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經閣 >> 傳記 >> 釋迦牟尼佛傳 {第29章}

 

《釋迦牟尼佛傳》-29- 歸城施法語

作者:星雲大師

 

《第廿九章 歸城施法語》

佛陀和弟子們所住的舍衛城祇園精舍,和佛陀的祖國迦毘羅城相距不遠,因此迦毘羅城中人民,都紛紛的傳說佛陀不久就要回國來了。淨飯大王耳聞這些風聲,他並不敢妄想和佛陀相逢,不過他也曾想派遣使者前去迎接,但又恐怕遭受佛陀的拒絕。經驗告訴淨飯大王,佛陀雖然是他的太子,但佛陀有佛陀的思想,佛陀有佛陀的責任,他知道佛陀這個人不是聽人話的人。要回來的時候他自然回來,否則,千請萬請,也沒有用。淨飯大王越是思念越是能忍耐,這反而助長他的修養。

 

有一天,波斯匿王派遣一位使臣,持有一封他的書信送呈淨飯大王,淨飯大王看了波斯匿王的信後,知道太子的確是一位大覺大悟的佛陀,這又增加他的見面之想,特別是波斯匿王信中說佛陀不久要回故鄉的話,勾引起淨飯大王的不安,他焦急的懷念,這時已到不能忍耐的時候了。

 

正在這時,淨飯大王得力的寵臣優陀夷前來晉謁,他見到淨飯大王心中像有甚麼掛慮的事情,即刻就很恭敬的問道:

 

『大王!你心中有甚麼憂慮的事嗎?』

 

『沒有甚麼憂慮的事,我心中反而很高興。不過,稍微有點困難。』

 

『是甚麼困難呢?』

 

『今天,波斯匿王派遣使臣送來他的書信,他說悉達多最近就會回來。』

 

『有這樣的事嗎?這是很可以恭喜恭喜的,但不知又有甚麼困難呢?』

 

「我很想派一位大臣前去迎接,以便他早日能夠歸來,不過,問題難就難在這堙A如果我派的這位大臣是一個容易受感動的人,他奉我的使命前去,我怕他非但不能很快的請回悉達多,說不定反而給悉達多感動也去出家而不回來了。』

 

『大王!假若你是為這個問題掛心的話,那麼,請求大王放心,我願接受大王的派遣,前去舍衛城迎接悉達多。』

 

『你也是靠不住的,難道你不知道他有不可思議的力量嗎?過去憍陳如等五人不就是給他感動得一去不回來的嗎?』

 

『大王!憍陳如等五人不要去說,我是有自信的人,當初悉達多要出家,是我曾奉過大王之命而加以勸阻過的,他現在反而能把我勸說出家,那除非天地倒轉過來才有可能。』

 

『那你就速去速回吧!』淨飯大王非常歡喜。

 

優陀夷正要走的時候,摩訶波闍波提夫人對淨飯大王說道:

 

『你看!悉達多的座下又要多一個出家的沙門了。』

 

說話的摩訶波闍波提夫人,和聽話的淨飯大王都笑起來了。

 

優陀夷帶了淨飯大王的書信,很快的在舍衛城謁見佛陀。優陀夷見到佛陀,心中一驚,因為他和佛陀分別已十五、六年的歲月,現在看到佛陀的相貌完全改變,穿著的衣服雖然比過去簡單,但佛陀的相好比過去更圓滿、更慈悲、更莊嚴。而且他以為佛陀已沒有過去那樣神經過敏。佛陀好像增加了不可侵犯的威嚴。優陀夷就向佛陀行了當時印度最恭敬的禮貌。

 

佛陀靜靜的看完父王的書信,便向優陀夷說道:

 

『父王很健康嗎?』

 

『是的,回稟佛陀,大王很健康,不過他希望能早一日見到佛陀。』優陀夷很恭敬的回答。

 

『謝謝父王的關心,我也想不久要回去看看,不久我就要回去的。你遠途而來,大概很辛苦了吧?那你可以去休息一會兒吧!』

 

