出家以後,一定雲遊四方,想到這堙A我就不覺流出眼淚,希望王子不要責怪才好。』

 

『你不要這麼難過,我們會幫助你的生活。』

 

阿那律好心的對優波離說後,轉臉對跋提等王子說道:

 

『各位王兄王弟!優波離很小就服侍跋提王弟,我們今後去出家,自應先替他把生活安排一下。這兒有一張毛氈,請你們把身上的裝飾品完全除下來放在上面,我們出家用不著這些東西,我們就把這些東西贈送給優波離吧!』

 

阿那律說後,大家都很贊成,立即把上衣和裝飾品都除下來,換上沙門穿的僧衣,大家一看,都互相的笑起來,你說我像我說你像的大家都笑個不停。

 

一陣說笑以後,他們向優波離告別,預備到尼拘陀樹林中去尋佛陀,這時候,他們才稍有一陣淒涼哀愁的感覺襲上心頭。

 

優波離待諸王子走後,他仍然是悲哀的哭泣著,阿那律王子誤會他的意思,他並非為今後的生活憂心而流淚。

 

他是想到有高貴身份的王子都能出家去作沙門,而自己一向是被人認為奴隸者的身份,自然是不能妄想出家。他怨嘆世間上的不平等,他怨嘆自己不幸的命運,因為如此,所以他在替跋提王子剃頭時才會流淚。

 

優波離感傷的收拾著諸王子遺留下的珠寶裝飾,正在此時,他忽然見到門口立著一位莊嚴威儀的佛陀弟子,優波離不知不覺的向前捧著他的手道:

 

『你是佛陀的大弟子舍利弗,你跟隨佛陀才回宮時我就知道你。我現在請問你,像我這首陀羅奴隸身份的人,不知可不可以做佛陀的弟子?』

 

舍利弗回答道:

 

『佛陀的教法,是究竟的自由平等慈悲,不論智慧的有無,不分職業的高低,只要聽從佛陀的教示,遵守清淨的戒律,是誰都能做佛陀的弟子,是誰都能證得無上的正覺。你叫甚麼名字?你跟我一起到佛陀那堨h,佛陀一定很歡喜的允許你出家,允許你作他的弟子。』

 

優波離告訴舍利弗關於他的名字,他迷迷糊糊的跟在舍利弗的身後,佛陀很歡喜的為他剃度,剃度完時,佛陀還又安慰他說道:

 

『你很有善根,我知道你將來一定很善於宣揚我的正法。在你來此以前,跋提王子等來此要求剃度,我雖然已允許他們作我的弟子,但他們要經過七日的修行,等他們忘記王子的身份,知道是我的弟子時,我才允許他們剃度,他們也才會有禮貌和你見面。』

 

經過七日,佛陀要介紹跋提王子等和優波離見面時,在眾多的師兄弟之中,他們意外的相逢到優波離,他們都很驚奇,都躊躇著不知如何對優波離招呼。

 

佛陀威嚴的對他們說道:

 

『你們躊躇甚麼呢?出家學道之法,首先就是降伏驕慢之心,我先許可優波離出家,你們應該向優波離頂禮才是!』

 

跋提王子等聽佛陀說後,都很虛心的向優波離頂禮,他們都覺得出家的信心大大的增強。相反的,優波離倒反而感到拘束不安,佛陀對他說道:『你應該以兄長的身份對他們。』優波離感動得只是在佛陀的座前頂禮。

 

佛法如百川流向大海,不分四姓階級,皆同一姓;不分貧富貴賤,皆是平等。四大五蘊假因緣和合的人生,本來就是空寂的,本來就沒有「我」這個東西,依照佛陀的聖法來想,實在沒有起敵對心和驕慢心的必要,因為大家合起來就是一體。

 

跋提王子等出家剃度以後,佛陀想起未來迦毘羅衛國的前途,很是憂傷,因為當時迦毘羅衛國的國情,四面都是強大的敵國,一旦父王百年逝世以後,迦毘羅衛國的前途處處埋伏了危機。王弟難陀沉迷女色,庸碌無能;羅侯羅年幼,負擔不起未來國家的大任。滿懷慈悲的佛陀,思念故國的前程,和種族繁榮,社會安定,人民康樂的問題,雖然這是世間無常,人民的共業所感,但佛陀仍想要盡心挽救祖國的危機。佛陀挽救祖國危機唯一的辦法,就是未來國家的大權,既不能給沈迷女色庸碌無能的難陀繼承,又不能交給年幼羅侯羅擔當,那只有接引他二人先來出家。至於將來繼承王位的人,在平等得沒有親疏之分的佛陀,很想在朝庭上選拔一位有才能堪當此任的人,因為佛陀對政治的看法,是自由民主的,是公天下而不是家天下。

 

先是當羅侯羅到尼拘陀樹林時,佛陀就命令舍利弗為羅侯羅剃度,當時佛陀的僧制中還沒有兒童出家的規則,佛陀指示用特別得度的方法,先讓羅侯羅做沙彌,受沙彌十戒,這安全是佛陀愛國愛民的大公無私的悲心。

 