佛陀說後親自帶領優陀夷在祇園精舍中各處參觀一次,優陀夷看到佛陀的弟子,他們共住的生活都很有條不紊,思想是統一的,利益是均衡的,法制是平等的,言語是和善的,心意是共悅的,優陀夷看後非常的羨慕,他心下想,能夠在佛陀的座下受教,是多麼的幸福。佛陀此時知道優陀夷的心,有意似的問道:

 

『你歡喜過這樣的生活嗎?』

 

『很歡喜!』優陀夷回答。

 

『出家作沙門好嗎?』

 

『佛陀假若許可,我是很歡喜皈投到佛陀的座下作沙門。』優陀夷這麼回答,他一時竟忘記承允淨飯大王的諾言。

 

做佛陀的弟子,本不一定要出家,在家也是一樣的可以學佛。佛陀不勉強勸人出家,但佛陀卻希望人人都遵奉他所指示的真理去實踐。現在佛陀叫優陀夷出家,並非有意和他為難,而是希望他真正的能夠得度。

 

佛陀見到優陀夷允諾以後,隨即喊來一位弟子,告訴那位弟子關於優陀夷要出家的事,並吩咐他照出家的儀式為優陀夷剃度。

 

優陀夷恍惚在夢中似的,任佛陀那個弟子為他剃除鬚髮和穿著袈裟,等到優陀夷完全成為一個沙門的樣子才帶他來拜見佛陀。佛陀向他笑笑,並稱讚他很像沙門,優陀夷想想不覺也笑起來。他想到現在終於做了佛陀的俘虜,但怎麼樣能歸去回覆淨飯大王呢?

 

優陀夷的出家,做佛陀的弟子,他雖然感到很榮幸,很得意,但心媮`是不安靜,他最後奉佛陀的慈命,先歸城去稟覆淨飯大王,他的心才放下來。

 

淨飯大王見到穿著袈裟的優陀夷就笑著說道:

 

『對啦!我猜得不錯,優陀夷!你也是靠不住的。他問你些什麼呢?』

 

『大王!現在的佛陀,超乎陛下和我的想像,只要不是傻瓜,不是狂人,一定會受他的感動而都皈投到他的座下。佛陀說,他在七日之內就會回來,請大王不要多心,將來迦毘羅城中的沙門一定要多起來了。』

 

淨飯大王聽到優陀夷回答佛陀六、七天之內就要回來,心中喜不自勝,對於迦毘羅城中將來一定會有更多的沙門,淨飯大王此刻實無心去關懷。自從知道佛陀一定要回來的日子以後,無論迦毘羅城中發生什麼重大的問題,淨飯大王也不去關心,他只是時時刻刻的在盼望佛陀的歸來。優陀夷見到如此情形,不覺感動得流出眼淚。

 

很多的人說過,再偉大的人物,在故鄉是沒有人歡迎,佛陀的歸國,正是和這句話相反。從外表上看,佛陀離開祖國十五、六年才歸來,假若是換上另一個人的話,這正是所謂衣錦榮歸的時候,可是,佛陀穿著綾羅的衣錦出去,倒是穿著樸實的袈裟歸來。不過,我們不要忘記,這是表面的,真正的佛陀是出離煩惱的家,捨去太子的位,戰勝一切的苦,遂了歷劫以來的本願,到達正覺世界而才歸來的一位一切智者。

 

現在佛陀並非是一個人獨自的歸來,他是帶領著很多的弟子,他們的穿著雖不美觀,但儀規的整肅,動止的安祥,使見到的人不知不覺的流下眼淚,並且合掌作禮。

 