羅侯羅出家以後,佛陀有一天托缽到難陀的門前,佛陀問難陀日來忙些甚麼,難陀說道:

 

『我和孫陀利姬結婚不久,她是我們迦毘羅衛國十六城中最漂亮的美人,我每日要忙著幫她化裝打扮,致使無暇前去探望佛陀。人生最快樂的事就是有美麗的妻子,我現在已經獲得,所以別的事情再引不起我的關心。孫陀利姬她除了要我終日陪著她以外,也不准我關心別的事情,我不能不聽她的話,她實在是我的心肝。佛陀今日大慈大悲的前來,不知要接受我的甚麼供養,請快些說吧,恐怕孫陀利姬等我要等得著急了。』

 

難陀的自白,像是鐵鎚擊中佛陀的胸前,迦毘羅衛國未來的悲運,佛陀的心中像早就知道。他聽難陀說後,放下手中的鐵缽就轉身向尼拘陀樹林去了。

 

難陀見佛陀放下鐵缽,趕快盛滿飯菜追趕佛陀,難陀因此也進入尼拘陀森林之中,佛陀見難陀來時,即刻問道:

 

『難陀!我為照顧一切眾生,就不能不照顧你,照顧你就不能不為你永久的幸福著想,我現在問你,你跟隨我一同出家好不好?』

 

難陀以為佛陀是開玩笑的說話,口中就含糊的應道:『願意!願意!』

 

佛陀把舍利弗叫來,著他為難陀剃度。

 

難陀一見佛陀這麼認真的做法,大驚失色,想到朝夕尋歡的孫陀利姬,他是無論如何不能出家,但佛陀威嚴的在他身旁,他又不敢拒絕舍利弗為他剃度。

 

難陀剃度後,怎樣也不能安於修行,心煩意燥的醜態,佛陀看在眼中,佛陀知道以再多的理論是感動不了他,唯有用事實說明才可使他覺悟回頭。一天,佛陀帶領難陀到郊外散步,行行重行行,走到黑山的地方來,在茂林深處,忽然碰見一隻骯髒醜陋的母猴,佛陀即刻指著問難陀道:

 

『難陀!你的妻女孫陀利姬和這一隻老母猴相比如何?』

 

『佛陀!請不要開我的玩笑,』難陀不高興的回答道:『我的妻子,她有傾城的美貌,她有無雙的嬌容,對我有恩恩愛愛得難分難捨的情感,她好似天上的仙子,怎麼能同這老母猴相比?』

 

佛陀又再慈和的說道:

 

『難陀!你的妻子既是美如天上的仙女,難怪你聽我的話要氣憤不平,不過天上的仙女你沒有見過,這是不可以相比的。假若你喜歡要一見天上的仙女,我倒可以滿足你的希求,我可以把你帶到天上去看看。』

 

難陀歡喜非凡,佛陀即運用威神德力,轉眼之間,佛陀把難陀帶進另一個燦爛輝煌的世界。

 

在這一個世界堙A難陀見到的是富麗堂皇的瓊樓宮殿,聽到的是悠揚悅耳的音樂,嗅到的是馥郁芬芳的花香。難陀的神魂飄蕩起來,他忙問佛陀道:

 

『佛陀!這堿O甚麼人做天子?』

 

『你去問問那些天女,她們一定會知道。』佛陀回答。

 

難陀給那些冰肌玉骨艷麗純潔的天女,誘惑得恍恍惚惚,飄飄渺渺。他鼓大勇氣,把自己的疑惑向天女探問。

 

許多的天女都圍攏過來,她們嬌聲滴滴的向難陀說道:

 

『人間的迦毘羅衛國有一位佛陀的弟弟難陀,因為出家修行的功德,死後就會生到我們的天上來,做我們這堛漱悀l,我們都將是他最寵愛的妃子,終日和他遊戲作樂,談情說愛,過著花好月圓般的生活。

 

『我們這堣ㄓ韙倍B惡世的世間,生在五濁惡世的人,生命只短短的數十寒暑。聲色的快樂,榮華的富貴,不能永遠享受,不能人人享受。生到我們這堥荍@人,壽命有數千年之久,思衣得衣,思食得食,更有我們姊妹們陪著,情意綿綿,蜜語甜甜,真是勝過人間千百萬倍。

 

『我們這堛漱@切情形,不能同你多講,你現在好像還是人間的一個凡夫,你大概沒有經過克苦耐勞的修行,你業感的身體還在,怎麼會跑到我們的天上來呢?』

 

難陀彷彿沉迷在夢中,給天女一問像才驚醒過來。他想:天女的言語多麼甜蜜溫柔,體態多麼輕盈窈窕,只要修行,將來就可以和她們天長地久,想到這堙A他才又歡喜又自慚形穢的退出來。

 

『難陀!你的妻子和天女相比如何?』佛陀見難陀出來,仍然慈和的問他。

 

『佛陀!請你不要笑我的愚癡,這些天女,舉眉動目,都能勾魂攝魄。我的妻子和天女相比,正如山間母猴比我的妻子,美醜是不可同日而語。過去我不知道修行的功德,現在,天女的言猶在耳,佛陀!我以後應該安心修行,求生天上,享受天上的五欲快樂。』