佛陀進入祖國的國界,並沒有急忙的趕回宮殿,他帶領弟子進入迦毘羅城外的尼拘陀樹林,先停在那兒休息一會以後,再帶領弟子進入迦毘羅城中托缽乞食。國中的人,見到很多乞食的沙門,師父就是昔日的太子悉達多,大家都很驚奇,有的前來致最恭敬的頂禮,有的奉送最美好的供養。佛陀是不分貧富貴賤,在每一家門前,都站立一會兒。想供養的人以及不想供養的人,想求教的人以及不想求教的人,佛陀都很歡喜微笑的向他們招呼。那莊嚴的步伐,那慈悲的儀表,實在太令人感動!即使對佛陀離國出家的行為有所誤解而不信仰的人,見到佛陀也都生起恭敬佩服之心。佛陀的風度,就這樣很快的被傳聞開去,傳聞到淨飯大王的耳中,淨飯大王驚奇太子的歸來怎麼不先來向他問安,他趕快帶領百官大臣前來迎接。

 

在路上,佛陀和淨飯大王兩個行列相逢,一邊是淨飯大王的行列,極其尊貴華美;一邊是佛陀的行列,雖然整齊靜肅,但不奢華美觀。

 

兩邊行列相逢的時候,淨飯大王慌忙的下車,很歡喜的來見佛陀,淨飯大王想用手來擁抱他的太子,他也以為太子一定會投進他的懷抱,但昔日的太子今日的佛陀威嚴不動如山,淨飯大王感到非常失望,因此說道:

 

『悉達多!您是我的太子,但現在究竟怎樣稱呼您,我也不知道。我真不瞭解,您回國後,為什麼不趕快的回宮呢?您為什麼要使我焦急的在等待?您帶領很多的人,到宮中來吃飯,您也知道,這是不會成問題,可是,您好似故意和我為難,領著這麼多的人在大街小巷乞食,您說,這種生活,怎不失去我種族的光榮?怎不增加我種族的恥辱?』

 

佛陀的慈容,靜得如止水一般,很溫和恭敬的說道:

 

『父王!我已不是昔日的悉達多,請你不要再呼我的名字,你照我們先祖的規矩稱呼我好了。』

 

『不要喊您悉達多,照先祖的規矩是怎麼稱呼呢?您的先祖總沒有在大街小巷乞食呀!』淨飯大王還沒有懂得佛陀的意思。

 

『我說的先祖是我們出家的先祖,不是在家時的先祖,我的先祖是過去的諸佛,我現在是證得佛果的人,你喊我佛陀好了。』

 

『您現在是證果的佛陀,您也不准我再喊您的名字,您離開我一別就是十多年,我對你的懷念,我為您的煩心,千萬張口這時候都是訴說不能窮盡。你和我分別得這麼長久,相見的時候一點感情都沒有,使我怎不悲傷?如同有人口中早就乾渴,忽然遠遠看見路邊有一清涼的泉水,及至奔馳到那兒要飲的時候,那個泉水忽然枯乾,怎不叫人失望呢?

 

『現在我也不必向您敘述那麼多,您雖已遂了久遠的願望,具足一切的德慧,總之,您是我的太子,您應該繼承我的王位,統領全國的人民!』

 

佛陀知道淨飯大王還存有父子的愛情,即刻向父王說道:

 

『父王!你對我這麼深深的垂愛,只有增加你的憂悲。我現在的一切不是我一人的,我是一切眾生的。我現在是繼承過去諸佛的法統,請父王還要多多瞭解。

 

『父王生養我,我是父王的太子,我應該酬謝父王養育的恩德,但這並不一定要奉送世間上那些無常的財寶,或是那不實的愛情。說實話,人天稀有的寶貝,乃是勝妙的甘露之法,我將以此報答父王。

 

『人在世間上為生活努力,都是造六道輪迴的因,六道輪迴的結果離不開苦,苦的根本就是愛與欲所致。

 

『把私我的愛欲去除,清除身口意三業,積聚十善的行為,修養善的德性,晝夜沒有間斷,不給六塵境界轉動自己的心,不給無明妄想所迷惑,如能這樣,一定能得到未來的大利益,而步上自由解脫之大道。

 

『自由解脫的境地是無我的境地,無我的境地一定要遠離三界的慾念。三界好似焚燒著的火宅,好似無底的大海,沒有什麼快樂可言。眾生出沒在三界六道之內,好比月亮迴轉在太陽的周圍,永無息期。天上的愉快,人間的歡樂,絕對不是常住的,真正涅槃的境界,才是第一究竟的快樂。』

 

佛陀的法音,淨飯大王聽得也很感微妙,心靈的深處,像有一股不可阻止的力量生起,對面的佛陀,身上像放出萬道耀眼的金光,淨飯大王忽然心生歡喜,一掃愛執之念,從此再不向佛陀提起王位的問題,他即刻說道:

 

『我知道您現在是大覺大悟的佛陀,我已非常感到榮幸,您旅途太辛苦了,趕快跟我回宮休息吧!』

 

佛陀和淨飯大王邊走邊談著,比丘們整齊的隊伍,淨飯大王隨駕的車馬,都跟隨在身後。一邊是冠蓋雲集,一邊是光頭緇衣,這真是世界上少見的行列。

 

佛陀和淨飯大王一別就是十幾年,佛陀不是不高興和父王相逢,而是佛陀知道自己的責任,自己所要作的,在父王的面前,實在不容許有兒女情長的樣子。

 

年老的淨飯大王,當然很感到佛陀對他的感情不足,但佛陀的歸來,終究是自己的太子成了佛陀,這衷心的歡喜,那也是不能掩蔽的。

 

佛陀和淨飯大王進入宮殿時,音樂齊鳴,百官迎接,大家在熱鬧興奮之餘,都回憶起過去佛陀在宮中做太子時的情景,大家更想到等一會佛陀和耶輸陀羅相逢時,不知又是什麼情形?

 

此刻,耶輸陀羅妃沒有出來和佛陀相見,但她的心中,自從知道佛陀歸來以後,像一塘池水,投進一塊大的石頭,掀起巨大的浪花,一刻也不能安靜。她猜想佛陀現在不知變到什麼樣子,假使見面時,應該要用怎樣的態度對他才好。耶輸陀羅妃心想佛陀的歸來,應該先來和她見面才對,因為這樣才能安慰她這十數年來的寂寞苦情。但佛陀停留在宮殿中,好像忘記有耶輸陀羅的存在。耶輸陀羅在內宮堙A真是百感交集,時而氣憤,時而又覺得相逢的驕傲。她想到佛陀和她相逢時,一定會對她講些親蜜的話,但她又想到這是不可能的,因為佛陀是成就正覺的聖者,他要愛一切眾生,怎麼能還會獨自的愛她呢?她只要能夠遠遠的見一面也就很好了。

 

耶輸陀羅在宮內,站起來又坐下去,坐下去又站起來,她終於扶在柱子上放聲大哭,正在這時,愛子羅侯羅進來說道:

 

『媽媽!爸爸回來了,祖母叫我來請你出來。』

 

還沒有太懂事的羅侯羅,扶著他母親的手,把她接出來。

 

佛陀正在向養母摩訶波闍波提夫人道謝過去養育之恩,以及向王弟難陀點頭招呼時,耶輸陀羅和羅侯羅牽著手走來。

 

離開佛陀十五、六年來,耶輸陀羅這是第一次見到佛陀。這十五、六年來,像夢似的,像煙似的,就這麼無聲無息的過去了。

 

這一場夢,在耶輸陀羅是傷心的,是以眼淚打發過去的,現在她和佛陀相逢,才像是從夢中醒過來。正當這相逢的時候,每個人都很緊張的注意著佛陀和耶輸陀羅。

 

莊嚴的佛陀,靜靜的在那初逢的一瞬之間,是同情,是憐愍,是慈悲的看看耶輸陀羅。多情美貌的耶輸陀羅、是愛、是恨、是千變萬化的情緒交織在心中。淨飯大王很快的說道:

 

『你們終於今天相逢了,我心中自是非常的高興,一位是成就正覺的佛陀,一位是貞節的美妃。佛陀是經過千辛萬苦而才證得正覺,美妃在宮中每聽到佛陀的一食一衣,他也甘願這麼學習佛陀生活,總算我們王族的光榮,出了這些不平凡的人。』