 

佛陀聽到難陀立志修行,莞爾而笑,點頭不語。

 

慈悲的救主,偉大的佛陀,救度眾生有無量的方便,「先以欲鉤牽,後令入佛智」,他終於使難陀暫時離開慾海進入佛道了。

 

佛陀知道難陀暫時樂道的心是醉翁之意,他為著希求滿足更大的慾望,為著憧憬將來快樂無比的天堂生活,為著妄想和天女的一翻恩情,大智的佛陀,當然還得進一步的使難陀鄙棄這不正確的思想。

 

佛陀又以威神力,把難陀帶入鐵圍山中參觀一切地獄,想以此能為難陀徹底入道的增上緣。

 

難陀剛踏進地獄之門,就覺得陰風習習,殺氣騰騰,他戰戰兢兢的欲行又止,佛陀見他踟躕不前,因此說道:

 

『難陀!你不要恐怖,這兒的一切情形雖然和天上不同,但我們是遊玩參觀而來,可怖的場面與我們無關,你大膽的前去觀看,遇到疑惑的地方可問獄卒,請求解答。我在門口等你,你速去速來!』

 

難陀聽佛陀的指示,鼓著勇氣又再前行,刀山劍樹,鐵叉銅柱,血河油鍋,拔舌剝皮,一切悽慘的事實都擺在他的眼前。天堂地獄的因果報應,他再也不敢譏為無稽之談。

 

這堿O隨著眾生自己業力的大小,感受一切罪刑,難陀見到各處都有人在受刑,唯有一個巨型的油鍋還空著,難陀因此就問獄卒油鍋中是等誰來受刑。

 

獄卒猙獰的答道:

 

『人間迦毘羅衛國佛陀有一位弟弟名叫難陀,他因修行祈禱生天,等他天福享盡,應墮地獄受此油鍋煎熬之苦。』

 

難陀一聽獄卒之言,嚇得魂飛魄散,拔腿往外飛奔。天堂的幸福,天女的多情,竟被獄卒寥寥數言粉碎。念地獄苦,發菩提心,難陀深深體會到人生的空幻和無常,以及學道了生脫死的刻不容緩。佛陀是不捨眾生,他見到難陀懺悔得痛哭流涕,知道他真正的覺悟,因此佛陀撫摸著難陀說道:

 

『難陀!你不要這麼傷心,改往修來,現在不算遲,你跟我回去吧!』

 

難陀從此安心出家學道,他和跋提王子等出家,做了佛陀的弟子,社會上大為驚奇騷動,輿論也紛紛批評議論,其中最令人驚異的就是難陀和羅侯羅的出家。

 

年老的淨飯大王,感覺到實在沒有辦法,他想自己也來出家才好。短短的幾天之中,他像又衰老了許多。他不怨恨佛陀,他知道佛陀是順著法理而行的。摩訶波闍波提夫人和耶輸陀羅相逢的時候,兩個人怨嘆自己為甚麼不是男人,否則,她們也希望出家才好。

 

在初期出家的諸王子中,跋提是最具有使人尊敬的人格,他對阿那律常說出家之樂,實在勝過世界上的一切快樂。佛陀知道以後,問他有什麼快樂?跋提回答道:

 

『佛陀!我以前住在好像銅牆鐵壁的宮中,有著很多拿著武器的勇士護衛,但我仍然懼怕怨賊歹徒來對我的傷害,我時時都對生命發生死慌和憂慮。可是我現在即使獨自一人,在靜靜的林中坐禪,心中卻有說不出的愉快。世俗上的奢華生活,吃的雖是美味,穿的又是綾羅,但一點安定都沒有。現在的生活,倒可以自由的睡,自由的坐,一點沒有不安的感覺。沒有憂慮,也沒有煩悶,所以不知不覺中,我時常說現在生活的快樂。』

 

佛陀聽後就非常歡喜的說道:

 

『你很有善根,我過去也是和你一樣。』

 

 

 

 

 

 

勤修清淨波羅蜜  恆不忘失菩提心

滅除障垢無有餘  一切妙行皆成就

華嚴聖因精舍 釋大寬 比丘 合十

牟尼佛法流通網  http://www.muni-buddha.com.tw/

佛經梵文咒輪流通處 http://www.muni-buddha.com.tw/sutra-mantra.asp

牟尼佛法論壇 http://www.muni-buddha.com.tw/buddhism-discuss.asp

藏經閣 http://www.muni-buddha.com.tw/CJG/

慈悲喜捨小站  http://blog.xuite.net/dakuan000/

IBC國際佛法中心  http://dakuanshih.blogspot.com/

摩尼網路世界   http://dakuan-00.blogspot.com/

佛網大聯盟   http://buddha-net.blogspot.com/

新浪網-般若小站 http://blog.sina.com.cn/dakuanoo

普光明殿 http://dakuan00.spaces.live.com/default.aspx

釋大寬法師 在 Facebook 上 http://zh-tw.facebook.com/dakuan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