 

這時耶輸陀羅抬頭看一看佛陀,佛陀是那麼靜靜的威嚴不動,她這才好像把一塊很重的石頭放下,心中才稍為感到平靜,但她緊緊握著羅侯羅的手,卻仍然是在顫抖著。正當佛陀要向她說話的時候,耶輸陀羅心想跪下去才好。

 

佛陀很慢很慢的對跪在地上的耶輸陀羅說道:

 

『給你辛苦了,雖然我對你是抱歉的,但我對得起一切眾生及我自己,請你為我歡喜,我現在已達到歷劫以來的本願。』佛陀說後,又再看看羅侯羅,很慈和的說道:

 

『真快!已經長這麼高了。』

 

佛陀像是沒有情感,但又像是有太多的情感。佛陀的語言,佛陀的態度,看的人,聽的人,都很受感動,大家都想要痛哭一場才痛快。

 

年老的淨飯大王又插口對佛陀說道:

 

『請您此刻對大家說一點道理吧!』

 

佛陀又再看看大家,然後說道:

 

『人生是無常的,人甚麼時候死是沒有一定的,人間沒有比老病死更可怖畏的東西,當初我想到這個問題,就無法應付,就不能安定生活,所以我毅然的出家了。

 

『我的出家,給你們很多的迷惑與困惱,世間上是沒有不死的人,我要去求得不死的方法,所以才去出家,去追求一個永琲漸糽R。你們知道我的志願,見到我的出家,應該歡喜才對。我現在已不再恐怖死亡,永琲漸糽R我終於證得。我現在是無上的平和,我已脫離一切痛苦。我知道一切歡喜原來充滿了世界,但你們是不懂的,你們仍然陷在老病死苦的深淵之中。你們和我,好像住在兩個世界堣@樣。

 

『我穿的是你們看都不願看一眼的衣服,我吃的是你們見了就要噁心的飲食,我睡的地方,可能在你們認為金枝玉葉的身體不值一到的地方,但你們應該靜靜的想一想,你們的的確確是沒有我快樂。

 

『過去,我住在宮中的時候,過著豪華的生活,父王對我的慈愛,你們對我的尊敬和服從,但我心中仍然是苦悶,仍然是煩惱,生活和日子仍然很不安。我想起那時,我現在好像住在另一個世間上,這是超乎你們想像之外的一個世間。

 

『我明白的告訴你們,我現在是把生活安住在涅槃的堶情A而你們卻還是生活在無常、迷惑、苦惱之中。假若你們要進入清淨自由解脫的涅槃,唯有修學八正道。八正道是:正見、正思惟、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正念、正定,這就是走向正道之路...。』

 

佛陀說法時,大家都全神注意傾聽,佛陀的歸城,以無價的真理之寶,贈送給大家,大家除了歡喜信受之外,每一個人此刻都感到佛陀降生在迦毘羅衛國是他們無比的光榮。

 

 

 

 

 

 

勤修清淨波羅蜜  恆不忘失菩提心

滅除障垢無有餘  一切妙行皆成就

華嚴聖因精舍 釋大寬 比丘 合十

牟尼佛法流通網  http://www.muni-buddha.com.tw/

佛經梵文咒輪流通處 http://www.muni-buddha.com.tw/sutra-mantra.asp

牟尼佛法論壇 http://www.muni-buddha.com.tw/buddhism-discuss.asp

藏經閣 http://www.muni-buddha.com.tw/CJG/

慈悲喜捨小站  http://blog.xuite.net/dakuan000/

IBC國際佛法中心  http://dakuanshih.blogspot.com/

摩尼網路世界   http://dakuan-00.blogspot.com/

佛網大聯盟   http://buddha-net.blogspot.com/

新浪網-般若小站 http://blog.sina.com.cn/dakuanoo

普光明殿 http://dakuan00.spaces.live.com/default.aspx

釋大寬法師 在 Facebook 上 http://zh-tw.facebook.com/dakuan00